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伴着清浅的一声嘤咛,云舒的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却又有些无力地搭了回去。
    脑侧的些许胀痛让少女微微皱了皱眉。
    是睡的太久了吗?还是着凉了?
    生物钟稳定而规律的云舒很少遇到这样的状况,索性揉揉酸涩的眼睛,闭着眼,迷糊地打直手臂将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
    绵软的被子因为她起身的动作滑落,带来嗖嗖的凉意。
    那种直贴上肌肤的凉让云舒不由想搓搓自己的手臂,一触手,却是温软光洁的手感。
    云舒先是一愣怔,颇有些迟钝地低头,果然瞧见自己未着寸缕的身躯。
    她的衣服呢?
    云舒有点懵。
    然而她的视线很快就聚焦在自己那隆起的雪团上,白的晃眼的肌肤上烙着些陌生又可疑的淡红印痕,东落一个,西印一个,不规则地散布在她的雪丘之上,虽算不上是触目惊心,可也着实扎眼地很。
    一丝不挂的身体,如此隐私的部位,暧昧的红痕。
    云舒再迟钝也不会认为自己是过敏。
    这一切都在无声提示着昨晚上发生的事。
    云舒如卡顿的机械僵硬地转过身体,看向自己的枕侧。
    那儿正睡着张美人脸。
    妖孽而熟悉。
    茶色微卷的发丝散乱着,微微遮住他侧脸精致的线条,蓬松柔软的发丝下若隐若现地露出白皙的脖颈,浓密纤长的睫毛静静覆盖着眼睑,秀挺的鼻子正静谧地呼吸着,还有那浅浅的,褐色的小痣,让男人在沉睡中也透着股妖冶气质。
    无论是五官,还是气质,都与云舒记忆中的那个人完美对上。
    云舒认命地叹了口气,是容欢没错。
    云舒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她扶着额,努力回想着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她和自己的继兄赤身裸体滚到了床上!
    女孩努力地回想,但她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断档。
    昨天,昨天她干了什么来着?她去给室友送礼物了,接下来,接下来她被魏老师叫走了……魏老师……魏老师……
    回想到曾经魏倩,她曾经那么尊敬的老师,云舒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顿时都冷了下来。
    云舒缩着身,抱着自己拱起的双膝,希冀凭此能汲取些安全感。
    她想起来了。
    落在被子上的双手不禁揪了起来。
    陌生男人沉重的躯体,粗重的呼吸,蛮重的力气,都叫人既恶心又害怕。尽管那段不堪的记忆在药力的作用下变得模糊,但云舒却无法忘记那种如坠深渊的感觉。
    后来,二哥来了。
    但此后的记忆更是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实在难以拼凑完整。
    云舒下巴轻靠膝头,双眼茫然,兀自出神。
    一会儿容欢醒来她应该作什么反应呢?云舒预想了下那样的画面。
    愤怒?哭泣?羞涩?
    似乎哪一种都不太对。
    事实上,她对失身这件事都还没有什么真实感。
    昨晚上的事她只隐隐约约记得一些片段,留给她的更多是空白,除了身上的那些暧昧痕迹能够成为昨晚的脱轨的佐证,她就好像做了一场荒诞而模糊的梦,以至于她还会忍不住蹦出“他们昨晚真的做了吗?”这样的疑惑来。
    就在云舒抱着自己独自思索的时候,在她瞧不见的背后,一双本该闭着好眠的眼睛已是晶亮地睁起,饶有兴趣地等着她的反应。
    容欢等了很久。
    从小姑娘起身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清醒了。一瞬的好奇让他选择了继续装睡,他恶劣地期待她发现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是会吓到惊声尖叫呢,还是会默默无声地流涕呢,又或是冲他歇斯底里?一想到小姑娘那一身的超脱淡然,容欢甚至还隐隐期待她会因此稍稍开窍,至少流露出些羞涩的表情来。
    然而他预想的这些统统都没有。
    小丫头在发呆。
    这回轮到容欢头痛了。
    云舒的资料他们几个兄弟早就摸了个底朝天,小姑娘不开窍这点是所有人的共识,但容欢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发呆。
    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反应,容欢索性不再装睡,干脆地坐起了身子,抚摸上少女光裸的后背。
    “身体有不舒服吗?”
