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欢的动作很快。
    云舒第二天回到学校就听到了魏老师辞职的消息。
    舞院的学生们议论纷纷,辞职的理由众说纷纭,但只有云舒知道实情。
    虽然魏倩的这种行为令人气愤可耻,但是学校毕竟有学校的顾虑,为了学校的声誉考虑,学校并打算不对外公开此事,而是由学校管理层面向魏倩施压,让魏倩主动辞职。
    学校还担心这么处理云舒会不满意,还让舞院的院长私底下偷偷找云舒谈话,好好解释学校这样做的用意。这一来是学校的确有学校的难处,这事如果闹得太大,对学校自身必会造成不良影响,本来近年来艺校间的竞争就大,此事若闹开了,对学校造成的损失怕是不小,学校希望云舒能为学校考虑考虑;这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云舒清誉。女孩子本来就是社会舆论的弱势,这事闹开后,肯定不乏有诸多好事的人会把焦点集中在云舒身上,用不良的眼光打量她,到时候万一逼得云舒心理脆弱想不开或是再有人打云舒不好的念头,这学校又是一顿麻烦。所以不管是出于维护学校名声的考虑还是出于保护学生的安全和清誉的考虑,学校都觉得能把此事在无声中解决最好。
    云舒对学校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这样也好。
    学校的难处她能理解,她也没有什么报复的执念。至于清誉,那倒是其次,左不过是被议论几句,受害者有罪论不会动摇她分毫。只是如果事情闹大,继父和母亲也是肯定要知道的,那必定会插手此事。若是没有与容欢发生关系,云舒也就不必担心这点,正因为和容欢阴差阳错上了床,云舒希望继父和母亲还是不要知道这件事比较好,不然只怕闹得家中不得安生。
    云舒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如果此事只关乎她自己,云舒并不介意将事闹大,让同学们以后多长个心眼,以防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可她如今不止是“云舒”,还是覃婉琳的女儿,更是容海良的“女儿”。云舒自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议论,但继父和母亲呢?只怕是面上也不会好看的。
    因此,学校让魏倩主动离职算得上最好的处理结果了。
    想清楚了这些,云舒很简单地就同意了学校的决定,只是她多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请学校务必追查是否还有此类事情发生,她不希望有其他的同学再重蹈她的覆辙。
    见云舒如此好说话,院长也长舒了一口气,对云舒这个宝贝就更待见了。“那是当然的,这件事学校也很重视,虽然不会公开,但一定会彻查到底,还你一个公道,也保证同学们的安全。”对此,院长做出郑重承诺。
    至此,这事就算是翻过去了。
    舞院教师办公室。
    魏倩木着一张脸收拾着自己的办公桌,忽略来看热闹的同事们眼中的幸灾乐祸。虽然学校对外隐瞒了魏倩“主动离职”的真相,但教师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有隐约知道魏倩做过些什么的,也有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消息的,对魏倩的狼狈都乐见其成。
    “魏老师,看你这么慢吞吞的,要不要我们帮你一把啊?毕竟你今天就要离开学校了,这么多东西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吧。”有女老师吃吃笑着说道。
    魏倩冷眼看了她一眼,是她从前打压过的同事。
    魏倩淡扫了她一眼,抿了抿唇,并不理睬她。成王败寇,她如今被学校扫地出门,那些被她打压过的同事自然是要出来都踩上一脚,这样的奚落在她的预料之中,魏倩只当做听不见。
    “呵。”那女老师冷笑一声,讥讽她“这时候您倒清高了?既是做出这等没皮没脸的事也该知道总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还当真以为她私底下做的那点拉皮条的事别人都不知道吗?从前学校里也不是没有人去举报她,奈何她身靠大树,那些小打小闹她后头的人伸伸手就压了下去,反倒是那些鼓起勇气举报的人一个个的都没了音信。好在老天总有开眼的时候,不知道这次魏倩是踢到了哪个铁板,眼看着她是再起不能了,真叫人心中出了口恶气。
    魏倩的东西不少,她将一些杂物放进事先准备好的箱子里,打算先搬一部分到车子上,快要走到门口时,方才那出声讥讽的女老师故意走了过来,将她挤撞到一边,魏倩手中的箱子“哐”地掉到地上。
    “对不住了魏老师,我着急去给学生上课,麻烦你往边上让让。”故意撞倒魏倩箱子的女老师丝毫没有歉意,语气中反而透着挑衅。
    “你……”魏倩眉头一皱,露出怒容,忍不住出声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又默默吞了回去。就算和她吵上一架,不过是闹得更难看罢了,又有何用?
