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最后还是没有在霖市多留。
    事情还得倒回扫墓那天说起。
    扫墓结束后,云舒和容欢一起归家,周奶奶等几位长辈正好在小区的绿地上闲聊,看见两个年轻人手拉着手回来,顿时一同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才对嘛。
    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这小年轻谈恋爱也是一样的道理,瞧瞧,现在这不又好回去了。
    其实在云舒心里,牵手这种举动除了情侣之外亲人自然也是可以的。只是几位长辈那晶亮又暧昧的八卦眼神,火热程度堪比千万瓦大功率探照灯直射,让云舒实在顶不住,反倒真的别扭起来。擅长逃避的她动动手腕想松开二人相牵的手,却被容欢反手捉住,阻拦了她的逃离,依旧紧紧地攥在手心。
    对此,几位长辈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两个人的感情越好,他们越放心。
    周奶奶笑呵呵地帮他们二人接过手上拎着的东西,问到“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呀,晚饭吃过了吗?”
    云舒摇了摇头,“还没有,我们……我们去看了外婆。”
    周奶奶的手一顿,抬头,神色惊讶。
    她没想到云舒这一回来就和男朋友上坟去了。云舒的终身大事作为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周奶奶自然是顶关心的,一双还算清明眼珠子在二人身上滴溜溜的来回打量,也不知道去扫墓是谁的意思。
    这事一下子云舒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好,毕竟,容欢带她去扫墓的时候,她和周奶奶的反应是一样的。不过这事不用麻烦云舒开口,容欢自己就说了。
    “宁宁平时心里最记挂外婆,我和宁宁的心是一样的,这难得回来一次,肯定是要先去看外婆的。”为表亲近,容欢连姥姥的称呼都随了南方的习惯,改口叫了外婆,听的周奶奶更加熨帖亲切了。其他几位长辈听着对容欢的感观也更好了,就连之前对容欢颇有不满的金伯现下再看容欢也是顺眼多了。
    不过呢,身为女性,周奶奶和钱阿姨的心思本就更细,又是对云舒的性格再熟悉不过的,觉得事情并不是像容欢说的那么简单。云舒挂念外婆不假,但云舒也不至于和他们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带着男朋友上坟去了。于是,两位长辈私下拉着云舒又偷偷问了一回到底是怎么回事,云舒也不会因为容欢对她的别样心思就掩盖他的用心,也就照实说了事实。
    这回周奶奶和钱阿姨更高兴了!
    “好!好!好!”周奶奶高兴地拉着云舒的手轻拍着叫了叁声好。
    这男方提出和女方提出的意义可是不一样的。在周奶奶看来,容欢主动提出来要去扫墓,这明显是把云舒放心上的,和见家长也无异了。这下她可以放心了,云清地下有知,也该高兴。更难得容欢有这份心,却不邀功表现,很是稳重。所以年龄大些有什么关系,这好处现在不就看到了!
    经历这么个事,周奶奶心里可以说是把容欢当作“准孙女婿”一样看待了。
    “小容啊,今天你们就别烧饭了,一块上我家吃去。”钱阿姨本身就很看好容欢,见容欢说话做事都是再周到稳妥不过的,那就更喜欢他了,当即招呼着两个小年轻上他们家吃饭。因怕他们拒绝,钱阿姨说完立刻板起脸对着他们二人说道“我今天可是卯足了劲儿要露一手的,菜我都买好了,你们两个都要来,听到没有。”虽是命令的口气,可听着只让人感到暖心。
    像是要斩断二人的所有后路般,又立马招呼到在场所有人道“其他人也要来啊。宁宁难得回来一趟,小容也是第一次来,怎么都得好好欢迎一下是不是?”
    “这话说的是。”汪爷爷率先点头同意,“一会儿我带两瓶好酒过来。”
    一听到汪爷要带酒来,金伯和赵叔两个酒鬼先乐了起来。
    汪爷肯拿出手的酒那肯定是好酒啊。
    于是赵叔也大手一挥豪迈道“等会我把我那雪蛤拿出来,给大家加菜。”
    云舒一听,知道赵叔这是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因着赵叔祖籍是东北,原先家里的产业也与各种珍贵食材有关,所以赵叔珍藏的雪蛤绝对是珍品。对此,云舒都忍不住为赵叔肉痛了,不过赵叔却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依旧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有了汪爷爷和赵叔的带领,本来是普普通通一顿晚餐硬是被搞出了年夜饭的阵仗。
    见大家都乐在其中,云舒也完全没了拒绝的理由,和容欢回家放下今天买的东西,就到钱阿姨家赴宴去了。
    说是钱阿姨请客做东,但是大家也不会真的空手而来,自然是有食材的出食材,没食材的出力气。云舒一进门,厨房里已是奏起锅碗瓢盆叮叮咚咚的交响,听着就热闹极了。眼尖的容欢看到金伯准备拿出宴客用的大圆桌,主动上前帮忙,和金伯两个人将合力将圆桌抬到了宽敞的阳台。对此,金伯心里别扭地称赞容欢还算有点眼力劲。
    因为吃饭的人多,今天的天气又好,金伯和钱阿姨就做主将吃饭的地方定在阳台上了,这露天吃饭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这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只是饭后云舒无奈地搀着脚下开始打飘却还硬装作无事的容欢朝家走去。
    进家门后,云舒扶着容欢坐到床上,自己去厨房给他冲了碗醒酒茶。
    作为今晚的主角之一,容欢也是被劝酒最多的人。
    醺醺然的容二乖巧地坐在床沿发呆,那乖顺的模样倒是让他身上那股子妖孽气息锐减,竟也让云舒看出了几分可爱的味道。云舒捧着温热的醒酒茶,走到他面前,用手摸了摸他晕染桃色的脸,容欢就蹭着她的手,抬头看她。
    眼波潋滟,玉面含春。
    云舒收回先前觉得他妖气锐减的话,醉酒后的容二哥简直就是人间杀器,媚态横生。换作是一般女人,此刻怕是早就受不住这样的勾引,狼嚎一声就该扑上去将这妖物就地正法。
    可惜,容欢眼前的这个少女,她没有心!