    容欢乍然开口,险些把云舒吓了一跳。
    “没有。”云舒摇摇头,小声答道。两个ABB常看的小黄文中那些描写失身后宛若被车碾过的感觉她完全没有,平淡的好像普通地睡了一觉。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总觉得她已经失身了什么的,太不真实了。
    简单的对答后,两人皆是静默无言,气氛很是尴尬。
    先动作的依然是容欢,他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露出同样光裸的躯体。
    容欢露出被子下赤裸的皮肤的同时,云舒就礼貌地转过了头,不敢看他。容欢瞧见后,无声地笑了笑。
    好歹算有点反应了。
    容欢赤脚下床,一个人进了浴室。
    里头很快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云舒以为他是要去洗漱,却见他没过多久就走出来,只是腰腹间多了块宽大浴巾,正好掩去了他下半身的大半风光。
    里头的水声依然在哗哗作响,云舒略睁大眼睛,疑惑地瞅向慢慢走到她跟前的容欢。
    容欢静静来到云舒面前,朝她伸出手,“我抱你去洗漱。”
    云舒依旧摇头,无言地推开他的手,掀开被子一角,赤足点地,用实际行动表示她自己可以。
    见她低头似在寻些什么,容欢从不起眼的角落勾起一件白色的小物什,道“已经脏了,不能穿了。”
    云舒看清勾在他指尖的小文胸,脸上终于有了淡淡的一抹红,窘迫地低下头,更紧地揪住挡在胸前的软被。
    终于看到点自己期待的画面,容欢嘴角忍不住翘了点,又不敢太过分地逗她,怕适得其反,只得忍住亲她的冲动,改为揉了揉她低垂的毛茸茸的脑袋,很识趣地走到衣柜边,从衣柜中找出件干净的浴袍递给她。
    “穿这个。”
    “谢谢二……”云舒张了张嘴,最后的那个“哥”字却怎么也张不了口了。云舒是没有过兄弟姐妹,不清楚怎么和他们相处才是合适的,但云舒再没有经验也知道,天底下没有哪对兄妹是会上床的。
    容欢见她不动,以为是她不好意思在他面前穿,绅士地背过身去。
    云舒见他误会却也没有解释,这样的误会反而让她更自在。
    掀开被子,穿好浴衣,余光中一闪而过的鲜艳的红色让她动作一顿。
    她忍不住盯着那处愣神。
    容欢微微撇过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星点红色的血迹印在洁白的床单上,似雪地里绽放的梅花,在容欢眼里是自得的风景,落在云舒眼里,却是狠狠地敲碎了她心存的最后一丝侥幸。
    云舒抿了抿嘴,站起身,朝浴室走去。
    刚走两步,云舒就意识到,原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能够轻而易举做出许多高难度跳跃技巧的双腿此刻却像是踩在飘渺的云层上,轻飘飘、软绵绵的,双腿间的私处虽然不算痛,但让她行走间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别扭地让她的走姿也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容欢有意去搀扶一把,依然被云舒倔强地无声拒绝。
    容欢一改姿态,强势地将她横抱起,大步地走向浴室。“逞强什么?走的跟个小企鹅一样,还说不难受。”
    被凌空抱起的云舒吓得蓦然瞪大了眼睛看他,很快,又垂下了头,假作鹌鹑。
    浴室里的浴缸已经放好了暖融融的热水,容欢把他的小姑娘放坐在浴缸边沿,伸手试了试浴缸中的水温,正适合。
    “你身上可能会有点不舒服,泡个澡会好一些。”说着也不用云舒示意,主动地退了出去,“你先洗吧,我出去一下。”
    随着浴室门“咔哒”一声响,只留云舒愣愣地坐在浴缸边,久久没有动作。
    手边逐渐浓重的湿意,让云舒不得不动作。
    浴缸里的水快要满出来了。
    她起身关掉放水的龙头,脱去宽松的浴袍挂在高处,躺进温热的水波中。
    云舒静静呆坐着,整个浴室安静地只能听见滴水的声响。
    呆坐了许久,云舒蓦然下滑,蜷缩着身体,将整个人都泡进浴缸中,满溢的温水晃荡着往外扑。
    怅惘和荒芜姗姗来迟,终于染上她的心头。
    勉强整理好心情的云舒擦干身体,吹干头发,探头探脑地往浴室外看去。
    容欢正好推门而进。
    他冲云舒提了提手上的袋子,自然的笑道“正好,我让酒店给你洗过了,来试试。”
