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周停棹的表扬,桑如很是骄矜地哼了一声,趁机道:“那是不是要给我一个奖励?”
    瞳仁亮得很,像讨糖吃的小孩儿,周停棹没犹豫地:“可以,想要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
    不遗余力地给人下套,他却不进去,只说:“看是什么。”
    “小气,”桑如嘟哝一句,随后越发放肆地靠近他,附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问,“要你插进去也可以吗?”
    周停棹把玩着笔的手一顿,良久缓缓抬眼,眼神轻飘飘落在说出这话的人身上。
    桑如眨眨眼,接着听他无情道:“不可以。”
    油盐不进,如果他还是因为她的年龄才这么坚持,桑如真要憋得抓狂。总不能直接跟他说:老娘比你还大个九岁!
    她皱眉,半真半假生气道:“为什么?”
    没等来周停棹回答,这时有人拨开密密匝匝的人堆叫她:“桑如,有人找。”
    “来了。”
    桑如站起身,只见洛河正抱臂靠在后门口,眼神玩味地看过来。
    她朝周停棹再度扔下一个“哼”就走了出去,没注意周停棹跟着转头沉默看了他们一眼。
    “找我干嘛?”
    “没礼貌,”洛河放弃黏在门上的站姿,懒懒道,“来看看你病好了没有。”
    桑如故意朝他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说:“好了。”
    洛河不把她的小孩把戏放心上,心知她是病好了有余力跟他作对。
    “行了,看来挺健康,”洛河说着抬颌指了下她的位置,“你来上学还是来开动物园的,病刚好,注意通风。”
    “知道了,”桑如敷衍道,余光看见熟悉的身影走过来,她立刻改换语气,热情开口,“对了,我作文竞赛特等奖,这周末跟几个同学一起去开个庆功宴,你来吗?”
    说话间周停棹从两人旁边目不斜视地走过,不知道要去哪里。
    “哟,挺厉害,恭喜了,”洛河挑起眉毛,“不过庆功宴我就不去了,有约,你们小孩儿自己玩吧。”
    周停棹已经走出去几米远,没听见洛河的回答,倒是桑如眼睛还黏在他的背影上,她恢复懒散的语气:“正好,你去了还有代沟。”
    洛河没在意她的挖苦,原本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早就习惯了,他回头看了眼刚过去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问:“跟你小男朋友吵架了?”
    “没有。”
    “那你们怎么这种气氛。”
    桑如无语道:“你有空八卦我,不如赶紧找个女朋友回来。”
    打趣人的笑僵在脸上,洛河沉默了一下,而后恢复常态给了桑如一记爆栗:“取经都要有个九九八十一难,找女朋友那么容易呢?早晚有你叫嫂子的一天。”
    桑如眼前一亮:“真有情况啊?”
    算算时间,好像这个时候洛河跟秦夏姐已经认识了,上次在警察局跟她擦肩而过,光觉得好看加熟悉,回来以后才想起来她眼熟在哪里。
    虽然从前也没见过几面,但是毕竟是嫂子啊!
    洛河不说,桑如就继续假装不知道,只说:“你抓点紧,别还不如我。”
    洛河拍拍她的脑袋:“好好学习去吧,别光顾着谈恋爱,我先走了啊。”
    “走吧你。”
    周停棹没什么目的地可去,只能佯装去一趟洗手间,才得以从两人身旁若无其事地走过。
    他们相谈甚欢,她甚至还邀请这个邻居哥哥来参加属于他们两个的庆功宴,周停棹把几乎立刻涌出来的不满压了下去。
    在洗手间待了片刻,水流从指间静静淌过,心却不静。
    他们现在还在聊吗?聊到什么了?他答应她的邀约了吗?
    ……
    越想越是烦躁,阅历明明已经足够多,可面对关于她的事,仍旧难以做到从容。
    得回去看看。
    走出去的一刻,那个邻居哥哥的身影刚消失在楼梯口,教室后门空无一人,她应该已经回了座位。
    令人挂心的谈话结束,松了口气的同时依然不安。
    可能他与她再怎样亲昵过,桑如都好像是他抓不住的风筝,那根将他们牵住的线太脆弱,稍有不慎便会断裂。而今这阵风吹来,明知只是自己捕风捉影的担忧,却还是忍不住要胡思乱想。
    归根究底是他们之间羁绊太浅,纵使他在商场上杀伐决断,一旦遇见她,自信也会淡化为零。面对桑如的时候,周停棹或许就不再只是周停棹,爱公主的人那样多,他只是她的众多拥趸之一。
    一个拥抱过她,亲吻过她,却还惶惶不安的追随者。
    追-更:pο1⑧u。com(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熟人作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在言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言外并收藏熟人作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