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欢端出最得体的笑,朝着在单元楼外张望的老人们走去。
    之前容欢站在楼里,光影昏暗,老人们只觉得容欢长的挺高,但看不清他的脸,此刻他那妖孽的长相暴露在阳光下,几位阿姨奶奶顿时眉开眼笑。
    “怎么样,我就说宁宁男朋友长的俊吧?”之前早就和容欢打过照面的周奶奶此刻流露出骄傲的笑容,明显对容欢的相貌是满意的。
    “好好好,我们宁宁眼光就是好。”钱阿姨盯着容欢也笑得合不拢嘴。一旁的金伯伯却暗暗撇嘴,小声嘀咕道“我看也不咋样嘛,长的一副小白脸的模样,还扎小辫,流里流气的。”这话没传进别人耳朵里却被站在他身边的钱阿姨听了个正着,伸手在金伯伯腰上的软肉掐了一把,疼得金伯伯倒吸一口冷气。
    “你懂个屁!现在小姑娘就喜欢这样的,你以为长的和你们糙老爷们五大三粗的很好看吗?老娘年轻的时候要是能遇到长成这样的,你以为我乐意嫁给你?”
    被钱阿姨一通数落加嫌弃的金伯伯尤不甘心道“男孩子肯定要多点阳刚之气才好啊,你看他还留长头发,哪有点正经的样子?”
    钱阿姨很没形象地给自己老伴翻了个白眼,“都什么年代了你思想还这么老套?你看看那些电视剧里的男孩子,长头发的多了去了,还有现在学校里的,哎哟,现在可流行了。小姑娘管这叫什么来着……哦哦,叫花美男,小姑娘一个个都喜欢的不得了。”
    “就是就是,宁宁这男朋友带出去,多少小姑娘要嫉妒死了。”
    “我看这男孩子没准是学艺术的,我侄子就是艺术生,也留小辫,他们管这个叫个性。”一旁听到对话的阿姨们也叽叽喳喳搭话附和道。
    看老金还要说些什么,钱阿姨果决出手又掐了下他,低声威胁道“不许跑到人家面前挑刺听到了没有!你少给宁宁找事,宁宁的眼光难道会比你差吗?万一你把宁宁这男朋友挑没了,你以后都别想给我进家门!”
    钱阿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金伯伯对容欢再有什么不满意也默默住了嘴。好在他也不傻,知道自己不满意不代表云舒的意见,也顾忌着云舒的情面,不敢直白地表露自己的不满。他听容欢说话带着点京腔,一看就不像是南方人,料他也听不懂霖市的地方话,抱怨的时候也特意都用的方言。
    见容欢都没改什么神色,几个还担心容欢听懂后会对云舒有些意见的阿姨奶奶们都松了一口气,转而热情地围着容欢问东问西,名字,职业,籍贯,年龄,一个都没落下,像极了相亲会上的家长团。容欢倒也没嫌烦,一一回答了她们的提问。
    听到了容欢的回答,几位女性长辈脸上都流露出满意的笑容。
    “帝都人好啊,帝都户口值钱啊,以后生了小孩读书就轻松多了。”
    “做服装设计的,那是不是很赚钱?”有阿姨问道。
    容欢笑笑,“还行。”
    这一听就是客气的话,那阿姨顿时眉开眼笑。
    “就是年纪好像比宁宁大了些。”有人终于找出可以勉强挑剔的地方,不过立马又被别的阿姨驳回了。
    “年龄大点好啊,大点才知道疼人啊。你们看老余家那个儿子,年龄么,倒是和宁宁差不多大,从小就没有宁宁懂事,哎哟,小时候就老喜欢跟在我们宁宁屁股后头,专门欺负宁宁的,侬看阿拉宁宁现在能不能看上他。”这阿姨说到最后说急了,勉强维持的普通话又不自觉地切回到了方言。不过前半段的信息容欢可没有错过,他眉头微挑。原来他家宁宁还有个小竹马的存在。
    不过……哼。容欢心下嗤笑,追着喜欢的女孩欺负简直幼稚。
    容欢还没有见到阿姨们口中的“小余”,就已对此人充满了敌意和鄙视。
    云舒没想到,她只是上楼拿个卡的功夫,容欢就已经和那些长辈们相谈甚欢了。
    有眼尖的阿姨发现云舒下楼了,连忙叫她一起过去,待云舒走近后,冲云舒挤了挤眼,夸道“宁宁,这个男朋友找的好。”
    云舒:……
    云舒扫了眼人群中笑成菊花脸的周奶奶就知道,这事一定是周奶奶传出去的。她本来还想私下里找周奶奶解释一番的,这下好了,更解释不清楚了。云舒张张嘴,想说,容欢是她的继兄,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昨晚上那些亲密的片段在她的脑海中飞快闪过,让她的解释如鲠在喉,怎么都说不出“容欢只是她继兄”这样的话来了。
    云舒的沉默让活了大半辈子的长辈们看出些端倪来,察觉到二人之间的别扭。想起来,昨天早上,宁宁这个男朋友都没有跟着宁宁一起回来,晚上才突然出现的。这是……吵架了?
