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如再跟周停棹遇见,是在两个月多前的同学聚会。
    联系她的是高中时的语文课代表薛璐,薛璐跟她一直是微信好友关系,怕她不怎么看群还特地微信通知了一番。
    那时她刚跳槽不久,朋友圈更新过一条带着新定位的打工人下班朋友圈。薛璐便借这个由头,说正好大家一起聚一聚,恭喜她开始新的职业生涯。
    话说到这份上,桑如便也没再拒绝。
    老同学聚会也就那么回事,大家聊聊近况,聊聊回忆,半生不熟地插科打诨,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吃完又接着转场KTV。
    桑如有点想溜,可高中时期的同桌,也是现在的好友历晨霏挽着她的胳膊没让走,撒着娇说:“你走了我一个人多尴尬。”
    见桑如有点动摇,历晨霏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周停棹还没来呢,你不想见见?”
    “周停棹?”桑如愣了一下,对应上某个常戴着眼镜的高大形象,五官记不太清,但总觉得跟前几天在电梯里遇见过的一个人隐约重合。
    “对呀,这次的局是他组织的,班长嘛!”
    “他组织的?那他怎么没来。”
    “你这个不爱看消息的破习惯哪儿来的!”历晨霏点开他们新建的约饭微信群,把消息往上划拉了一段,递到桑如面前道,“喏,你看。”
    【周停棹:抱歉各位,有公事耽误不能一起吃饭,稍后请大家唱歌。】
    桑如看了眼群名,发现这个群消息果然已经被自己屏蔽了,“哦”了一声,恰好底下出现新消息的提示,她把手机推回去:“有新消息。”
    点开,是薛璐在群里发了KTV的链接,并@了周停棹。
    【周停棹:好,十分钟后出发。】
    周停棹还是晚到了一会儿,一进来就被大家围着佯装质问。
    而那时桑如正拿着话筒唱歌,被他这么一打岔再唱下去很尴尬,她呆愣地拿着话筒站了会儿,想了想把歌切了。
    一出现就破坏她的演唱现场,哪怕记不起来周停棹的脸,那股子讨厌他的情绪却很熟悉。
    这是桑如的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是,前几天电梯里遇见的那个男人果然是他!
    都说女孩子上了大学或是工作后会大变样,桑如想,周停棹变得才多。
    从前戴着眼镜死气沉沉的,一天到晚只知道读书,当了职场人以后,眼镜摘了,西装笔挺,端着酒杯跟人碰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好看。
    下一首歌开始播,点歌的人还在周停棹旁边,匆匆忙忙反应过来,朝还在点歌台的桑如喊:“我的我的!桑如,麻烦给我按个暂停!”
    “好。”按他说的做了,桑如顶着所有人的视线,回到历晨霏身旁继续坐着。
    她感觉到他的视线跟着她在走,又很快移开,接着她听见周停棹说:“不好意思来晚了,自罚叁杯。”
    刚接了别人敬的酒,就又连着叁杯,桑如心想,喝死你。
    事实证明周停棹喝不死,他刚喝完一杯大家就开始喝彩,喝完第二杯,薛璐拦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没看错的话周停棹笑了一下,虽然很淡,但桑如看见了,他笑了一下,像是安抚,然后继续喝完了第叁杯。
    于是好些人喝彩,甚至还有鼓掌的,桑如也跟着意思意思合了几下手掌。
    周停棹看了过来,眼神没什么波动,但不知怎么的,这掌是鼓不下去了,桑如合掌顺势放在腿上,见周停棹视线没挪开,她微笑挑了个眉算作回应。
    尽管这个挑眉不像挑眉,像要挑事。
    再然后周停棹转头去答了别人的话,没再往这儿看。
    历晨霏在一旁看见两人的眼神互动,顿时有些雀跃,跟桑如咬耳朵:“你看薛璐是不是还喜欢周停棹?”
    她视线在站在一起的两人之间转了转,说:“应该是。”
    “等等,”桑如转头看她,“还?她以前就喜欢?”
    历晨霏顿时像见到什么外星生物:“高中就是班里公开的秘密了!你当时在干嘛这都不知道!”
    桑如还没来得及反驳,她就像自言自语一样道:“哦,你在学习。”
    ……
    行吧,她应该是在学习,吃瓜这种事,是她大学学了传媒以后才开始慢慢培养的陋习。
    历晨霏突然凑过来,嗓音压得更低问道:“那还有件事,你知不知道?”
    “什么?”
    “周停棹喜欢你的事啊。”
    桑如:“?”
    她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的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
    历晨霏一拍大腿:“你居然真的不知道!”
    免·费·首·发:po18yu.νip [щоо18.νiρ]

章节目录

熟人作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在言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言外并收藏熟人作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