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小舒儿我真是爱死你了!”
    “我也是!”
    杨蓬蓬和陶乐乐此刻正一人搂脖子,一人抱着云舒的腰尖叫着,让云舒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耳朵。
    尤然虽然没有她们两个那么激动,但是握着手上的入场券也忍不住问到“你哪来签名和门票。”
    云舒直白答道“我家五哥六哥给的。”
    然而三人却没有意会到云舒这话真正的意思。
    云舒之前已经和哥哥们打过报告了,几个哥哥点头同意后,云舒可以放心坦白了。容湛容澈甚至还很贴心地表示可以让云舒走个后门,安排场微型“粉丝见面会”。
    不过……眼前这情况,云舒再说什么都是听不进去了啊。
    “啊啊啊啊啊,小舒儿,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当牛做马再说不辞。”杨蓬蓬将那双签的海报塞进自己的怀里,很江湖气地冲着云舒一抱拳。
    “啊我死了!我搞到了我男人们的签名,四舍五入等于我和我老公们结婚了。”陶乐乐举起那张签名CD发梦。
    “乐乐,和两个男人同时结婚是犯法的。”云舒捂着肚子强忍着笑意提醒道。
    “我不管,我就是那个罪孽的女人!”陶乐乐发出鸡叫。
    云舒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她突然很恶魔地想暂时保留这个秘密,这样等她们见到意淫的正主后,场面会更有趣吧。
    一向冷静的尤然没有发出ABB们那样惊天动地的鸡叫,只是眼神晶亮地盯着手里的门票傻乐。
    好吧,哪个少女不追星。云舒表示理解。
    不过,她真的悄悄决定暂时先不透露哥哥们的身份了,为她们预留一个巨大的surprise。
    就在追星三人还沉浸在惊喜中没回过神时,一串“铃铃铃……”的响声叫她们微微平静了些。
    是云舒的电话。
    三个人自觉的安静下来,云舒接起电话。
    是学院的魏老师。
    简单地交流了几句后,云舒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学院。
    “这个时候,你们老师找你有什么事啊?”
    云舒给她们准备的小窝太舒适了,导致她们越来越懒得出门,没有课的日子一定是赖在家里不出门的。云舒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时间和她们一起赖着。
    “我也不知道。”魏老师只说电话里说不清楚,希望她去一趟学校。
    “可能或许是又有什么新编的舞蹈吧。”云舒猜测。
    魏倩是舞院的编舞老师,平日里和云舒关系也不错,每次出了新编的舞蹈总爱叫云舒来试跳,这让云舒对她很感激也很敬重。
    “好啦好啦,优等生不要在这拉仇恨啦!快去吧。”陶乐乐假装嫌弃地挥挥手,让云舒快去。
    云舒一进办公室,魏倩亲切地招呼她“云舒,来,坐。”
    魏老师还亲自给云舒倒了杯茶。
    “谢谢老师。”云舒双手捧过杯子,小小地抿了一口,直奔主题。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感觉最近好久没看到你了,想找你聊聊。”
    嗯?
    云舒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不过云舒向来是尊师重道的好孩子,和老师聊聊天也没有什么。
    魏倩东拉西扯了一些后才切到了主题。
    “云舒啊,你看时间这么快,来年你们就该大四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呀?”
    关于这个问题云舒很久之前就想清楚了。
    “我想考国家歌舞院。”
    魏倩对云舒的这个目标不意外,但她依然试探地问到“没考虑进娱乐圈吗?”
    云舒笑笑,“我不适合,而且,我只想跳舞。”
    魏倩心下复杂。
    她相信凭云舒的样貌和条件,如果想进娱乐圈有的是人愿意捧她,更何况云舒本身已经具有了一些人气基础,想要出道就更容易了。
    现在这个环境下有多少人学跳舞是真心实意的?每年到了毕业季总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选择了那个圈子,十几年的苦练仿佛就是为了成就这一刻的跳板,想云舒这样一心纯粹想跳舞的反倒成了少数,就连她自己也……
    魏倩望着云舒那双纯净的眼睛,有些别扭地挪开视线,不再遮掩目的。
    “那我也不再和你绕弯子了。我这有一份皇朝影视的邀请,他们看中你,想让你做他们旗下的艺人。”
    云舒诧异。皇朝影视制作公司怎么会看中她的的?