    有心直口快的长辈直接问道,两个小年轻是不是吵架了。云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容欢大大方方拉过云舒的手,将她扯到自己的身边,主动承认错误道“嗯,是我没做好,让宁宁不高兴了。”
    见二人一副亲昵模样,而容欢也主动承认是自己不好,原本还悬心的长辈们又放下心来。
    小年轻嘛,吵架也是很正常的。年轻气盛的时候谁不吵架?重要的是两个人里有一个人愿意退一步。他们都是看着宁宁长大的,私心里当然希望能退一步的人是男方。见容欢是个愿意包容的,几个长辈对他就更是满意了,不过嘴上还是告诫道“小容你可不能欺负我们宁宁,我们宁宁脾气很好的,不会轻易生气的。你要是敢欺负她,那我们都是不答应的。”
    见容欢被长辈们告诫,云舒有心想要开口替他辩解,这些都是误会,却被容欢捏了捏手,制止了。容欢一一应承下来,“嗯,以后不会了。”
    他深情地看了云舒一眼,低声道“我也不舍得。”
    这话说的饶是见过世面的大妈们也被肉麻的浑身一抖。不过看见两个年轻人感情好,她们还是高兴更多。也因此,大家把云舒的反应理解成了是面皮薄不好意思,看云舒的眼神就更暧昧了。
    云舒:……
    算了,容欢这个“男朋友”的误会是解不开了。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和容欢的关系变质,反而让云舒更担心长辈们知道容欢其实是她继兄后会是什么反应。反正只是“男朋友”而已,云舒决定下次回来就找个什么理由,说他们已经分手好了,这样反而安全。
    还在为自己坐实了小姑娘的男朋友身份而喜滋滋的容欢压根就没想到云舒已经在心里将“分手”安排的明明白白。
    见他们二人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一群长辈也不好再耽搁他们,只招呼道回来后一起吃饭。
    本以为容欢只身来到霖市,什么都没有带,更没有代步工具,云舒掏出手机刚想要叫辆滴滴,却被容欢伸手盖住了手机。
    “不用叫车,我开着车来的。”说着指了指小区外不远处的停车场。
    云舒大惊,以帝都和霖市的距离,哪怕容欢一落地就开着车出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赶到霖市的。
    见小姑娘想差了,容欢揉了揉她的脑袋,解释道“不是我的车,是我从沪市朋友那里借的。”事实上,容欢赶到霖市的过程比云舒想的还要曲折。昨天因为南方多地暴雨,通往南方的飞机几乎集体晚点,而到霖市的高铁也没有票了,容欢最后是搭了最快的班机到了沪市强借了好友的车,一路飙到霖市,才赶在昨天晚上就见到了他的小姑娘。
    这些事,容欢昨天并没有告诉她。
    云舒亦步亦趋地跟在继兄的身后,沉默了会,开口道“其实你不用来也没事的,我没几天就会回去的。”
    容欢突然停下脚步,云舒来不及刹车,猝不及防撞上他的后背,险些被弹开后被他眼疾手快捞进怀里。
    “可是我很想你,想见你,一刻也不想多等。”容欢的声音在她耳边回绕。
    云舒心乱如麻。
    要论没有一丝感动,那是假的,可继兄的情意却让她不敢承受。云舒只能慌乱地推开他,别扭地转换话题,“刚刚周奶奶她们的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们只是误会了,没有恶意的。”
    “我知道的。”虽然几个老人问的问题不乏市侩,但容欢明白,她们都是为了云舒。
