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时分,景文隐约感觉到一个小人儿趴在他身下,小舌舔吮着他的分身,这也是轻轻抬头起来,身旁黛仪芸茹兰熙都是兀自熟睡,那人是谁自是不言而喻,他轻轻一笑,正要起身,发现自己两手都让叁人给压着,这也是不敢乱动。
    但见茎柱出入竹颐樱桃小口一阵,她这且轻轻跨坐他的身躯,轻轻把他胸膛压下,小脸蛋上咧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娇笑,食指轻轻竖在唇前示意他别要说话,这便引茎驱入,她臀摆轻柔缓慢,春穴温热湿润,这节奏无端令他睡意又起,到得他潮涌之前,他又是倒头睡去,这一遭彷彿置身梦境一般。
    再次醒来时,竹颐已经不在身边,身旁只馀娘子叁人,不免他一脸困惑。
    迷迷茫茫之间,隐约记得竹颐在他耳边细语呢喃。
    「……小贼主上,你要支持颐儿的一切决定的,是不是?」
    昏沉间,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获得了她舌贯入喉的深吻,她吻的是那般的深情,就彷彿这是最后一次一般,无端令景文心头发麻,他就这样呆坐着,轻轻梳理身边黛仪的一头金发,一边揉捏着兰熙的丰硕玉乳,哎对,兰熙还在这里呢,自己却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眼下芸茹这还有些瑟瑟发颤,他这也是拉起了被褥,替他娘子们盖上。
    忽然,门就轻轻的让推了开来。
    他先是看到竹颐,她很快的与他对上了眼,然后马上又把眼神闪了开。
    景文对她露出微笑,正要开口,马上,若凝若霜那对双胞胎的冷峻脸色这就跟着出现,最后映入眼帘的,则是一脸睡眼惺忪的竹芩。
    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景文满头大汗,这就默默地拉起被子遮掩自己胸前。
    竹芩无声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就招手叫他出来。
    景文动作轻缓,也是没把娘子们给弄醒,不过那也是黛仪芸茹本来就睡得沉些,兰熙倒是爬起身来,又让他按了回去。
    「没事没事,上茅厕而已。」他轻声说着,往她唇上一吻。
    稍稍穿着了一阵,看着没这么狂放而已,他也是连忙走到殿上,这时天才濛濛亮,只见竹芩这只是外衣配着罩衫,这还手撑着下頷打瞌睡,身后两旁站了两个禁军卫士,也都是女子,她坐在主位,竹颐则坐在客位,身后站着那对双胞胎,竹颐倒是一身整齐武官穿着,该有的装束一样不缺。
    「林景文,跪下。」竹颐声寒冷峻,看也不看他一眼,景文一愣,看向竹芩,她睡眼惺忪的点了点头,景文这就走到殿中间,乖乖的跪下来,两膝着地,身躯直立。
    「不是,妹妹,要朕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至于这般动怒么?你也不是这种气度狭隘之人,兰熙跟了你这许多年了,做你駙马的妾室也没什么大不了。」竹芩轻轻一叹,根本没打算掺和这事。
    「……姊姊,我汤武立国以来,还未有駙马妾室于主君之前与駙马同床的道理,本王,就是于兰熙再好,也是没有方圆,不成规矩。」竹颐缓声说道,轻轻闭上眼睛,「若凝,那日,我让你去寻兰熙传我命令,你,看到了什么?」
    「若凝斗胆,」双胞胎之其一单膝跪下,「卑职亲眼见到,此人与兰大人光天化日之下,支开了下人们,便公然在庭园之中,有如野兽一般行淫欢爱。」
    「你嘴放乾净点,什么叫如野兽一般。」竹芩气势若龙,一眼就瞪得她低下头,然后就笑瞇瞇的看向景文,「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淘气呀?」
    「陛下,如野兽一般是在夸我还是损我,景文其实分不是很清,不过,」景文不好意思的抓抓头,「不过,这个,既然旁边没别人,公然二字就说得有点言过其实,不也就若凝姑娘看到而已么?」
    「……是夜在屋顶上可就不是只有我看见了。」若凝冷冷的说道。
    景文一下冷汗直流,竹芩倒是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怎么老是有办法让朕大吃一惊呢,景文?」竹芩一边吃吃笑着,一边慢悠悠的看向竹颐,见她脸色不妙,这也是收起了笑容。
    「……这都,爬我头上了,姊姊。」竹颐轻声缓道,语带慍色,咬牙切齿,「林景文,本王就问你一句,你对兰熙怎么看?你是否心里有她?」
    那是两句。
    「是,愿今生今世,常伴左右。」景文歪着头佯做想了半秒,点点头,倒是没有半句谎言。
    「……也罢,本来本王寻这人来当面首,意在羞辱其人一二,没想到这人倒与本王近侍私通,却是无端让他赏了两叁耳刮,我就命中注定让你剋了吧,左右是避不了,人得心不得,留着也是看着碍眼。」竹颐说着忽然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两眼也是无神,「这寝殿本王不要了,就当作兰熙的嫁妆,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皇妹何必如此?」竹芩微微皱着眉头,心中思绪万千的抿了抿唇。
