知画嫁进景阳宫月余,虽然能留得五阿哥永琪常在她房里歇息,可俩人始终没有圆房,就连知画想勾得永琪做稍微亲密一点的举止,他就算动情也会立刻压下去,永远和她保持着距离。
    这些知画并不在意,她努力在永琪面前营造出一个善良温柔,体贴大度的形象,让永琪对她心里有愧。几个月下来,知画能看出永琪已经越来越信任她。
    白天的时候,老佛爷找知画谈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念着知画的肚子。
    新婚之夜造假的喜帕,看似哄过了老佛爷,但大婚几个月,知画的肚子依旧没有消息,老佛爷已经开始起疑了。
    知画准备借老佛爷之名,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晚上知画早早准备好了洗澡水,支退了屋里的奴才,两人独处一室,青葱玉指在永琪胸膛上划过,轻轻解开纽扣。
    知画的容貌不输宫里任何一个女人,与小燕子的英气活泼不同,她温柔娴静,举止高贵,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茉莉花香,一点一点将他包围,永琪僵硬地站在原地,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她低眉倾诉,“老佛爷好像有些怀疑了,今天叫我去慈宁宫谈话,审问了我一下午,那条白喜帕,老佛爷又提了,我只好说谎。可是我没有经验,好像回答得不大对。”
    她悄悄看她,目光如水般温柔,“老佛爷对姐姐专房不满,桂嬷嬷从我回来后就一直催我和你……怎么办?老佛爷是不是不相信我了?”
    永琪眉头紧皱,他知道这不能怪知画,是他们把知画拉进深渊,弄得大家处境尴尬,整件事情,最无辜的就是知画了。
    他给她的,是任何女人都忍受不了的屈辱,娶了她却不要她。
    “我给你准备了洗澡水,我伺候你洗澡。不管怎么样,先度过今天这关。”知画轻轻将永琪的坎肩脱下来,“外面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们的闺房生活。”
    永琪心知肚明,景仁宫的桂嬷嬷,珍儿,翠儿,都是老佛爷的眼线。他们这里做什么,明天老佛爷就会知道得清清楚楚。
    一步错步步错,谁都身不由己。
    永琪坐在浴桶里,知画的手轻轻划过他的手臂,肩膀,后背,若有若无骚动他的心。永琪双手无意识的握拳,紧了又紧。
    突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听到宫女们在喊“格格”。
    永琪“唰”地一下从浴桶里站起来,内室的旖旎霎那间被冲散,他匆匆忙忙地披上衣服,连身上沾了花瓣都顾不上。
    “小燕子跑出去了,她会受伤的,她会闯祸的,我去找她。”
    他就这样走了,完全顾不得屋内还有她,心心念念的只有他的小燕子。
    知画愣愣地站在原地。
    桂嬷嬷愤愤地说:“福晋,奴婢明天就去慈宁宫告诉老佛爷。五阿哥每次宿在新房她就闹出点幺蛾子,成心想断福晋的恩宠!”
    知画深吸一口气,“桂嬷嬷,别去。”
    “福晋,您好情好性,一味的忍让,奴婢可看不下去,老佛爷知道了也一定会给福晋做主的。”
    桂嬷嬷是宫里的老奴才,在慈宁宫太后身边伺候了一辈子,太后对她的信任超过任何人。她在太后那边添油加醋,让老佛爷更讨厌小燕子,将来永琪可是要把账都算在知画头上的。
    知画好声好气的说:“桂嬷嬷,你既然已经跟我来了景仁宫,就该知道这景仁宫里五阿哥最大。老佛爷对景仁宫的事情了如指掌,五阿哥早就不满意了。”
    言下之意,料理她是早晚的事。
    桂嬷嬷不敢置信,她是老佛爷的人,五阿哥动她不就是打老佛爷的脸。
    “五阿哥虽然好脾气,但也不是什么都能忍的。”知画轻轻地说。提点到这里,桂嬷嬷要是不算太蠢,她就该知道在老佛爷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看着满室的水渍,她淡淡说:“这里,收拾了吧。”
    知画走到外面,一屋子奴才都挤在一起,一个个都拿异样的眼光看她。
    五阿哥的举动明明白白告诉大家,就算是娶了新福晋,小燕子也是他心尖上的一个。
    知画不在意他们的眼光,“姐姐跑出去了,你们都出去找找。夜深了,别惊动其他人,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我丢了块很重要的玉佩,让你们出去找的。”
    “小桌子小凳子,你们去御花园,顺便再去宫门口看看,姐姐很可能想出宫,但是外面闹天花,侍卫不会让她出去的,你们周围仔细找找。”
    “明月彩霞,你们去西六宫各位娘娘那边看看。”
    “桂嬷嬷珍儿,你们去东六宫。”
    “翠儿,我们去慈宁宫晴格格那边看看,不能惊动了老佛爷。”
    知画吩咐完,室内一片寂静,没人会想到她行事会这么为小燕子着想。小燕子半夜大闹的消息传出去,老佛爷肯定要责罚她,到时候得益的就是知画,这样替小燕子瞒,还把责任揽到自己头上,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快去找吧。”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没嫉妒,没使坏,仍然是那个宽和温柔的福晋。
    明月彩霞小桌子小凳子是小燕子的奴才,自家主子得宠她们肯定高兴,但是看到知画这样,同情她的同时又对她稍加了些好感。
    打了闪电,雨倾盆而下,知画和翠儿到慈宁宫,她估摸着老佛爷已经歇息了,叫宫女悄悄去叫晴格格,晴儿匆匆忙忙出来。
    “知画,下这么大雨你怎么来了?”