    云舒摸摸二哥有些微热的脸,轻声问道“难受吗?是不是想吐?”
    容欢摇了摇头。酒是好酒,味道醇厚,醉人却不叫人难受,就是后劲儿有些足。
    云舒将茶碗递到他的唇边,嘱咐他喝些解解酒,一会儿早些上床休息。容欢就这么顺着她的手喝净了碗里的茶。等容欢喝净了,云舒收好碗准备走开,却被容欢大手一捞,云舒顺势一跌,跌进他的怀里。
    容欢圈着云舒,因醉酒晕红的俊脸靠在她的肩膀,带着酒香的热息喷在她凹陷的肩窝里。
    云舒怕跌破手里的碗,只能无奈地敞着手,仍由他圈抱着自己。
    看着容欢这一副惫懒无赖的样子,云舒最先想到的就是她家小六哥。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这善于撒娇的手段倒是一脉相承,也不愧是兄弟了。
    容欢抱着云舒一时没有其他动作,云舒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她轻轻推了推容欢提醒道“如果难受就躺下睡吧。”容欢窝在小姑娘柔软的腹部蹭了蹭,抬头,潋滟的狐狸眼中写满了期待。
    “我今天表现的好吗?”
    活像个求夸奖的孩童。
    云舒为他突然的幼稚感到好笑,顺应他,含笑点头道“好。”
    “那有没有奖励?”醉酒的某人进一步求奖励。
    “你想要什么奖励?”云舒问他。
    容欢不答,只伸头缓缓贴近她的唇。如此,便是要亲她。
    云舒现在想逃也来不及了。
    容欢把她圈的严实,一点逃跑的空隙都没有留给她,她只能看容欢那俊脸慢慢朝自己逼近。云舒刚刚还暗地笑继兄突然幼稚,却没想到人家早就算好在这儿等着她呢。
    二哥的套路她怕是走不完的。
    眼见着二哥的唇离自己不过几厘米的距离了,云舒已经忍不住闭上眼,认命了。
    容欢见状只高兴的翘起嘴角,也闭上眼,只等一亲香泽。
    可就在这时,云舒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云舒如闻大赦,刷地一下睁开眼,猛地一下推开继兄,反应敏捷地从容欢身上弹跳而起。“电话响了,我、我去接电话。”云舒说是落荒而逃也不为过。
    至于偷香落空的容欢那更是不满。
    电话的那头的云舒熟悉的声音,是四哥。
    云舒心下大为感动,四哥永远都是她的及时雨啊。
    容远这次打电话来也是从家里阿姨那里知道了云舒回霖市的消息了,特意打电话问小姑娘是什么情况。云舒大致把外婆迁坟的事解释了一遍,只听四哥在电话那头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云舒连忙道“不用了。”继而咬了咬唇,还是说道“二哥也过来了。”虽然其他几个哥哥都不会知道在霖市的这段时间,她和二哥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云舒总会下意识心虚。
    其实容远能从阿姨那里知道云舒回霖市了,能不知道容欢后来也追着去了吗?只是听到小姑娘坦诚地说容欢也在时,容远也忍不住眉头一跳。
    啧,还是叫老二抢了先啊。
    不得不说,容欢的运气确实比他们要好上几分。
    不过没有关系,游戏这才刚刚开始呢。
    很快,容远就向云舒表达了下没有时间和她一起去霖市看望外婆的歉意,并表达了下次有机会一定来霖市给云舒外婆祭拜,同时还委婉表示,之前说好的那个舞会时间快到了,但没有舞伴练习他不太安心。最后像是懊悔说了这样的话一样,容远补充道“没关系,你难得回霖市,好好多玩几天吧,练习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容远不提云舒都险些把这事都要忘了,顿时心里也是又懊悔又歉疚,并当即承诺到会尽早回去的,让四哥不用担心。
    得了云舒的承诺后,容远又再关心了一番,最后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一旁将通话听得七七八八的容欢气的酒都清醒了。
    然而,这还不是唯一一个来“关心”的兄弟。
    云舒挂断电话,还没有来得及将手机放下,第二通电话又打了进来。
    是叁哥。
    云舒接通,那头清冷中略带些疲惫的声音直接单刀直入“你回霖市了?”这显然是也听到了消息。
    “嗯。”云舒听着容弋声音里那挥不去的疲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问道“现在才回家吗?”