    霖市并不大,即使云舒住的小区在下属乡镇上,到市中心也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云舒注意到,有很多人在偷偷打量着他们。准确的说,是容欢的车。
    霖市虽小,但因经济发达,富贵的人家也不在少数,如奔驰宝马类的名车街上四处可见,不算稀奇。容欢借的车云舒并不认识,但从车身那非同一般的设计感上和周围人艳羡的眼光可以得出,是豪车无疑。只可惜,这样的豪车,在暴雨中疾驰了一路,浑身裹满了泥印子,顿时将它拉低了好几个档次。
    云舒见容欢似乎没有要清理这车的意思,犹豫地开口道“这车不用送去洗洗吗?这边的地下车库里也有洗车的地方的。”
    “没关系。”容欢对这车上的泥点似乎并不在意,“反正洗了还要脏,到时候丢回去让他自己处理。”
    云舒不清楚容欢口中的“他”是谁,不过听起来应该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吧。越是损友,才越不用客气。
    商场的一层惯例是各大奢侈品牌。
    云舒撑着腮看着店员殷勤地帮容欢测量身材尺寸,向他推荐各种高级成衣。
    顶奢男装品牌屈居在这小城市中常年无人问津,说起来,是有些委屈。倒不如说,能在霖市这样的小城市找出这样的顶奢男装来才是奇迹。这都是托霖市商业繁荣的福。不过云舒并不担心这样的奢侈品店会不会因为常年卖不出货而倒闭,毕竟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云舒看着销售小姐姐们脸上都要笑出花来了,想来有容欢这样的客人,吃上十年应该也不是问题。
    云舒的眼神无意扫过对角的屈臣氏,脑海中模糊回忆起里头某个角落柜台的设置。
    屈臣氏里……好像也是有卖避孕药的吧?
    模糊的记忆点被触发,云舒精神一振。虽然容欢昨晚并没有射在里面,但云舒记得,只要是无套性交,哪怕是体外射精,也是有概率怀孕的。云舒下意识地将手捂在小腹前,她扭头看了看还被小姐姐们包围的容欢,推测容欢的试衣应该还没有那么快结束,她站起身朝着屈臣氏走去。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最近我们的洗发水在做活动,买两瓶打七折还送一瓶沐浴露,您要不要带两瓶呢?”云舒一进门就遭到了导购员小姐姐的热情服务,被吓得连连摆手忙说不用,她也没好意思直接问导购小姐姐有没有紧急避孕药,自己安静地走到记忆里的柜台前。
    一排排的套套整整齐齐地码在货架上,云舒的视线快速地扫了几行,在最底端的一层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云舒看了看药盒背后的说明,算了算事后的时间,还在有效期内,云舒松了口气,果断地拿起小药盒,快步走到收银台结账。
    “一共XX元,这是小票,请您收好。”收银的小姐姐给云舒投去一个暧昧的笑,云舒硬着头皮无视那笑容,收好小票后,快步走出屈臣氏才松了一口气。云舒打开药盒,剥出药丸。药丸小小一颗不过米粒大小,这样大小的药丸不用和水吞也能轻松咽下去。云舒索性也没去买水,仰头一吞,小药丸就顺着她的食道滑了下去。
    吞完了避孕药,云舒才觉得踏实。
    “你去哪了?”容欢的声音突兀地从她背后响起。他从试衣间出来就发现本坐在沙发上的小姑娘不见了,顿时着急地往外找人。
    云舒将药盒塞进自己的外套口袋,状态自然地解释道“去买了点东西。”怕他追问自己买了什么,云舒抢先开口问道“你都买好了吗?”