    “晴格格,不知姐姐有没有来找你?”
    晴儿一头雾水,“姐姐?你说小燕子吗?没有啊,她没来找我。小燕子又闯祸了吗?”
    知画摇摇头,“晴格格,若姐姐来找你,麻烦叫人来景阳宫报个信,多谢了。”
    晴儿聪明,大概是猜到景阳宫又闹出了小燕子忍受不了的事情。
    知画转身就想走,晴儿赶忙叫住她,“下这么大雨,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吧。”看她裙摆鞋子都湿了一半,“你先去换身衣服。”
    知画又是摇摇头,刚转身,就见黑暗中摇摇晃晃冲出来一个人。
    “永琪!”
    永琪找了大半天没找到人,同样也想到来慈宁宫问问晴儿,知画在这儿是他意料之外,但他顾不得知画,紧张的问晴儿:“小燕子有没有来过?她有没有来找你?”
    晴儿看了眼视线一直都在永琪身上的知画,他们这叁个人,剪不断理还乱。
    “她没有来找我,她不会来慈宁宫的。”晴儿说。
    永琪大受打击,后退两步,“我去其他地方找。”
    知画赶紧拉住他,满眼都是心疼,“永琪,你都淋湿了,你去换身衣裳吧,我已经叫景阳宫所有人都出去找了,你先歇一歇,你这样是要生病的。”
    永琪满眼颓废的看了她一眼,“知画,你回去吧。”
    找不到小燕子,他完全不想面对知画。
    永琪冲进雨里,知画拿了伞紧紧地跟着他,替他挡雨,陪他淋雨。
    晴儿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好可怜的永琪,好可怜的小燕子,好可怜的知画。
    永琪找了一夜,知画陪了他一夜。
    天蒙蒙亮时,永琪已经精疲力尽,身上又粘又湿,是汗是雨。他瘫软在石阶上,知画抿唇,安静地走在他身边替他打伞。
    知画的默默陪伴,这样低声下气,永琪不是无动于衷,相反,正是因为知画不加掩饰的深情让他窒息。
    这份爱,他回应不了。
    他和小燕子是少年夫妻,历经生死磨难,千辛万苦才在一起,他不能没有小燕子,他们的生命中只有彼此。
    他和知画,是个错误,一个永远都不能延续下去的错误。
    他抬头,想一次性和知画说个清楚,说我将来一定会送你离开,让你嫁给一个爱你的人,让你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这些话在看见知画紧紧握着伞柄替他遮雨时已经说不出来了。
    明明手已经酸疼到颤抖。
    脚下高高的花盆底,她跟着他走了一夜。
    雨渐渐停了,朝阳冲破乌云的笼罩倾泻出来。
    风吹雨打一夜,她的发鬓散乱,衣裙半湿,不复从前的精致,却仍然用她自己的方式陪着他,柔弱中透着坚毅。
    他的心更乱了。
    “五阿哥,格格找到了,在静心苑!”小桌子高高兴兴地冲过来说:“小凳子在陪着,可格格不肯跟我们回去,还说要落发,要和娘娘一块儿住在静心苑。”
    有了小燕子的消息,永琪哪里还坐得住,头也不回地向静心苑冲。
    不过显然知画这一夜没白陪,永琪到底还是回头看她了。
    “知画,你回去歇息吧。”
    春眸荡水,知画弯唇笑了,就算是这样一句关心,也足以让她感到开心。
    心头激起异样的情绪,永琪呼吸一滞,他赶紧将这些陌生的情绪压下去,带着小桌子去静心苑,像是避知画如蛇蝎。
    小燕子要当尼姑,这当然是她一时性急使性子,永琪温言软语地安慰她。
    知画就站在静心苑门口,她到底还是跟来了,就在一墙之隔,听他们互诉衷情。
    她浑身湿漉漉的,身子冷的发颤。
    晴儿走到她的身边,用帕子轻轻替她擦了擦脸。
    知画眼眶湿润,泪悄悄落下。
    晴儿叹了口气,“知画,你看到了吗?他们之间,你走不进去的。”

章节目录

(综影视)美人十二篇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茉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茉梨并收藏(综影视)美人十二篇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