    魏倩只得忍。
    女教师解气地看着她打破牙齿也得和血往里吞的模样,得意地看着魏倩。她也有今天!
    “叩叩。”有人敲了敲门。
    二人朝门口望去,却是云舒。
    两人皆是一整神色。
    “云舒你有什么事啊?”女老师露出温柔的微笑,她不想把老师间的那点矛盾闹给学生看。毕竟老师间的矛盾只是老师的矛盾,和学生无关,把学生卷进老师的矛盾那也太难看了。
    云舒蹲身捡起魏倩掉在地上的东西,拍了拍上面沾上的尘土,扶正歪倒的箱子,把那些东西放了进去。
    “我来找魏老师有事。”云舒淡淡地说道。
    “我没想到你还会来找我。”魏倩和云舒并排走在校园的小道里,现在天气渐渐凉了,地上也渐渐开始有了些掉落的黄叶。
    魏倩走到路边的一处长椅,挥去上面的落叶,示意云舒也一起坐下。
    曾经关系亲密的师生二人一并坐着,却是沉默无言。
    “我以为你不会想再见到我了。”魏倩过了良久方才开口说出这么句话。
    也是,被自己信任的老师出卖还险些被人强奸,换做她是云舒,只怕恨她恨地想要她永远消失不见。
    “我有事想要问问老师。”
    “什么?”
    “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人吗?”云舒单刀直入,直接问她。虽然她赞同学校的决定,决定不将此事闹大,可唯有这件事她一直放心不下。昨日可以是她,那前日呢?大前日呢?她不知道的那些日子里,是不是也有很多人遭遇和她一样的事,那些同学又如何了呢?倘若将事情闹大,那学校必定会追查到底。虽然学校和她承诺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但云舒心里也不确定,学校会不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选择将过去的痕迹掩埋。
    云舒甚至有些希望只有自己运气不佳,遇上了这样的事。
    魏倩没想到云舒这时候居然是来问别人的事,不过这也的确是像她会做的事。
    然而回答云舒的是无言的沉默。
    云舒闭了闭眼,心中涌起淡淡的怒气。
    她知道答案了。
    “那些同学都怎么样了?”
