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如也不是没见过周停棹脸红是什么样。
    那次她一时兴起要玩69,背对着周停棹跨坐在他身上,握着已经硬挺的鸡巴送进嘴里,含得龟头茎身都湿淋淋,含着含着自己的穴也湿得一塌糊涂,往后挪着屁股晃,哼哼唧唧地要他舔。
    周停棹嫌她离得太远,握住腰窝把人拽过来,大掌按住圆润的屁股用力分开两瓣臀。
    桑如只觉自己的屁股被用力掰开,却很久都没动静,她松口,声音被前精和口水也弄得黏糊糊:“快舔舔……”
    周停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沉着声让她“继续吃”,自己则迤迤然拨开阴唇,看着里头的深红嫩肉不停在瑟缩,没一会儿就收缩得越发厉害。
    桑如听见周停棹笑了一声,而后戏谑道:“这么饿。”
    然后没来得及等人反驳,那根湿热的舌头就突然插了进来。
    舌头一个劲直直往里钻,破开一张一合的小口对着里头的褶皱来回戳弄,他的攻势太过猛烈,桑如被插得抖着屁股含含糊糊地喊不要,他却不停。
    甚至周停棹这种时候还能分心,抬臀上顶着把鸡巴更深地送进她嘴里,龟头很大,茎身也粗,撑得桑如嘴里酸得不得了。
    她没忍住泄了力,屁股几乎快坐到他脸上,周停棹就托着她的屁股继续舔。过了一会儿桑如扭过身子回头看,他的脸红红的,估计是被自己闷出来的,性感又带点……可爱?
    桑如也这么夸出口了,就又被抓着激烈地上下同时操了一会儿。
    周停棹停下来,忽而换了手指去抚摸她的穴,阴穴被舔得从里到外都是熟透的红,他摸摸上面那个小口的褶皱,哑声道:“下次玩这里?”
    那时候自己是什么反应来着,哦,吓得躲出去五米远,结果又被抓过来一顿干。
    桑如漫无边际地想,就这么想到一些荒唐淫乱的场面,看着眼前还有些清纯青涩的周停棹,没由头地就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真跟他做过的事,现在看就好像在意淫一个纯情男高中生。
    周停棹回了座位,桑如接着报人名。
    “薛璐。”
    130,哦,我145。
    桑如弯唇笑着,把试卷递出去给她。
    哪里来的胜负心不知道,但昨晚,准确来说是自己莫名其妙回到这里之前的那场性爱里,周停棹跟自己做爱的同时还顺手回了条微信,联系人她看见了,薛璐。
    不爽,很不爽。
    她当时把周停棹的手机拿过来扔到一边,说:“发消息,干我,选一个。”
    周停棹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你。”
    虽然是这样,桑如还是不爽。
    跟周停棹当了一个多月炮友,可能女人总是容易动感情的生物,总之她是有些心动,晕船的同时却发现对方好像还是刚开始那样。
    跟你可以,跟别人也可以,一副来者不拒的样。
    尤其是薛璐。
    对了,她还从高中开始就喜欢周停棹了,人尽皆知的话,那周停棹是不是也知道?他们现在又是什么关系?
    桑如突然有些后悔,怎么没跟历晨霏打听清楚周停棹的情史。
    不过无论如何,为了以后的自己着想,先把十七八岁的周停棹搞到手再说。
    桑如回了座位,看着高分卷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整张卷子只空了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问没写,其他全对,然而这些题目距离她过于久远,就算分高也是当时的自己厉害,跟二十六岁的桑如没有任何关系。
    老郑讲题也是跳着讲,亏得基础好,桑如好歹能很快跟上,对于有些知识点的反应就好像有肌肉记忆。
    这一刻桑如无比感谢自己当年真的有在好好学习,一节课下来,也算复习了不少知识要点。
    下了课,教室里也没变得多闹腾,大多要么继续看卷子,要么写作业,要么补觉,极个别在交谈的也压低了音量。
    想到历晨霏提过的一模临近,桑如不由地有点心慌。
    其实她对这次考试有点印象,这几乎可以说是她整个高叁阶段考得最差的一次,当时自己还因为退步了快二十名低谷了很久。
    虽然的确没考好,但总不能自己给自己拉胯得更糟。
    老郑还没有讲到最后一道大题,桑如看着那个空,良久做了个决定。
    她起身走到最后一排去,对周停棹的同桌露出个礼貌微笑。
    “我有个学术问题要跟你同桌讨论下,能先跟你换个位置吗?”桑如在脑海里紧急搜索了一下他的名字,温声问道,“杨帆?”
    好好一个大高个,愣是一下子脸红得要命,磕磕绊绊地说好。
    然而直到桑如坐下了,周停棹也没看她一眼,专心做着某道题,桑如看了眼,物理。
    “周停棹,”桑如戳戳他的手臂,微微靠过去一些,软声说,“我有道题不会,你能不能教教我?”
    周停棹总算分过来一个眼神,两人对视几秒,桑如瘪瘪嘴,这才听见他说:“哪道?”
    桑如笑起来。
    男人,事业,明明可以两手一起抓。

章节目录

熟人作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在言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言外并收藏熟人作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