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安全考虑,但又怕顾棠成天一个人闷在家里影响情绪,沉易便让她到他公司里帮忙做点事情,正常作息,还可以一起吃饭。
    有沉易照顾,其他人都很放心,所以都同意了这个提议。
    当然,顾棠本人,根本没法拒绝沉易。
    她在其他人面前还能闹闹情绪,耍耍小脾气,但在他面前总是秒怂,根本硬气不起来。
    大概因为一开始,沉易就是以长辈身份出现,他性情又内敛沉稳,俩人的相处基调就这样了。顾棠有时候甚至觉得,沉易就像她爹一样。
    对此,宋昱自然会心理不平衡。
    他觉得她太听沉易的话,乖得跟小猫咪一样,在他面前,自从俩人什么都说开以后,她就暴露本性了,不时张牙舞爪,仿佛恨不得作得他受不了把她甩了一样。
    宋昱耿耿于怀,嘴上是不说了,但在床上愈发操得狠,总是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顾棠皮肤白,稍微用力点,就留下红红紫紫的印子,锁骨处也种了草莓,她穿了衬衫,但是躺在休息间睡觉的时候,被沉易给看到了。
    沉易脱下西装外套就上了床,然后将她揽入怀里,揉着她的脑袋在她耳边轻声说,让她不能总这么纵着宋昱,这样不利于感情正常发展,会给他树立不好的爱情观。
    顾棠心里想,他们几个男人跟她搅和在一起,这感情就正常了?
    但是她嘴上是乖乖说好的。
    显然看穿她的敷衍,沉易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来了句。
    “你找隋越借钱了?”
    听到这话,顾棠瞬间一个激灵,什么困意都没了。
    “你……”
    她想问他怎么知道的,她叮嘱过隋越,他肯定不会说。
    沉易只说了一句。
    “你给隋越买了礼物。”
    顾棠陷入沉默。
    她前几天的确买了一个比较贵重的礼物送给隋越。
    她本来想分期还一点,但是借了这么多钱,她一点点还简直杯水车薪,估计隋越还嫌麻烦,给钱不好,她便想着送礼物当做利息。
    对于隋越来说,他不缺钱,但不代表她可以仗着他对自己的好和大方,而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
    然而,沉易就因为这件事,便猜到了她找隋越借钱,而她的反应,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能说,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他的法眼。
    “说吧,你为什么找他借钱?”
    沉易搂着她,顾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身体已经有些僵了。
    “我能不能不说?”
    她还是起了逆反心。
    她不想让沉易觉得她被人骗了钱,更重要的是,她怕他去查,然后查到苏琰头上。
    沉易没说话,可这样的沉默却给了顾棠极大的心理压力。
    “你借了他多少钱?”
    沉易又问。
    可这问题顾棠依然不想回答,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帮她把钱还给隋越。
    俩人间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僵。
    顾棠不想惹沉易不快,她想了想,还是选择部分妥协了,把具体金额说了出来。
    果然,沉易说他会把钱还给隋越,顾棠嘴上道谢,心里却是一梗。
    这债真是越欠越多,她到底什么时候能还清?
    察觉到她的闷闷不乐,沉易没有对她说那些安抚的动听情话,只说了句。
    “欠我的也比欠隋越的好,除非你想再多一个男人。”
    闻言,顾棠马上转过身看他,沉易却手臂一个收力,将她紧紧拥住,吻住了她的唇。
    “嗯……”
    沉易的吻强势而有力,顾棠被他吸得唇肉有些疼,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心里有些别扭,挣扎着想要推开他,沉易却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将她衬衫下摆从裤子里扯出来,然后手掌探进去,罩住了她的一只浑圆揉搓。
    顾棠呼吸不匀,身体被他撩拨起欲念,但是她叛逆心起,并不想跟他发生什么。
    沉易及时刹住车,他松开她,嘴唇移到她额头,轻轻烙下一吻。
    “抱歉,我没控制住情绪。”
    顾棠听到他这两个字,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眼眶一热,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她一方面担心苏琰和司晔,一方面又要瞒着他们这件事,左右为难,她也饱受煎熬。
    “是我对不起,我对隋越真的没有那种想法。是有别的原因,才不得不瞒着你们。”
    她不想让沉易误会,还是说了自己有苦衷。
    沉易嗯了一声。
    俩人算是和好如初,气氛缓和下来,在床上好好温存了一番。
    不过沉易和隋越这对多年的好基友,却闹掰了。
    沉易转账给隋越,却被退了回来,隋越说这钱是他借给顾棠的,非不肯收沉易的钱。
    沉易哪能不知道隋越那点心思,俩人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
    顾棠心里过意不去,但又不好掺和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事,因此愈发愧疚。
    没过多久,时煜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顾棠哪里扛得住时煜的追问,只好坦白了。
    然后时煜二话不说,转给她双倍的钱,让她还给隋越,语气淡然地说剩下的让她留着花,不够再找他要。
    顾棠:“……”
    好吧,这也是个办法。
    但她震惊的是,时煜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她请隋越吃饭,当面把钱转给了他,并告诉他这不是沉易的钱。
    在她的坚持下,隋越只好把钱收了。
    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而顾棠住在沉宅,隋越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台阶跑来蹭饭,沉易也没跟他计较,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导致这场风波的罪魁祸首司晔终于现身了。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认怂(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咖啡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因并收藏认怂(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