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风从门外拂过他的后背,周停棹终于回过神,从她怀里退出来,垂眸很轻地说了句:“不冷。”
    险些就任她这么抱下去。
    桑如当他不好意思,拉好拉链坐回去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跑步。”
    “跑步?”桑如诧异,“这个时间?”
    周停棹微顿,道:“想点事情。”
    桑如“哦”了声,气氛便莫名陷入安静。
    外头的风声确实有些大了,教学楼后种了两株银杏,一株百年,一株略年轻些,不过都已长得很高,树叶被卷得哗哗作响,反倒比屋里热闹上许多。
    桑如托着腮,偏头看他:“这时候你应该说,你呢?”
    周停棹:“你呢?”
    桑如低头笑起来,道:“忘了把要签名的试卷带回去了,回来拿。”
    “嗯。”
    ……
    没能把自己的思路理清,周停棹的确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听见桑如小声叹了口气,下一秒竟起身坐到他的桌上。桌子相撞发出砰砰的响,扰得他心跳也不得安宁。
    窗外月色是唯一的光源,眼下被她挡去泰半,桑如手撑在桌面弯下腰,说:“你近一点。”
    静静望她片刻,周停棹没问她做什么,倾身靠前。
    然而脸就这样被人捧住。
    桑如手心稍用力度去揉他,瘪瘪嘴道:“我们小周怎么不开心呀,嗯?”
    似曾相识的话让他没来得及反应,顿在原地。
    在这场奇异的行程之前,他理应是跟她在一起的,成年后的她。
    小公主有着比他认为的更细腻的情绪感知力。
    这回是有不快,她跟不相干的人说那么多话又留下联系方式,所以大约没控制好弄她弄得狠了,正面把她压在下头不知道第多少次进入时,她紧紧绞着他,眼角脸颊哪里都晕着红,却还抬手捧着他的脸,强压下喘息,端出正经语气说:“我们周总不开心?”
    他想说没有,但说不出来。就是不开心。
    后来她是怎么做的?
    抬臀慢悠悠把自己又吃进去一点,边吃边难耐喘息,叫得人只想更深地干她。
    “嗯……你过来一点,周停棹。”
    他故意曲解,抬臀往前顶她,戳到更深处的软肉,她便急促地喘出声,掌心落到他手臂上,跟小猫踩一样,一点也没让人疼的力:“是让你低下来一点!”
    他低低地笑,如她要求的俯身靠近她。
    于是小公主复又捧住他的脸,仰头在他唇上落下一吻,蜻蜓点水似的,而后近乎耳语地喃喃:“亲亲你,不要不开心。”
    她的唇是有些凉的,气息却烫,人心禁不起这样的热度,心间哪一寸都软下来。
    忽而嘴唇上再一次传来这样的触感。飘向不知哪里去的意识骤然回笼,眼前这个穿着校服,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再一次从梦里走下神坛,俯身将唇贴上他的。
    “亲亲你,不要不开心。”
    心跳在胸膛擂鼓,周停棹鼻息忽然变得深长且克制,声音低哑道:“没有不开心。”
    “是吗?”桑如没移开,贴着他的嘴唇似有若无地厮磨:“可你今天还没有吻我。”
    “刚刚……”
    一开口就会碰到她,周停棹顿住,复又闭口不言。
    “别扭什么,”桑如笑骂一句,又低声哄人似的,“张嘴。”
    语气太熟悉,周停棹有些恍惚,顺从地分开唇,她便深深吻过来。
    她似乎今天饭后喝了点牛奶,到现在都还有些甜香,不腻人,顺着舌尖在他口中扫荡。她拉着他的手环住她的腰,周停棹顺从着一切,手臂渐渐将她拢紧,亲吻也渐从予取予求转而主动反击。
    周停棹圈紧了人,仰着头一下下去回应,舌尖纠缠着扫过齿面,转而舔她的上颚,继而回头与她软舌相缠。
    涎丝顺着唇边垂落,桑如终于耐不住地往后退。周停棹被她带得身子更前倾一些,头仍然仰着看向她眼里,温柔而强硬地托住落下的目光。
    “怎么偷偷进步了,亲得我嘴都酸了……”
    周停棹唇角微微勾起,分出一只手擦去她唇边的涎液:“是吗。”
    “嗯!”
    他收回手,转而去擦自己的唇边,视线没离开她半分,而后站起身,顿时视角翻覆。
    桑如抬头,听见他问。
    “你是谁?”
    ?
    “桑如啊。”
    周停棹微微俯身:“谁。”
    “……桑、如!”
    正心想周停棹怕不是傻了,便听他像是自言自语道:“那就再试一试。”
    随即再次被吻封缄。
    情人间最好的亲昵方式众说纷纭,拥抱、亲吻、做爱……
    她却尤其喜爱被拥在怀里亲吻的感觉,周停棹给人的感觉是冷的,然而他的怀抱和吻都热气腾腾,无论哪个年纪,都是如此。
    桑如越来越热情地作出回应,却忽然听得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和熟悉的嗓音,有些急切。
    “崽崽?在吗崽崽?”
    桑如一急,咬了周停棹的舌尖,退开道:“我妈来了!”

章节目录

熟人作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在言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言外并收藏熟人作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