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笑着将那花丢回叶司源身上,“那你还不过来。”
    “诶,小的遵命。”叶司源一咧嘴,蹭的就坐到云舒身边,云舒往里挪了挪,好给他更多的空间。
    云舒看他动作灵活,不由问道“你的脚好了?”
    叶司源抬了抬自己的右脚,“走路是没问题了,跳舞估计还得有段时间。”
    “那11月的公开赛应该来得及吧?”云舒听着就知道差不多该大好了。
    “那个啊……”叶司源转了转脚踝,“那个不行。”
    “嗯?”云舒疑惑,她以为叶司源因为脚伤这么久不能跳舞,早就憋得发慌,恨不得什么比赛都去参加一轮呢。
    只见叶司源笔直着身体地往后一靠,随后用被遗弃的幼犬般眼神,可怜巴巴地看向云舒,“你真的不考虑转拉丁吗?”
    啊啊,这是舞伴又没了啊。云舒顿时就了然了,她都有些无语了,这都第几个了呀?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呀?”
    叶司源靠在沙发后背上长叹了一口气,“说是被男朋友嫌弃跳拉丁不正经,不想让她继续跳了。”
    “就因为这个?”云舒有点意外。她以为像晓君姐这种级别的拉丁舞者已经不会被这种偏见所动摇了。
    “当然不是!”叶司源突然暴怒地将他折下的玫瑰砸了出去,“你不知道啊,晓君姐那个对象了简直了,不知道是哪个棺材里跳出来的老古董,先是骂跳拉丁的都是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然后疑神疑鬼,莫名其妙地怀疑我和晓君姐有一腿,谁规定跳拉丁的男女舞伴就得发生点什么啊!我要是和晓君姐有点什么,他也不想想哪里还有他什么事,我冤不冤啊我!”
    云舒听完,抖动着肩膀拍了拍他的胳膊,“罪孽深重的男人啊。”这家伙因为长得太好,总是陷入这样的事情啊。上一个舞伴是真的迷上他,结果告白被拒后大受打击,觉得没法再和他相处才没的啊。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我,还是不是朋友了。”叶司源怒地戳了把云舒腰上的软肉,云舒举手投降道“我错了,我错了。”
    这事叶司源是真的冤。
    虽说像叶司源这样脸好条儿顺的男人天天和自己的女朋友亲密接触那是挺叫人担心的,可叶司源……是个弯的啊!
    好好的一个gay被扣上这么一口大锅,他不仅委屈的要死,还真的没处说理去。叶司源总不能自曝自己的性取向吧。先不说对方会不会相信,为了这么点事就曝光自己的隐私,怎么想都不值当。这世上对同性恋者的恶意可比对拉丁舞者的要多得多了。
    宋茗就是受害者之一。
    想到宋茗,云舒不由担忧地问叶司源“茶茶上次说要回家,结果怎么样?”茶茶是云舒给宋茗取得绰号,因为叶司源姓叶,云舒笑侃他们是茶叶CP。
    说到这个,叶司源更是难受地捏了捏自己坚挺的鼻梁,“还能怎么样呢?还不是那样。”
    “你知道吗,宋茗他爸妈又生了个男孩,都4岁了,却从来没和他说过。”
    4岁……也就是说从那件事之后,茶茶就被自己的父母放弃了。云舒握拳,揪紧了裙子。
    叶司源脑中闪过宋茗父亲那张狰狞的脸和不断下落的木棒。
    “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们家没有你这样的脏东西,给我滚,滚!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
    叶司源捂住自己有些发胀的眼,心疼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他回去干什么?”白白被他们打一顿吗!那么粗的棍子啊,他们怎么下的去手啊?!
    “我真的不明白,就算宋茗的性取向不一样,宋茗就不是他们的儿子了吗?”看起来那样和蔼的夫妇,在知道自己儿子是个gay后就变成了夜叉罗刹,仿佛从前的疼爱都是一场泡沫,视宋茗为耻辱,恨不得抹杀掉他的所有痕迹。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性取向不一样就得否定掉他的一生,抹杀他的一切?
    叶司源为宋茗感到不值。
    云舒也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茶茶人呢?”
