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够呢,五条悟还从容得很啊,得让他更紧张点才行哦。惊艳控场吧,他们是杀死你的仇人哦,要懂得把握机会。”
    夏油哥……
    今晚的目的真的是惩罚坏掉的咒术师吗?
    “杀死他们就够了吧?屠杀无辜人未免太过火一点。”脖子上束缚着加固项链,戴有特殊眼镜的少女牵着那个跟她说话的男人的僧衣衣袂。
    虽然在这里操溯看不见。
    “随便哦,惩罚让你难过的人就好。要警惕乙骨忧太还有虎杖悠仁哦。”羂索用夏油杰的身体撑开笑脸,低下头舔去操溯眼角无知觉渗出的泪水。
    只蕴含在眼泪中的负面能量啊。
    ……
    为什么满值的,将满的羁绊都是她的仇人呢?
    她想不起来了,可是愿意将灵魂寄生在她身上的夏油哥更值得相信吧,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夏油哥。
    是夏油哥救回了她。
    质疑的想法悄然绽放,只要抬头望入他的眼睛,操溯便再次陷入羂索寄予她的雾里看花的“爱意”。
    是错觉吧……
    羂索笑着抚摸她的头顶。
    失忆的无色界操溯,真是意外之喜啊。
    *
    【“乙骨前辈,那群人要见五条老师的目的,是封印!”】
    五条老师被封印,意味着……
    乙骨奔赴五条悟所在的涩谷地铁站B5F,副都心线站台。
    *
    操溯半捂着眼睛,即时感应羁绊移动的位置,手臂失控地轻颤,那是催促她去帮助羁绊的反应。
    空气恶臭扑鼻。
    鞋尖撞到地上红红白白的东西,好恶。
    嗯?
    是JK呀,制服可爱,可惜了。
    啊,菜菜子和美美子吗?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美美子好歹还有完整的尸体,菜菜子只剩半颗脑袋了。
    真惨……
    虽然见面起这对双胞胎对她的态度很讨厌,但毕竟是夏油哥的养女,没准小时候和她一起玩过。
    手掌直接接触外翻的血肉。
    为什么一路走来,面对人类千奇百怪的尸体,她居然不会感到想吐。
    好像……经历过一次吗?
    *
    操溯出现在这里前,双胞胎姐妹与漏瑚先后给重伤昏迷的虎杖悠仁强行喂入十一根宿傩的手指。
    成功让宿傩抢夺此刻意志薄弱的虎杖的身体控制权。
    菜菜子和美美子是怀揣破釜沉舟的信念去唤醒极恶存在的……
    宿傩一出来就削了漏瑚的一片脑袋。
    “小鬼们,有话要跟我说吧,好歹给了一根手指,说来听听吧。”
    今晚之前,她们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么多次数的咒力和术式,一直像正常人一样在普通学校上学。
    双胞胎以前只从夏油杰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宿傩,对于宿傩纯恶的真切领悟就在前一刻。
    连身体也被宿傩气场压制的不断颤抖,难以呼吸,完全不敢轻易移动身体。
    “下面有个头上有缝合线的穿袈裟的男人,请您将他杀死。”
    菜菜子与美美子跪拜宿傩。
    永远不会原谅杀死夏油大人的人,一定要让害死夏油大人的家伙付出代价!
    操溯被占据夏油大人身体的东西蛊惑,如果连五条悟都被封印……
    哪怕不成功,让操溯看清真相就还有希望。
    “我们知道另一根手指的所在,如果您能杀死那家伙,我们就告诉您。所以请您——”
    “抬起头来。”宿傩说。
    咔嚓——
    ……
    然后被宿傩那个屑手指杀了。
    “好瞎呀,你们怎么想不开去崇拜宿傩,他现在很帅都归功于受肉体虎杖悠仁,别忘了宿傩本体是两张脸四只手的。”
    操溯实在无法理解她们的品味,难道没有正常一点的鬼怪吗?
    很明显,复活的双胞胎隐瞒了她们请求宿傩杀死“夏油杰”的事。
    否则操溯现在就会拔刀送她们去死。
    “……你觉得虎杖悠仁很帅?!”美美子尾音上扬,莫名其妙兴奋起来。
    菜菜子不说话,眼含期待。
    失忆前操溯偏爱虎杖悠仁,甚至为了他冷落夏油大人。
    脏兮兮的手乱拍她的肩膀,把人类的液体抹到她身上了。
    “哦,不带私人感情实话实说而已。没有……仇的话,我应该很爱他吧。”操溯嫌弃地朝身上喷消毒喷雾,衣服不能要了。“没事早点回去,再死了我可不管你们。”
    今晚还有很多旧爱新怨要处理。
    *
    23:14。
    操溯忽地捂住心口,踉跄扶住柱子。
    心脏,心脏突然!!!
    羁绊黯淡了。
    “夏油哥,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脏突然痛起来了?!”十一点十几分的时候,心脏仿佛穿入无数根带刺的铁丝,就好像,好像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难过的眼泪不由自主涌出。
    他们不是仇人吗?
    无助的联系“夏油杰”。
    羂索惊讶,“是羁绊撼动灵魂的反应吗?去吧,不要为不值得的人哭了。”十一点十四分似乎死了一位姓七海的一级术师吧。
    是她亲近的人,原来羁绊还有生死的感应。
    操溯哽咽地说:“好……”为什么,灵魂好悲伤啊。
    *
    涩谷站B4F。
    乙骨忧太脚下遍地残缺的改造人尸体。
    今晚他复刻了大家的术式。
    这样的实力,不愧是特级。
    “乙骨忧太,乙骨前辈吗?晚上好哦!”
    操溯礼貌地问候他,把顺平从角落里拖出来,几分钟前路上偶遇的,惊喜与她相认的顺平被她打晕了。
    “操溯!”乙骨蓦然转过去,眼底爆发难以置信与潮涌的惊喜。
    操溯点点头,甜甜笑着向他走过去。
    毫无防备之下。
    哧——短刀毫不犹豫地插进乙骨的心脏。
    “百分之六十前辈,晚上好,以及晚安。”复仇完成,操溯敷衍地挥挥手,握柄旋转插在乙骨心脏里的刀。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吧,哀嚎的内心深处掀起浩然苦海。不过既然是她喜欢的夏油哥的要求,她就留他一条命好了。
    拔出染血的大马士革刀,操溯揪起乙骨的白制服,把温热的鲜血擦在他衣服上。
    “反正百分之六十前辈会反转术式,我就不帮你治疗了。啊……对了,不许跟过来哦,否则那个缺了半边手臂的咒纹,咒言师,烧伤的禅院家女前辈,躲在医疗室里的海胆头都会在眨眼间因为你死去。”
    反向利用羁绊的感觉不赖。
    眨眨仍然在流泪的眼睛,操溯自己也未察觉的,眼底悲哀的向乙骨挑衅一笑。“拜拜。”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难过啊?
    复仇不应该感到畅快吗?
    有屏障在阻碍她看清被遗忘的记忆。
    *
    “操溯……”
    乙骨跪倒在地。
    愣愣凝望她提刀远去的背影。
    她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操溯怎么会帮助封印五条老师。
    这是虎杖君说的失忆副作用吗?
    反转术式施展时,许多分明“不存在”的回忆破土而出。
    乙骨头部刺痛。
    ……里香?
    ==========================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综漫】折我玫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挑灯看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挑灯看剑并收藏【综漫】折我玫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