    容欢拎了拎手中的几个大纸袋,显然是买好了的样子。
    时间还早,云舒决定趁这机会把该买的东西都一并买全了。
    本来云舒一个人本不需要添置很多东西,但多了容欢,云舒就觉得家里的东西确实太少了些。从前云舒没考虑到会有客人留宿的情况,趁今天来了商城,云舒索性把该添置的东西都添补齐全了。
    家居城里,云舒拿起两个杯子,对容欢问道。
    “你喜欢这个?”云舒举了举右手里的杯子,问完她又举了举左手里的杯子“还是这个?”
    容欢指了指她右手里的杯子。
    那正好是和她用的是一样款式不同颜色的。
    这让他会有和她使用情侣杯的感觉。
    毛巾,水杯,拖鞋……一样接一样的东西放进了购物车里。
    云舒时不时会询问容欢的意见,容欢也不觉得麻烦枯燥。相反,明明净是些廉价的小东西,容欢却觉得满足。
    本就样貌出色的二人就很抓人的眼睛,二人间平淡却温馨的互动让周围不少同样是购买家居用品的情侣们羡慕地红了眼睛。有姑娘恨恨地瞪了自己的男朋友一眼,“你看看人家男朋友长得比较好,还比你有耐心,问你买哪个颜色的窗帘你都不耐烦。”那姑娘的男朋友也同样不客气地回道“你要是长得有那姑娘好看,我也有耐心。”
    “你什么意思?”
    眼看女朋友怒目圆睁,那男友也识趣地讨饶道“我错了,姑奶奶,是我错了行不。不就是窗帘的颜色嘛,你喜欢哪个就哪个呗。”
    那情侣间的官司云舒和容欢并不知晓,待云舒买完所有的东西,已经是饭点的时候了。没想到他们一逛就过去这么长的时间。
    “你是想回去吃还是外面吃?”其实这边有几家霖市特色菜馆还不错,但云舒又担心容欢吃不惯霖市的口味,索性让他本人做决定。容欢对午餐吃什么表示随意,不过,一会他还要再去一个地方,为了方便还是选择了在外就餐。
    吃过午饭,兄妹二人都拿着不少东西朝地下车库走去。
    寻到车子后,云舒见容欢直接拉开车门,将东西都堆到后座上,疑惑地问道“不用放到后备箱吗?”
    容欢摇了摇头,“后备箱里还有其他东西。”
    听了容欢的回答,云舒也没多想,也跟着将东西塞进后座。只是动作间,云舒的外套拉链勾住了她的袖口上的纽扣,云舒一个拉扯不小心将外套口袋里的小盒子给摔了出来。
    容欢捡起地上的小盒子,看见上面粗黑的药名,顿时黑了脸。
    云舒见他发现自己偷偷吃避孕药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沉默地站在一边,没有看他。云舒等啊等,以为会等来他的怒气,最后却等来他的道歉。
    “对不起。”
    温暖的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进怀里,“对不起,是我不好。”之前容欢还觉得自己逼一逼她是利大于弊,现下倒是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太急了。这种紧急避孕药对女性的伤害很大,一年都不能超过三回,他却让她害怕地偷偷吃这种药避孕。
    容欢亲了亲云舒的额角,温柔的安抚道“这药以后不吃了,下次哥哥会戴套的。”
    陷在容欢怀里的云舒缓缓睁圆了双眼。
    下次?!还有下次?!
    ————————————————————————————————————————
    云舒(将头摇成拨浪鼓):不不不不,没有下次【惊恐拒绝状】
    最近真的是忙成死狗,压力大到我时常胃痛,灵感也没有之前那么顺畅,感觉怎么写都不是我想要的那个味道,但为了推剧情,只能硬着头皮先写了。如果到时候有更好的灵感的话再重修更替吧。
    下周我要可能要出去培训一周,争取出发前再给你们多写一点,培训期间我是肯定没有精力写文了。
    之前有读者问我会不会开虐的问题啊。来,看一下这文的名字,那肯定是只有半甜的啦~一直甜甜甜那不就变成全糖的了┓(?′?`?)┏
    (我本人已经过了一味追求甜甜甜的阶段了,有甜有虐吃起来才不腻味)
    之前文案里我就说了,这次要挑战一个“咖啡味”的文。我希望这是一个有苦,有甜,但最后又很香的一个文。多说我怕剧透,我只能说哥哥们可能没有大家感受到的那么好,却也没有非常坏。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