    “我让他留在家里休息了。”叶司源说的家指的他和宋茗同居的小公寓。“这里我没法带他来。”也不适合带他来。看看这高朋满座,哪个不是富商政要,普通家境出身的宋茗自然是不可能收到邀请函的。就算他能跟来这里,他也不会喜欢这种地方的。
    云舒点点头。虽然叶司源没有和她说,不过云舒已经猜到茶茶应该又被打了,估计是茶茶怕她担心,故意不让叶司源和她说的。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茶茶那边都这么多年了,他父母都是这个样子,那你这边……”云舒甚至有些不敢说下去。就像叶司源了解她家复杂的情况一样,云舒也知道叶家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是家里的长子,但因为喜欢跳舞被父亲厌弃,底下还有一个对他饱含恶意的异母弟弟,万一叫他们知道了叶司源和宋茗的事,像叶家这样的人家,只怕叶司源最后的下场会比宋茗还要糟糕。
    “先继续瞒着吧。”如果叶家的怒火只冲着他一个人来,叶司源倒是不惧,他只怕,叶家那群人会对宋茗下手。他还没有把握能完全护得住宋茗。
    想起宋茗父母那和蔼的面孔和宋茗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后背,云舒垂头,说不出一句话。
    在父母眼中,子女究竟是什么呢?
    叶司源侧头,见云舒一脸的落寞,伸手拍拍她的脑袋。“看我,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差点忘了,眼前这个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白菜呢。
    “来,说说你的事。容家人对你好吗?”
    “挺好的,你放心。”云舒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是吗,那就好。”叶司源脸上平静,内心却在咆哮。
    他能放心那才有鬼了!光是一个覃婉琳就够他担心的了,再加上容家这种家境,他家小白菜万一受了委屈都没人能给她做主。叶司源头痛,为什么偏偏是容家这样的家庭啊?
    就在叶司源将一把老父亲的心操的稀碎的时候,酒店的工作人员跑来在云舒耳边说了几句。
    云舒拎着裙子起身,“我得先走了,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司源帮她整了整裙子后头的褶皱,挥挥手。
    “去吧,一会见。”
    “嗯,一会见。”
    整个婚礼都进行的很顺利。
    云舒托着母亲婚纱摆尾送至T台前,看着容海良牵起母亲的手一起走向了光亮的中心,她继续留在黑暗中,和周围的看客,一起静静地旁观这场盛大的婚礼。
    “难过吗?”叶司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了她的身边。他有些担忧地看着云舒平静的面容。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高兴母亲再婚的,尤其是缺爱的孩子。
    云舒看出了他眼中的担心,淡笑着摇摇头。
    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又怎么会害怕失去。
    云舒陪着覃婉琳回房换了一身敬酒的旗袍后,她的任务也算基本完成了。至于挡酒这种事,容海良特意交代过,有她六个哥哥在,轮不到她“上前线”,连酒杯里倒的都是果汁,叫云舒轻松不少。
    就在云舒陪着继父母亲敬过一轮宾客,准备功成身退到一旁休息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容海良叫了她的名字。
    “宁宁,来。”
    云舒不知道继父要做什么,不过还是乖乖地走到了继父的身边。
    只见容海良和蔼地把云舒带到自己身边,端着微笑,语气却有些哀怨地说道“我这辈子一直就想要个女儿,只可惜,命不好,盼啊盼啊,只盼来六个臭小子。”
    宾客们一听这话,脸上笑嘻嘻,心里却在骂娘。你命不好?你生六个儿子,个个人中龙凤,你命不好?明明知道老容头又在明贬暗秀可是还要保持微笑配合他,好生气哦。
    “老容,你说这话是故意招我们恨呢吧。”
    “就是就是,你家六个小子个个秀出班行,我家的臭小子要是能有他们一二分模样,我做梦都能笑醒!”
    宾客们又是对着容海良的六个儿子一番吹捧,话里话外都表达了一通“啊,你六个儿子都好棒棒哦,我们心里好羡慕,好嫉妒”之后,容海良才开开心心地继续自己的话题。
    “不过……”容海良一个转折。
    重点来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老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说起这种话。
    “不过,老天还是对我不薄的,今天我终于有一个宝贝闺女了。”
    只见容海良平日里那威严地几乎不苟言笑的脸此刻是满面春风,他冲着一旁待机的秘书打了一个手势,那秘书托着一个天鹅绒的盒子小步地跑了过来。
    “来来,闺女,这是爸爸给你准备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容海良打开盒子,里头是一只水头极佳的翡翠手镯。
    其中有喜欢收藏玉石的老伙计眼尖地认出,这是上等的玻璃种啊!眼热之外,也品出了老容来这一手的目的。
    这是要给自己的继女做脸啊。
    容海良拉起云舒的手,亲自把那只玻璃种翡翠手镯套在了云舒的皓腕上,看托着云舒的手欣赏了下,赞道“好看,衬我闺女的皮肤。”
    说完,他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拉着云舒的手对在座的宾客道“我这闺女年纪小又害羞,今天带她出来认认人,省的以后见了自家人都不知道,也请各位老朋友多多照顾她。”
    来宾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容海良居然爱屋及乌至此,看来,这“三夫人”也是真爱无疑了!
