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告诉她们继兄的身份。
    倒也不是云舒故意想隐瞒。
    一来,她觉得这事说出来,朋友们未必会相信她。毕竟像她自己亲身经历都被这样玄幻的事情震惊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更别说是从别人的口中转述。哪怕云舒和朋友间的关系再好,那也不是轻易能够相信的。二来,是云舒觉得现在说并不是好时机、好地点。以云舒的人品,朋友们半信半疑到最后大概还是会选择相信她,但是,她的朋友们可是她几个继兄的狂热粉丝啊。
    并不是云舒不相信她的朋友,硬要怀疑告诉朋友后她们会大嘴巴说出去,而是云舒怕她们一时激动,不小心什么时候就说漏嘴了。如果纯粹是她自己的事云舒反倒是无所谓,但这毕竟是继兄们的事,像大家都知道容湛、容澈是双胞胎,但又有几个人知道容欢其实是他们的哥哥呢?云舒只怕是继兄们没有想暴露的意思。从这点上来看,云舒也觉得自己现在最好也别说,最起码也得和几个哥哥们透个气再看。尤然之前的那番话也算是给自己提了醒,她毕竟不是人家的亲妹妹,人家现在对她好是不是面子情先不说,自己也不能挥霍别人的善意来拿乔。
    理智上来说,云舒现在不坦白是正确的,但从情感上来说,她还是存了丝愧疚之情。不过虽然云舒不能马上就和朋友说明,但她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补偿她们的。比如,去讨好下自己的五哥六哥,弄几个签名应该还是可以的。
    就是在云舒的记忆里,她好像也没刻意讨好过谁,具体她该怎么做呢?云舒略有点发愁,也不知道这对双胞胎哥哥喜欢什么。
    讨好这种事云舒可以慢慢发愁,合租的问题才是当前的重点。云舒愿意把她和母亲空出来的旧房子租给室友们,但仍然有一系列的问题要解决。
    一开始云舒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尤然等人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兴高采烈的样子。
    因为她们都太了解云舒了。
    如果同意了云舒的提议,以她的性子,租金这方面大概会以极低的价格甚至分文不取也是有可能的。说是“租”给她们,但云舒的心里想的估计是借住给她们,这让尤然她们觉得是占云舒的便宜了。这种想法对于她们这样亲密的关系来说似乎显得有些生分了,但正因为她们和云舒的关系好,她们才不愿意去占好友的便宜。她们都从内心接受云舒的好意,但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因此起先云舒说时,杨蓬蓬,陶乐乐和尤然相互看了眼,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所谓了解是相互的,云舒一看见朋友们面露犹豫就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了。但的确如她们想的那般,云舒从提出这个建议时就没想过要收朋友们的钱,反正她也并不缺钱,也乐意如此。她这点脾性,和她交好的几个朋友都是明白的。
    云舒是个随和的人不假,自小人缘也还算不错,但真正能和她交心的却也没有几个。活了二十年,除了三个大学室友,也就攒下宋茗和叶司源两个知己。况且随和的人也不代表没有喜恶,云舒有喜欢的朋友,自然也有厌恶的人。叶司源就曾经嘲笑她看似温和,实际爱走极端,引用雷锋的名言来说,对喜欢的人是“如春天般温暖”,恨不得掏心掏肺;对待讨厌的人“如秋风扫落叶”,爱理不理。宋茗当时帮腔,说她这是爱憎分明,叶司源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提醒她凡事有个度,别傻乎乎把一颗心都露出来了,到时真叫人戳上一刀,可不得疼死她。云舒也不是不曾发觉这点,只是她向来是个随心的人,心意如此,她便顺之。假若他日真有被背叛之时,那大概只能怪她目光太浅,识人不清了。
    不过她相信,她的挚友五人,都不会是这样的人。
    见尤然她们犹豫,云舒倒也没有强烈坚持,只推说是提个方案供大家参考。
    接下来的几天,寝室四人分工,在网上查询合适的房源,又跑去了中介等地方询问,甚至还亲自去看了几个房子,结果都不是很合心意。不是太远,就是太旧、太小,条件稍稍好上一些的,价格马上翻了几倍。几番比较下来,云舒家真的是她们最好的选择。再加上她们看房期间,帝艺还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更是激发了她们要到外面住的念头。
    帝艺一百年戏台倒塌,原因是白蚁啃咬。
    帝艺作为中国老牌艺术高校,也是设有曲艺专业的。这所戏台可以说是帝艺的一处地标,起初的建造时间可追溯晚清时期,据说马连良、尚小云、王瑶卿等著名戏曲家都曾在此演出,又万幸从十年混乱中保全,不仅曲艺专业的学生时常会来这排练演出,每年节假日还有不少人来帝艺特意参观此处,也算是名迹了。
    虽是古建筑,但帝艺也格外重视这戏台,都是定期检查增固的,也没想这戏台说塌就塌了。也好在那日并没有人在台上表演,所幸无人员伤亡。
    戏台崩塌,帝艺全面排查原因,最后发现是因为生了白蚁。校方警铃大作,又加紧在其他建筑中排查了白蚁的存在,果然在教学楼、宿舍楼等地也发现了白蚁的存在,像北区的老建筑较多,收到的侵蚀伤害就比较严重,学校赶紧联系专家进行白蚁的消灭,并对受损建筑进行维护补修。
    云舒她们运气尚可,虽然她们的宿舍楼也发现了白蚁的存在,但并不在她们的楼层,受损情况也不严重。但这么一出,搞得人心惶惶,现在除了她们,也有很多学生想要到外面住了,毕竟谁也不想自己住着住着这楼就成了危房,搞不好哪天也塌了呢?
    学校出事,学生租房需求上涨,周围的房源想必就更加走俏,杨蓬蓬甚至亲眼看到她们前两日才查看过的房子,今日房租又往上涨了点,更叫她们急躁。最后还是尤然当机立断,同意了云舒的建议,只不过和云舒约法三章,说好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给,不然她们就算住进去了,日后也是要再找房子搬出去了。
    云舒无奈也只好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云舒可以说是非常忙碌了。她家的房子倒是现成的,只是这房子也是覃婉琳十余年前买的房,如今也算得上是老房子了,一些线路老化、墙面斑驳等问题,云舒还要叫人来检查修整,顺便再打造地温馨一些。再加上,帝艺的白蚁风波容海良也听说了,当即就叫云舒从学校搬出来,乖乖住在家中,有课的日子叫司机送她去上学就可以了。继父是个威严惯的人,云舒也不好推拒。而且就算云舒私心里想和朋友们同住,现实的客观条件也不是很允许。因为她家旧房的面积其实也不是很大,住三人还过得去,住四人就比较勉强了。因此云舒也就从善如流,答应了继父的要求,只是恳求继父再晚些时日,等室友一同搬出来后,再定在家里。
    因此,这段日子云舒除了要忙修整旧房外,还要从宿舍和旧家中归整行李搬去容家,这搬家也是个不小的工程。
    而几个哥哥都趁机提出来了要来帮忙。
    ——————————————————————————————————————————
    最近两周我会很忙,可能下周我还要去外地一趟,所以最近更新就没有那么勤了,字数也会比较少,趁明天休息我会抓紧再更一章上来的,哥哥们各个都是心机boy啊,除了老大(笑)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