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天边被傅子琛正式的语气弄得有些慌张,僵硬着身体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段天边当然不讨厌傅子琛,不光不讨厌,甚至是喜欢的,否则昨晚他们不可能接吻,也不会上床。
    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她想,以后站在傅子琛身边的,应该是一个可以全心全意爱着他的人,在他需要的时候能够毫不犹豫地回应,在他因为紧张而伸出手时能温柔地握住,不瞻前顾后,不痛苦犹疑,不要再让他孤独地去拼凑那副早已被忘记的拼图,不要留他一个人停在原地,永远给他很多很多的爱,永远一往无前地把他放在心里。
    段天边没有很多爱,也没有自信对他承诺以后。
    她已经走了这么远,就不要再让傅子琛陪着她往前了。
    但傅子琛好像并不在意她的沉默,也从不认为自己的爱卑微。
    他堂堂正正爱人,目光像冬夜里的月亮那般明亮柔和,在这个普通得与以往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的早晨,在段天边听到他的告白哽咽地问为什么时,低头吻了她开始流泪的眼睛,很没办法地告诉段天边,“因为全世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
    C城这几天越来越冷了,太阳始终不肯露面,天空阴阴的,风也大,但好在没有下雨。
    快下班时,段天边听见老刘在放近期的天气预报,警局里新来的两个年轻人也听到了,坐在位置上,高高兴兴地四处散布“圣诞节肯定会下初雪”的不实消息。
    老刘对年轻人的奇怪仪式不太感冒,无语道:“不就是场雪,还分什么时候下,重点难道不是今天过冬至吗?你们能不能重视重视咱们华夏的二十四节气之一啊??”
    没人理他,老刘只好装作不屑于和他们讨论,扭头见段天边坐在位置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故意清了清嗓子,“段队,发什么呆呢,你该不会圣诞节也有约吧?”
    段天边回过神,揉了揉眉心回答:“没有。”
    老刘才不信,鬼鬼祟祟地抬头看了眼周围,脚下一蹬坐着的椅子滑到段天边身边,语气变得正经不少,“我怎么感觉自打你销假回来后,状态就不太对?是家里除了什么事?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段天边闻言诧异地看他一眼,还没来得及感动,老刘又急忙表明道:“先说好,除了借钱其他都行,我还有十年房贷要还的。”
    段天边:“……我看起来就这么穷困潦倒,饥不择食啊?”
    她也没解释的打算,一边跟老刘胡扯,一边低头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见她还能开玩笑,老刘稍稍放下心,笑眯眯地胡乱出主意,“我借不了,段队你可以去敲苏源的竹杠啊,他不是富二代吗?”
    段天边听到这个名字顿了顿,过后又神色如常地继续收拾。
    老刘丝毫没察觉到不对,翻着微信列表,“说起来这小子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消息了,不会是回去之后,就把咱们给忘了吧?段队,你跟他还有联系吗?”
    段天边刚开始没说话,等老刘又问了一遍后,才模糊地说“没有”。
    他还在那搜索微信列表,嚷嚷着不记得当初打的什么备注,段天边没有继续听下去,跟其他同事打了声招呼,拿着包下了班。
    冬至昼短夜长,外面的天色黑得很快,街道两旁早早就亮起了路灯。
    警局前面的那段马路最近在施工,公交不往这边经过,打车又贵,段天边一般会自己先走一站,再转乘另一趟公交。
    只不过这几天每次走到半路,都会碰到翘班的某人借着溜猫的名义出来截胡。
    傅子琛穿的还是早上去公司时的衣服,西装笔挺,气质却清凌凌的,整个人被昏黄的路灯罩住,与周围格格不入。路过的人忍不住看他,他好像并不在意又或者是习惯了,垂着眼站在车边接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大概是说了什么好消息,段天边走近都感觉他今天心情很好,英俊的眉眼轻轻舒展开,而后像是感应到什么,傅子琛突然抬眼往她这边瞧,露出个很浅的笑,对着电话用英文说了句再见,然后就挂了。
    段天边莫名有点不好意思,走过去道:“你不用天天来接的,这里离你家也不远。”
    “我知道。”
    傅子琛还在锲而不舍地用那个借口,“我遛猫。”
    段天边:……你今天连小白都没带出来,还敢说你遛猫。
    有时候段天边也奇怪,这人好歹是个大公司的老板,身上怎么连点生意人的俗气都没有,干干净净,也没什么攻击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漂亮的植物。
    在公司跟条死狗一样加班的陈秘要是知道段天边是怎么想的,非得拿个喇叭出来,向全世界发表《谈恋爱后顶头上司到底有多狠毒》的演讲,痛批上司翘班把妹,让单身的秘书独自留守办公室的恶行。
    两个人上了车也不急着回家,傅子琛说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要带她去尝尝那里的莲藕排骨汤。
    段天边:“店的位置在哪?”
    傅子琛看了眼导航,说了个大概方向。
    段天边心想也不算远,便轻咳一声,“我在网上订了两张门票,最近新开的游乐园,吃完饭后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察觉到傅子琛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快速挪开视线,不太自然地解释道:“同事说圣诞节去玩的话人太多了,今天去刚刚好,正好双人票还打折……”
    傅子琛过了会儿才问,“这算是约会吗?”

章节目录

远在天边(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为H文而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H文而生并收藏远在天边(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