    领悟到容海良意思的宾客都纷纷上前,恭喜容海良又多了一个掌上明珠,心里对云舒和覃婉琳的分量也重新估算了一番。
    一时间,云舒身边又重新围上了一圈人。
    “丫头,我是你XX伯伯,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有空来伯伯家里玩啊。”
    “瞧瞧,我们这闺女长得多俊啊,一看就惹人疼,来来来,阿姨也给你备了礼物。”
    “……”
    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抓住云舒都是热情地表示亲近,又是一通天花乱坠的夸奖,夸得云舒是晕头转向,和之前那客套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待云舒一一应付完,已是口干舌燥,想要找点水喝,可手上被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包,每个都分量不轻,礼服又没有口袋,又不能随便乱放,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就在云舒低头盯着这堆红包小山发愁的时候,一双被擦地发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给我吧。”
    是四哥。
    容远接过云舒几乎要搂不住的红包小山装进让酒店准备好的袋子里,又递了一杯橙汁放进她的手心里,“渴了吧,喝点。”
    “……谢谢四哥。”您是及时雨宋江嘛!
    “妹妹,今天辛苦了。”容六一个箭步窜到云舒身边,像块黏皮糖一样又粘住了云舒。云舒是越来越习惯他这种“爱的表达”了,仍由他扒着平静地说,道“还好,没有你们辛苦。”
    “嘛,这种场面我们已经习惯了。”容欢占到了云舒旁边的位置,一派轻松的样子,看的云舒好生羡慕。
    最后的工作只要送走宾客就行。
    云舒和哥哥们一起到酒店门口,送那些宾客离开。
    突然,一个胖胖的男人觍笑快步走了过来,还想和她握手。
    “容小姐,你好你好,犬子受您照顾了。”
    容小姐?谁?她不姓容?还有“犬子”是什么鬼,谁家的小孩丢了吗?
    云舒正想开口问下这位大叔是不是找错人了,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嗤笑。
    云舒越过那宽厚的身躯,超胖大叔的身后看去。
    “叶子。”她看到叶司源和一个陌生的青年。
    云舒好像知道这胖大叔是谁了。
    叶德新见这容家的小姐果然认识他大儿子,脸上的笑意更胜。他掏出一个大红包塞到云舒手上,“容小姐,初次见面,这点见面礼请您收下,叶司源这臭小子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
    云舒很想说她姓云,而且明明是晚辈却被长辈一口一个“您”叫着,这让她感到不舒服。
    叶司源脸上的讽意更胜,一旁的青年却嫉恨地微微扭曲了他那还算俊秀的脸。
    叶思涵之前见叶司源对那容家继女举止轻浮,本想和父亲告个恶状,说叶司源意图勾搭容家继女,恐怖会惹容家不快。没想到叶司源和那女人一早就认识,他非但没把叶司源踩下去,反倒叫多年不曾给过叶司源好脸色的叶父对叶司源露出了难得的笑脸,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万一有了容家做后盾,叶司源岂不是能翻身?