    看出她的疑惑,魏倩笑道“上次咱们那个校庆活动正好皇朝影视的制作人作为特邀校友出席了,他对你的舞蹈印象深刻,我又恰好和他有几分熟悉,他就正好托我问问你的愿不愿意到他们公司。”
    云舒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开口就是拒绝。
    魏倩还是了解自己这个优秀学生的,语重心长地劝道“我知道你目标坚定,只喜欢跳舞。年轻人有梦想,有激情,这是好事。”
    “年轻人总是有激情,这是好事。”
    “但是!”魏倩话锋一转,“云舒,国家歌舞剧院并不是那么好进的,光有实力可不一定行啊。”
    魏倩意有所指的暗示。
    在帝都这个地方,被权势和金钱夺走机会的优秀人才难道还少吗?
    魏倩怕说的太直白反而激起云舒的反感,继续温和地劝诱“再说了,你们学舞蹈其实也是在学表演,你到舞台上做演员和去拍电视拍电影的演员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云舒你看看,现在这个时代,有几个人还愿意走近剧院?剧院里一年的工资都抵不上那些流量小花们一集的片酬。云舒,这是现实。”
    云舒当然明白现实有多残酷。
    皇朝能看中她,实际也是对她的一种认可,云舒很感激,却不会动摇。
    无论现实有多么残酷,利益如何的诱惑,她都不可能放弃舞蹈。
    舞蹈是她的语言,她的生命,她的灵魂。
    魏倩看云舒油盐不进,不得不打起了感情牌。她退一步说道“你也不用现在就做决定,正好我那朋友也想多了解了解你。这样我做主,大家晚上一起吃个饭,你也多了解了解人家,双向选择嘛。”
    云舒刚想拒绝,就被魏倩拦着,“和你说实话,我这也夹了人情,好歹你也见人一面。而且多了解了解对你自己也没坏处,你要了解了之后还是没有改变想法,那直接拒绝人家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在魏倩的多番劝说下,云舒终于答应了今晚的饭局。
    岳川的某个包厢里,云舒几乎要被绝望淹没。
    肥硕的身体紧搂着自己,黏腻的舌头滑过脖颈的触感让云舒阵阵恶心,云舒努力睁着已经渐渐模糊的双眼,挣扎着,向一旁坐着的魏倩伸手求救“老师……”
    但当她看到魏倩那带了些许愧疚的目光,云舒瞬间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局,她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
    岳川的另一处包厢内,容欢正和三两好友聚餐。
    “我说二少,一会换场你真的不来。”
    旁边一年轻男子推了把那开口的人,“有点眼力劲没有,没瞧见容家多了个小七后,二少赶着回去做二十四孝好哥哥吗。”
    容欢抬手扔了一个叉子过去,那人头一闪,举手投降“别,二少我错了。”
    “走了。”容欢懒得理这些狐朋狗友。
    “二少真不去啊,新来的这批雏儿可个个前凸后翘,蜂腰巨乳,不去尝个鲜?”
    容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家里还揣着个宝贝没尝腻味,哪里还有心思去在乎外面的花花草草。想起家里的小娇娇,容欢的脚步不由加快了起来。
    大堂里,酒店经理瞥见快步走来的容欢眼前一亮,擦着额上渗出的一些细汗赶紧迎了上去。
    容欢见酒店经理一脸紧张地把自己拦下,眉毛一挑,“什么事?”
    酒店经理赶紧凑近说到,“二少,405包厢您赶紧去吧,容小姐怕是出事了。”
    容小姐?容家哪里来的小姐……
    电光火石间容欢明白过来,脸色一沉,连忙走向电梯。
    酒店经理顿时松了一口气,紧跟其后。他有心想要搭救,但里头那位他也惹不起,他好不容易才坐上这经理的位置,也不能屁股都没坐热就被人踢下去吧。
    随着容欢的逐渐靠近,里头的动静也越来越清晰。
    “妈的,小娘们脾气还挺大,等会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容欢眉头紧皱,一脚踹开了包厢的门。
    包厢里满地狼藉,碗碟碎了一地。正骑在女孩腰上撕扯裙子的男人听见动静回过头,露出脸上几道新鲜伤口,开口破骂“哪来的崽子敢破坏老子的好事……”话还没说完,男人脸上就挨了一拳。
    容欢扯着男人的后领甩到一边,云舒狼狈的模样暴露在他眼前。
    雪纺的裙子被扯掉了不少布料,露出白皙滑嫩的大片肌肤,亮的刺眼。衬衫纽扣崩掉了好几个,从大敞的领口隐隐能看到浑圆的软肉。头发凌乱地散着,掩盖住她半边脸。
    容欢伸手想要去抱她,却被云舒一掌挥开“滚开!”