    「姊姊放心,昨夜见着他与
    兰熙行欢,臣妹就自行退出了,思来返去,总觉得这时须得知会姊姊一声,眼下国家正面临千年未有之大敌,我等当以大事为上,不可轻言这等碎琐小事。」竹颐轻轻说道,面无表情。
    「殿下,这就是,你的决断么?」景文轻轻抬头,看着她,竹颐依旧撇头不看他,「请殿下看着我说。」
    「对,这就是本王的决断。」竹颐看向他,又再强调了一次,门口忽有一人跌倒在地,咚了一声。
    只见兰熙穿着寻常女子襦裙,绿衫青裳,跪倒在地。
    「……殿下,殿下您不要兰熙了么?」她声音发颤,眼神之中透着无尽的哀戚悲伤。
    「你有的是人要,本王已经成全了你,嫁妆都给你备全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本来这是要杀头的事情,本王谅在与你多年情分,实有不忍,这才下此决意,你难道看不出本王用心,从此以后,你我再不相识,恩断义绝。」竹颐轻轻说道,语调之中不带一丝丝情感,然而景文却是注意到了,竹芩看不到的右手小指,轻轻的发着颤。
    「殿下不如赐死兰熙得了,兰熙要在殿下身边,一直到此身死去,就是死了,兰熙的鬼魂也要替殿下寻殿下的敌人索命,请殿下收回成命吧!」兰熙哭着说道,这也是四肢着地爬到景文身边,对着她五体投地。
    「熙儿乖,没事的。」景文轻轻拍了拍她肩头。
    「……管好你娘子,」竹颐冷声道,傲然而立,轻缓慢步的走到两人身边,微微在兰熙身边蹲下身来,用大家都能听到的耳语说道,「本王身边不缺动则喊着死也是本王手下的鬼之人,这般每每以死相逼于本王,要是各个都如你这样,本王哪受得了?」
    「兰熙不敢,兰熙不敢,兰熙再也不敢了,求殿下不要拋弃兰熙,从最低阶的士兵做起都无所谓,侍女也无所谓,请殿下叁思。」兰熙这又是把额头平贴地面,这场景看得竹芩都有点于心不忍。
    「得,得了吧,妹妹,兰熙这看着怪可怜的,她就是嫁给景文,也不需要离开你身边才是。」竹芩柔声说道。
    「……士兵,侍女,本王还少了?算来本王也是无端耽误她这许多年,既然她已然寻得乘龙快婿,臣妹这是在成全她,难道兰熙这是要让天下人都觉得本王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不愿从我安排,可是在拂本王脸面?」竹颐冷冷的看着她的侧脸,兰熙听罢,惨白着小脸,缓缓抬头,看着竹颐。
    「……殿下说什么都不愿留兰熙么?」她潸然泪下,直直的望进竹颐双眼,竹颐再忍不住,咬牙别了开头。
    「若凝若霜,我们走。」竹颐再也看不下去,颊上淌下一抹清泪,然而她不能让竹芩看见,这就大步走出殿门,兰熙这也没看到她什么神情,脑子一空,忽然就往景文一倒,晕了过去。
    走出殿外的竹颐这就在殿外等候,竹芩这也是一脸平淡的站起身,她走到景文身边,景文正照料着晕过去的兰熙,事已至此,他自己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勉强还是大概猜得这又是竹颐在编排什么。
    「还跪,快起来。」竹芩轻声说道,对着他微微一笑,「景文做得不错,超乎朕的预料呢,妹妹没有把你从朕身边抢走不说,这还把她与兰熙拆散了,朕都想抱抱你了。」
    「还……还行吧,还行。」景文笨笨的回道,或许便如竹颐所说,人都只相信自己所想信得的,她演了这一齣,虽然实则欺君罔上,不过这也是好歹让竹芩相信可以心无旁鶩的对外抗战。
    他只能接着演下去,才不会糟蹋她一番用心良苦。
    「也不知道你怎么办得的,兰熙不还想杀你洩愤的,怎么才短短数日,连打扮妆容都有如小娘子一般呢,景文真有本事。」竹芩轻轻拍了拍他肩头,「也是平白让你得了竹颐寝殿,以后朕可不用腾客殿让你住了,反正她都开了这口,你就直接当自己家,她要收了下人,朕再找些精明点的给你补上。」
    「呃,却也不用多少人啦,太麻烦竹芩姐姐了,景文这也没干嘛,也就偷了兰熙的心而已,实在是无功受禄。」景文靦腆道。
    「那便足了,少了兰熙,竹颐身边再无可用之人,那两双胞胎根本没有兰熙这般想得深远做事牢靠,这摆在她身边也就摆饰而已,可是兰熙呢,却是可惜,没在她身边也不能为朕所用,看你用不用得上,给景文用朕也不亏。」竹芩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这就往门边走去,「景文,妹妹说的也有道理,是该专心做点正事了,朕先走了,还有个妹妹等着朕给她弄个殿住下,兰熙就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她走出殿门,独留景文一人,手里抱着佳人。
    ===
    尼也可以在这里声援窝
    <a href="https://.po18.tw/books/720473" target="_blank">https://.po18.tw/books/720473</a>

章节目录

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胸奴咪咪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胸奴咪咪喵并收藏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