    云舒走过去,袋子里是码地整整齐齐的衣物,从内衣到裙子,一件不落。
    “这个时间点开门的商场不多,暂时只能买到这些,下次有空我再带你去买些好的。”容欢将烘的柔软的衣服塞进云舒怀里,示意她去穿上。
    云舒望着镜子中穿戴整齐的自己,五味杂陈的叹了口气。
    容欢有心了。
    他特意选了和她昨天穿的差不多颜色款式的衣服,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也有七八分相像了,如果不是仔细在意过她穿着的人,乍眼看去,她和昨天并没有什么变化,这让云舒夜不归宿回到容家后的解释又少了一层压力。
    但是,容欢越是贴心,云舒心情越是复杂。
    容欢看着云舒身上妥帖的衣裙,满意地点了点头,熟知她三围又亲自丈量了一晚的他怎么可能会摸不准她的尺寸。
    “饿了吧,走,带你去吃早饭,这里一会儿会有人来收拾的。”
    云舒乖巧点头,只是目光飘过地上被扯坏的衣裙,依旧忍不住脸色一白。
    容欢以半搂地姿态将她圈入怀里,安抚性地拍着她的后背,语气却是啐了冰“没事,没事,这事不会这么算了的。”昨晚只揍了那混蛋一顿,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别怕,一切都交给哥哥。”
    云舒预料中的困难并没有出现,容欢对他们齐齐夜不归宿早就准备了一套完美的措辞,云舒并不需要多费心力开口。
    “学校那边我会去说的,你今天好好在家休息吧。”容欢摸了摸乖顺地像个小动物样的云舒,悄悄地往她掌心里塞了样东西,俯身在她耳边悄声道“这两天那里可能会有点肿,难受的话就擦这个,消肿很快。”
    云舒立刻觉得掌心中的药膏烫的惊人,让她险些握不住。
    “好好休息。”容欢最后轻轻拍了拍云舒的后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舍不得地舔了舔嘴。偷腥了一晚上的狐狸依然没有餍足,不过,来日方长,总还有机会的,不急,慢慢来。
    云舒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另一扇门却悄无声息地开启。
    还守在云舒门前的容欢对上打开门口的容弋,二者缄默无言对视。少顷,容欢慢慢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有些欠打的得意笑容,转身背对容弋挥了挥手,自顾自地回自己房间。
    容弋默默地目视着容欢离去,又看了眼云舒关闭的房门,略微沉思片刻,重新关上了房门。
    云舒重重地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沉思。
    她已经能够冷静下来了。
    这不过是一场意外。
    云舒从来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小说漫画中那些玫瑰色的开展她从未期待,更不是她想要的。和容欢关系的意外脱轨,云舒不至于生气,却也不觉得庆幸。“比起猥琐油腻的陌生男人果然还是美型又体贴的继兄更好啊。”云舒升不起这样的念头。
    但云舒也是个明白人。
    失身这件事,她也不会迁怒于容欢。
    容欢能来救她,云舒是真的感激的,至于后续的发展,云舒也从残存的有限记忆里翻找出不少她缠着容欢喊难受的片段,在这种情况下单方面去指责容欢顺水推舟,云舒觉得未免过于“农夫与蛇”了。更何况,云舒本身也不是视贞洁如命的人。
    在两性关系上,云舒向来都是迟钝的。
    对于性行为的一些看法也没有那么保守。
    如果容欢不是自己的继兄,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个完美的一夜情对象。
    “Just   one   night   stand.”
    云舒轻念后,重新闭上眼。
    不会再有第二次的一夜情,醒来后,就会像梦一样逐渐遗忘。
    ——————————————————————————————————————————
    云·钢筋小白菜·舒
    亲亲,想挖我们小白菜的话,这边建议您先进修下挖掘机呢(*^_^*)
    过渡写到吐血,写了整整七个版本,还是没有100%写出想要的那种感觉,不管了,就这样吧_(:з」∠)_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