    云舒厉声喝道。
    容欢捉住她的手将她顺势提起,撩开她脸上的头发,让她看清自己。“宁宁,不要怕,是二哥。”
    云舒早已泪水涟涟,她努力睁大双眼,想要辨认眼前这个模糊的身影。容欢抚去她脸上的泪水,发现她一侧的脸上略有些红肿,眼中爆发出刺骨的冷意“他打你了?”
    云舒已经看不清楚了,但她辨认出了容欢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扑进容欢的怀里,泪水却因为精神的松懈更是倾泻而出。
    “二哥,二哥……”云舒害怕地抱紧了容欢。
    “妈的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男人从地上爬起,正要嚣张地放狠话,待看清楚容欢的脸后,顿时闭脸色发白,颤抖地解释“二少,我、我不知道这是您妹妹……”能被成为容欢妹妹的除了刚刚成为容家继女的那个丫头还能有谁?!
    容家办婚礼的时候,男人正好在国外没有回来,自然是没有见过云舒的。他要是知道云舒是容家女儿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下手啊。
    想到这,他不禁恶狠狠地瞪了缩在一旁的魏倩。
    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说云舒毫无背景的!
    魏倩当然明白男人眼神中的责问,她也没想到云舒会有这样的身份,连一点口风都没透,这下算是完了!
    “二、二少这都是误会啊!”男人艰难地解释,他指向努力当做自己不存在的魏倩,“都是这个女人……啊!”
    容欢脱下自己的外套将云舒包裹起,紧紧地抱在怀中,抬脚一脚踹中男人的心窝,男人顿时觉得自己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就这么过去了。
    容欢有心想要和他继续算账,但云舒的状况已经开始不妙。她紧紧地搂着容欢的脖子,脸在他的肩膀上微微蹭着,不住呢喃着“好热”。
    容欢冷冷地看了包厢里的一男一女一眼,横抱着云舒走出了包厢,对酒店经理吩咐到“把房间开出来,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
    酒店经理忙点头说是,赶紧用无线电叫人把容家专用的套房打开,目送容欢抱着云舒走进了电梯,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经理擦擦额头冒出的汗。小姑娘现在这个模样出去任谁看一眼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容二少为了小姑娘的名声这么做是最好的。这件事闹成现在这样,实际上和他也脱不了责任,容家不追究已是万幸,至于其他一些不该说的,他保证一个字都不会流露出去。
    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拿出经理的威严,将今天见过现场的几个服务生叫到一起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
    容欢抱着云舒进了房之后,云舒从他怀里跳了下来,一路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卫生间,花洒喷下的冰冷的水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意识也清醒了三分。
    容欢赶紧将她抱了出来,扯下浴巾给她擦干,“别这么冲,对身体不好。”
    同是一个圈子的人,他明白男人下的药绝不是什么可以用冲冷水就可以解开的玩意。
    容欢阻止的及时,云舒身上除了外面的一些衣料,并没有打湿多少。
    随着身上水分被一点一点擦干,云舒觉得先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热又卷土重来,甚至变本加厉。她揪着容欢的衬衫,委屈地趴在胸前“二哥,我好难过。”
    容欢终于将她最后一缕湿发擦干,将浴巾一甩,捧起云舒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缓缓扯出一抹笑。
    “乖,二哥这就让你舒服。”
    容欢扣着云舒的后脑,吻上云舒红润的嘴唇。
    ——————————————————————————————————————————
    今日第二更。
    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拼命赶进度终于要上大肉了呢!等这边写完初夜,我就要去赶去《短篇》啦~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