    “嗯,刚下晚班,才吃饭。晚饭吃过了吗?”
    “吃过了。”云舒在心里心疼叁哥,做医生真的不容易,别人休息的时间才能吃到晚饭。可在后头听到兄弟这话的容欢却很没形象地翻了一个白眼。这个闷骚就是故意的,说的越惨越叫小姑娘可劲儿心疼。
    容弋之后的话和容远倒是差不多,也同样是询问云舒突然回霖市的原因,也一样表示了自己不能亲自前来祭拜的惋惜和有空一定来霖市给外婆上坟的心意。云舒谢过叁哥的心意,再次挂断了电话。
    可这次电话挂断不过叁秒,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妹妹,你怎么回去了?”容澈一开口就急问到。云舒本就是好耐心的性子,也不嫌解释的累,还是给容六又解释了一遍。
    “啊这样啊,早知道我就早点回来陪你一起去了。”容澈表示很惋惜,“不过没关系,下次你再回去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啊,我还没见过咱姥姥呢。”容澈这开口自来熟倒是和容欢一模一样。
    容澈打电话来的目的当然不是问问云舒回霖市的原因就好了。很快,他就直接点破来意“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下下个星期我们就要开始第一轮比赛了,你说好要来看我比赛的,可不能爽约哦。”
    有了容远的提醒,云舒自然也记起和容澈的约定,在电话这头和小六哥表示自己一定会在比赛前赶回去,到现在亲自给哥哥加油的。
    得到云舒的保证后,容澈满意地挂完电话。与此同时,容湛的电话紧随着进来了。
    这回容湛不需要云舒再解释一次了,他已经知道云舒为什么回霖市了。他同样表达了不能陪同云舒一同回霖市的遗憾,同样许下了以后一定抽机会来霖市给云舒外婆扫墓的承诺。“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随后,容湛也问了这个问题。
    云舒给了他一个大概的时间,容湛在电话那头“唔”了一声,“那就等你回来之后再说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好的,谢谢五哥。”云舒谢过容湛的好意,同时也好奇五哥找她到底是什么事?不过这个悬念要等她回去之后才能解开了。
    至此,除了在部队里消息不通的容昊外,剩下的几个兄弟都轮番给小姑娘打了电话,热切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并同时努力让云舒的归期往前挪了一截。
    容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群倒霉兄弟显然是得到消息后开始组团给他捣乱来着。
    之后的几天,云舒都在抓紧操办外婆迁坟的事。
    云舒虽然想多留在霖市几天,但她同时是个守诺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毁坏和继兄们的约定。
    外婆的新坟最后定在了郊区的公墓,选了一处块风水极佳的位置。
    云舒知道,这多亏了二哥。都说买坟如买房,以云舒自己的人脉的背景,是断然抢不到这样合适的墓位的。定好了墓位,剩下来的就是选一个好日子,将外婆和外公的骨灰起出来,迁到新坟合葬。这一回,容欢特意询问了周奶奶霖市祭拜的规矩,香烛、供果、纸钱,一应祭品都准备的妥当整齐,给云舒的外公外婆好好地扫了回墓。
    “外婆,您看这和我们村子的后山像不像?您和外公一定也会喜欢这里的。”云舒在坟前摆上白黄两色的菊花,又给外公外婆烧了元宝纸钱,最后两眼微红对着墓碑说道“外婆,您不用担心我,我什么都好,母亲也是,您就放心吧。”
    这样的话,云舒每次来坟前都要说上一回。她不想外婆到了地下还要为她们母女俩担心。
    容欢在坟前焚香祷告了番,也按照霖市的习俗点了挂一百响的鞭炮敬告天地,最后在云舒外公外婆的墓前,揖身拜了叁拜,诚挚地说道“姥姥,姥爷,在这边我会照顾好宁宁的,也请你们在那边也多多保佑她。”祭拜完了外公外婆,容欢见云舒仍然面有忧色,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握着她的手道“别担心,我们不在的时候周奶奶他们会来看外公外婆的。公墓这边,我也专门请了人来定期扫墓,一定不会让外公外婆的坟墓荒芜的。”
    “谢谢二哥。”云舒眨眨微红的眼,冲容欢道谢。
    容欢爱怜地抱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好姑娘,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没事,还有二哥呢,乖,别担心了,以后二哥会陪你多回来的。”
    云舒窝在容欢怀里,重重点了点头。
    至此,她可以安心地回帝都了。
    ——————————————————————————————————————
    啊哈哈哈哈哈,兄弟们组团捣乱气死二哥,二哥的好日子要结束啦。
    叁哥准备交接棒上线。
    容昊铁憨憨: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得到作者妈的宠爱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