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这么幼稚……
    一句话挂在嘴边,聆音到底没有说出口来,而是沿着药田间留出的小路,几步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
    “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她单手托着下巴,看着趴在地上的月清源低低询问。
    月清源侧过脸来,月光下,聆音能将他沾着泥巴的脸瞧得清楚。沾着泥巴的脸,倒是少了几分清傲,不再那么,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眉毛微微蹙着,神情也恹恹的,眼中黯淡无光,眼眶有些发红。
    聆音觉得诧异,又觉得好笑,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的脸,边戳便道:“月清源,你是不是哭了?”
    只是笑意瞬间僵在了唇角。
    忽然如海似潮的情绪将她吞没,手也发着颤。
    她意识到,这是多么糟糕的事情。
    当真这般喜欢?喜欢到,能够这样失态?
    他月清源,不是太阴谷叁秀,堂堂元婴修士……为什么?他生气也无妨,可为什么要为她掉眼泪?
    不是对诸事不上心么?不是笨拙又固执么?不是沉默寡言超然物外么?
    为什么,要对她这样的人,动感情啊?
    一瞬间带着笑意的脸,顷刻又变得有些难过起来。带着风情的眼角眉梢微微下垂,一下子眼眶也跟着微微泛红。她分明,没心没肺又半点不在意旁人的感情,只想着自己如何畅快便是了。
    她才不会,为了旁人落泪。
    “盈盈。”温暖的手掌覆在她的脸侧,他唤她的的声音也是温和的,从来都不会,有半点的愠恼,“我……我没有哭,只是夜里风大迷了眼睛,别难过,我真的没有哭。”
    笨拙的人连谎都不会撒,只心心念念惦记着她是如何想的。
    明明没有半点关系,无缘无故的,对她这么温柔做什么?
    她又不是,他的谁。
    “月清源,大笨蛋。”聆音突然重重的捏了捏他的脸颊,月清源一声不吭的看着她,聆音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跟着躺在了地上。
    背后是软软的药田,泥土的气息窜到鼻子里,她其实半点脏都忍不了,如今倒好像也被月清源传染一样,做着这些幼稚的事情。
    山河为床,抬眼便见星与月。
    聆音抬眼,入眼是一轮满月。皎洁安静,令人发自内心的平和。她喜欢月亮,远胜过刺目的太阳。平静温和,无法灼伤别人。
    不似她。
    风声其实并不是很响亮,只是时不时穿过树梢,发出娑娑的声音。
    今晚的性事其实并未尽兴,但在这样的夜里,再浓的情欲此刻也被微凉的夜风吹散了。
    “盈盈?”月清源试探一般的出声唤她,聆音没有回答,他却悄悄的伸出手来,然后悄悄的靠近聆音,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悄悄试探,然后用手将她的手全然包在掌心里。
    “月清源。”聆音淡淡的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又没好气的说,“我以前便和月眠流做过这种事,以后也还会做。”
    月清源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握着聆音的手,又紧了一点。
    “盈盈,以后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若说他笨拙,其实他又分外聪明。不去回应他不想见到的事实,而是原原本本,只将自己所期望的说出来。
    她可以对着月眠流果决的说出再不会出现在他面前的话来,可对着月清源,却半点不忍。若是这是偏颇,也实在偏颇得过分。
    月清源和他们没什么不同。
    她也不过是,觉得他有些可爱罢了。
    她不要,他这样,无缘无故的钟情。
    “以后是什么时候?是多久?”聆音侧过脸看他,用手拨开他脸上的药泥,“不要那么多以后,就现在,我在的每一天,我会和你在一起。”
    其实也并没有很多时间了,梅衍的药水只能维持一个月,而她已在太阴谷呆了将近二十日。
    她不能再犹豫太久,应该快点将锡杖带走才是。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聆仙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关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十二并收藏聆仙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