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不会拒绝容澈亲密的云舒也为自己的突兀反应吓了一跳,和同样怔愕的六哥面面相觑。
    容六愣了会儿,随即流露出委屈的表情。
    “几天不见,妹妹都和我生分了。”
    见小六哥委屈,云舒也心有愧疚,张了张嘴想解释,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本该温馨的重逢场面却多了丝别扭尴尬。
    好在四哥素来善解人意,出来打圆场道“好了老六,宁宁也才刚回来,你就别闹她了,让她先好好休息吧。”劝完容澈,容远又和善地笑着对云舒道“宁宁累了吧,先回房间休息会吧,一会吃晚饭了我来叫你。”
    云舒感激地点了点头,带着愧疚和不安回到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云舒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要表现地自然一点啊。
    不仅仅是因为她不想暴露和二哥的错位关系,更是因为二哥的事和其他几个哥哥没有关系。几个哥哥对她都很好,她不能因为二哥的缘故就一杆子打翻所有哥哥。
    平常心,平常心。云舒深吸几口气,在心里告诫自己。
    只要表现地和往常一样就可以了。
    或许是做足了心里建设,吃晚饭的时候云舒表现就自然多了。容澈又粘人地提出要坐在她旁边的要求,云舒也没有拒绝。容弋依然少言寡语,只是默默替她夹了一块牛排,用眼神示意云舒吃。一旁的容四替兄弟当起了翻译机,“宁宁多吃点,瞧着又瘦了。”
    云舒狐疑地摸了摸自己软绵的肚子。因为叔伯姨婶们的过分热情和持续投喂,体重持续稳定了好几年的云舒回了一趟霖市都觉得自己都长胖了。
    好在腹部传来的手感告诉她上面依然没有多长一块多余的赘肉,但是四哥所说的消瘦也是绝对不存在的。
    餐桌上,云舒接受了一轮继兄们风格各异的关心,这顿饭吃的也是颇为和乐。
    云舒私心里并不想破坏现在的兄妹关系,她只希望这样的和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包括容欢。
    哪怕她和二哥的的确确发生过了肉体上的关系,云舒也始终没法把容欢摆在除了“哥哥”以外的位置。
    但她和容欢的兄妹情也着实发生了变质。
    光裸的躯体交迭,黏腻的肌肤相贴。云舒微睁着眼,看着上方那张冶丽容颜,眼角带红,春情旖旎。随着身体的撞击轻轻晃动,男人额角的汗珠摇摇欲坠,终于落下,滴答,砸在她锁骨的凹陷。
    “啊……啊……乖乖,夹得好紧,嘶,好热,哥哥都要融化在你身体里了。”艳丽的红唇中吐出的话语却是十足的淫浪,叫本就浑身燥热的云舒臊地宛若熟虾子。
    一记刺顶,在少女紧致甬道里连番作恶的肉棍正中她最脆弱的凹陷软肉,撞得云舒轻叫一声,软糯又娇媚。
    云舒为自己的呻吟羞耻地捂上嘴。
    容欢扯开她捂嘴的手,翻开她的掌心,一个个湿热的吻落在那里头。
    “乖宁宁,叫出来,哥哥喜欢听你叫。”
    云舒咬着唇,摇头不应。
    在叫床方面,她自愧弗如,甘拜下风。
    见小姑娘紧闭朱唇,容欢坏心眼地按住她的肩膀,本就杵地极深的肉柱更是下流地顶住少女的花心恶意地研磨着,磨得云舒吸气惊呼,不得不开口求饶。
    “二哥,别……”
    “别怎么样?”
    别欺负我。
    云舒的声音低到几乎不可闻,却依然被容欢准确地捕捉到了。
    他噙住云舒的软唇,给了一个长长的吻,漂亮的五指覆住那雪白可爱的乳丘轻轻揉动着。结束一吻后,容欢又改为轻啄她的耳后,一边喘息一边说着“好乖乖,哥哥怎么舍得欺负你呢,哥哥疼你都来不及。”
    柔韧而弹性的花径开始规律性的收缩,容欢也不再忍受难耐的射意,翘起少女的双腿缠绕身后,双手紧抱着云舒,微抖着声音在她耳边唤道“好宁宁,等等二哥,二哥和你一起去。”
    云舒依然无法适应继兄这样激动的冲刺,她只觉得如果不紧紧抱住继兄,她就会被这样撞坏了,双腿更是紧绞不放。
    “啊——啊——宁宁,宁宁,哥哥来了,给你,给你,哥哥什么都给你,哈啊——”
    随着二哥最后一声长吟,一记蓄力的刺顶也重重送进云舒的身体里。
    云舒唰地睁开眼,从床上弹坐起来。
    明明都该是深秋的季节了,云舒却睡的一身都是汗。
    她出神地坐在床上,胸膛的心跳快的叫她发慌,汗液黏腻粘连衣裳,下身的潮湿更叫她烦躁恐慌。
    春梦云舒也不是没做过。
    尤其是在月经一周前的时候,就更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荷尔蒙的积累让她在睡梦中也需要发泄欲望。
    只是不同于往常那些暧昧不清的春梦,这回的对象不再是模糊的脸,而是清晰地叫云舒在梦醒后都后悔不已。
    云舒在内心感到害怕。
    都说梦是人心的潜意识。
    那她这样的春梦意味着什么呢?
    云舒不敢想。
    她掀开被子,想去洗个澡,洗掉这浑身的汗水,也要处理下身的黏腻。
    云舒努力让自己不要去回想那荒谬的春梦,但大脑却不听使唤地一幕幕回放着。云舒闭上眼,让花洒直淋脑袋,企图冲掉脑中的杂念。然而,温水似乎无法洗去那些恼人的杂事,反而发生了一些古怪的反应。
    春梦里自己的脸慢慢扭曲成了母亲覃婉琳的脸,而容欢那张漂亮的过分的脸也变成了云舒不熟悉的面孔。
    一些曾经被她遗忘掉的画面就在这陡然间重新闪回她的脑海中。
    云舒突然觉得有些恶心。
    她趴在马桶上一阵干呕,除了一些酸水,什么都吐不出来。
    胃部空的燃起一些灼烧感。
    云舒缓慢地直起身,拿过浴巾擦净身上的水分,准备去吃早饭。
    ————————————————————————————————————————
    卡文有点严重,太累了状态调不上来。
    姑且请个假吧。
    最近工作+备考+家里事让我累的喘不过气,我又几乎快一个月没有休息了,就慢慢磨了。等我去找下之前的大纲,可能还要重修一部分,再补一点。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