    云舒并不喜欢叶父这种利用叶司源套近乎的行为,尤其是在叶父对叶司源并不算好的情况下,更叫她心寒。她将那个大红包塞回叶父的手里,委婉地拒绝道“叔叔不用客气,叶子是我很好的朋友,一直都是他比较照顾我。”
    云舒语气淡淡,唯独加重了“朋友”两个字,希望叶父不要再利用叶司源打些不好的算盘。
    可是叶父根本就没有领会到云舒的意思。他见云舒对长子语气亲昵,明显关系不一般,至于现在说是朋友,那以后也不是没有发展成进一步关系的可能,这不是比别人的起点都高嘛。万一司源真成了容家的乘龙快婿,那他们叶家就等着一步登天吧。
    叶司源见云舒这个傻丫头还把钱还了回去,一把抽出叶父手中的红包塞回了云舒的手里。
    “给你你就拿着。”
    看地叶父更是眼前一亮。
    叶司源想的是叶德新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可叶德新想的却是拿了才好做一家人,脸上更是笑成一朵菊花。“说的对,说的对,给你你就拿着,不用客气。”叶德新还很自觉要给两人留下“二人空间”,带着二儿子叶思涵先行一步。
    “这红包真的不用还给你?”云舒看这厚度就知道叶父出手很大方。
    “不用,你收着吧,能从他身上拔点毛下来,就当给我出气了。”
    云舒听着他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噗嗤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却又替他难过。
    有利可图时是亲儿子,无利可图就是路边草,怎么不叫人寒心。
    叶司源见她笑完之后脸露不忿,拉了拉她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的小脸,“好日子里拉着个脸可不行啊,你这不是给我折寿嘛,再说我都习惯了。”云舒拍开他扯脸的手,雪腕上的玉镯晃了晃。
    叶司源伸手转了转她的镯子,有些欣慰地问她“多了个爸爸是什么感觉?”容海良今天的举动无疑是昭告了云舒在容家的地位,云舒就不再是无足轻重的“拖油瓶”,别人也不会随意地轻视她,欺侮她,说明容海良对云舒这个继女是真有几分“父女亲情”的,这让叶司源稍稍放了点心。
    云舒却没有流露出兴奋或者高兴的表情,她沉默了会,悄悄揪紧了叶司源的袖口,真实地吐露出自己的内心。“叶子,我有点害怕。”
    “我知道。”习惯了寒天霜地的人骤然被塞了一团火种总会害怕被火种燎伤的。叶司源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别害怕,是好事呢。”虽然“父亲”这个重要角色直到现在才被补上,但迟到总是好过空白。
    唯独剩下担心的……
    叶司源有些担忧地看向容家那群衣冠楚楚的公子哥们,皱起了眉头。
    云舒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不得不说,是一道养眼的风景。
    都说西装是男人的利器,在西装的加成下,几个本就生的极好的哥哥又添了几分特别的魅力。云舒抱着纯欣赏的角度夸了几句。
    叶司源嘴角一沉,却道“我看他们像一群野猪。”想拱白菜的那种。
    云舒:???
    这位小兄dei你怎么肥四啊,好好的,你怎么突然骂人呢!
    云舒看看那头的继兄们,又看看这边的叶司源,无论哪边都很养眼,不知道叶司源哪里得出了“野猪”的结论。或许是“王不见王”,“美男相斥”的原理?
    叶司源有心想提醒一下云舒关于容家兄弟的一些传言,可又考虑到云舒才被容家接纳就对容家人表现出戒备心的话,简直就像是在打容海良的脸,对呆在容家的云舒也不好,想要说出口的话最后还是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算了”叶司源有些头痛地摸摸云舒的脑袋,“我还是给你买个篱笆吧。”圈起来,能防猪的那种。
    云舒:……
    我真是越来越跟不上你的思路了。
    叶司源警惕地盯着容家兄弟,容家兄弟也警惕地盯着叶司源。
    “那家伙谁啊?今天一直都黏在小丫头身边。”容澈不满地叶司源遥遥隔空互瞪。
    “哪家的?”容昊也看不惯那小子,老头今天来这么一手他们也并不知道。这下,本来只属于他们的小丫头一下子就成了那些单身汉眼中的香饽饽了。他看这小子就是哪家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出来撩骚的。
    “我去叫那小子滚远点。”
    “我也去。”
    “老大,老六,别这样。”老四叫住了他们。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显然是认出了叶司源。这几年城北叶家一直都是那个私生子在蹦跶,反倒是这个正紧出身的快被人忘得干净了。
    “是认识的人。”容弋很确定地说到。而且还是关系比较好的那种,不然云舒也不会放任对方亲近她的。
    “那种关系?”容湛仔细观察着叶司源的一举一动。他认出上次那个跳舞视频里的男伴就是叶司源了。
    “不像。”容欢摇头,“不过,这小子还是查一下吧。”
    ——————————————————————————————————————————
    叶司源“老父亲”VS容家兄弟:谁动了我的白菜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