    魏倩轻笑了一声,“云舒,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好运的,也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单纯的。”
    现在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再胆战心惊什么时候会东窗事发了。魏倩轻松地靠在椅背上,如同往常一样和云舒谈心。
    “云舒,你不愿意的事落在别人身上却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魏倩流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云舒不懂她的意思。
    魏倩见她不明白,如同讲故事一般细细和她道来。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只要能跳舞就好了的吗?傻孩子,舞院里大多数的人学跳舞都是为了能进那个圈子,学舞不过是踏板罢了。我也不瞒你,我做这种事情已经很多年了,像你这样不情愿的只不过是少数。你可知你自认为不幸的那些同学,在知道我能给搭上那些大佬的人脉后,有多少人求着来让我牵线?”魏倩露出嘲讽的笑容,“当然我也承认,是有那么极个别的人一开始是不愿意的,但是等她们进圈,尝到那些人给的好处后,一个个都忘记当初自己是如何的不情愿,反倒是个比个的乐在其中了。”
    “云舒,是你的命太好了。”魏倩看着她,流露出羡慕、嫉妒又无奈的复杂眼光。直到昨天她才知道云舒居然是覃婉琳的女儿,现在更是容海良亲口承认的容家小姐,这样的家世背景如果魏倩早知道,自然不会糊涂到听那男人的怂恿,哄骗云舒入局。
    不过就算她知道又能怎么样呢?不是“云舒”,也会是“张舒”、“李舒”,在那些权贵眼里,他们这样的“普通人”不过是他们手里的玩意儿、工具,最终也是身不由己,任人摆布罢了。魏倩可以借别人的势,踩着别人上位,可真出了事,自己自然是顶好的替罪羊。当然,魏倩也不打算自己狡辩,她并不无辜。只是,事到如今,她没得后悔,也不会后悔。她这样普通的出身,想要在京都立足站稳脚跟,不借那些人的势,她连往上爬的梯子都没有。
    魏倩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栽了跟头了。被迫离开学校只不过是一个开端,以云舒这样的身份,容家怎么会轻易善罢甘休,只怕这回连皇朝都跑不掉了。
    想到这,魏倩的心情突然愉悦了起来,她将被风吹散的发丝重新拢了拢。
    挺好的,像她这样的兵前小卒能拉下这些自命不凡的“天之骄子”一块死,也不亏了。
    不过,云舒的命可真好啊。魏倩再次在心中感慨。
    回想起她当初劝告云舒的那些话,魏倩只觉得自己可笑。以她这样的家世,想进国家歌舞院又有什么难的呢?倒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
    云舒见魏倩发自真心地羡慕自己,自嘲一笑。
    原来从小被母亲厌弃,被父亲遗忘,丢在老家不管不顾也能算命好吗?
    不过云舒并不想多作解释。
    说了这么多,云舒无非就是为过去的人不平,魏倩索性直接告诉了她。“你所担心的那种事并不存在,从我手中出去的都是心甘情愿的。”就算开头不是的,到了最后也都是了。
    云舒却并不高兴。
    这比举报无门的状况还要荒诞。
    她不理解。
    见云舒一脸茫然,魏倩稍微正了正脸色,“云舒,作为老师我最后再给你一个忠告。”
    “你的世界太干净了。”
    魏倩似乎再次回到了指导者的位置上,她静静地对云舒说着“云舒,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寡欲的人,除了跳舞,你好像什么都不要。你眼里的那个世界和我们看到的世界就是两个世界。或许在你眼里,我们这样的人很不可理喻,但事实上,我们这样的人遍地都是,而你这样的人,才是别人眼里的怪胎。”
    “人心都是贪婪的,当你有了特别想要的东西后,你就会发现,你曾经在意的、坚持的,都算不得什么了。”
    “云舒,当你走出自己的世界,有了你很想要的东西,你就会明白我今天所说的话了。”
    云舒无言以对。
    魏倩今日所说的她并不能理解,但她也没有精力去辩驳她,只是沉默静坐。
    校园的下课铃响起,云舒站起身。
    “我下午还要去舞房练习,得先走了。”云舒直直地看着魏倩,最后一次郑重的告别。
    “再见,魏老师。”
    “再见。”魏倩也同她道别。虽然她们都知道,以后,她们应是不会再相见了。
    魏倩目送着云舒远去。
    其实她还欠云舒一句道歉,不过,算了,说不说的,也没有差别了,总归是没法获得原谅的。
    魏倩对云舒还算了解,今天这番话云舒大概还是不会理解。但魏倩觉得,她还是不要理解的好。等到哪天她真正懂了这句话,那便是这姑娘离开了自己的世界,堕入了俗尘人间。但愿,到那时,她不要受伤才好。
    ————————————————————————————————————————
    今天的我依然没有写到想写的地方呢。
    最近各个坑的灵感都挺顺畅的,反倒是有点忙不过来了。如果来得及的话,明天或许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