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子的腰!啊~~~老子的腿!啊~~~老子的波棱盖!全tm废了!”杨蓬蓬嚎的那叫一个销魂。
    “这是什么魔鬼课程!老子仿佛刚和五十个美少年经过了一番车轮大战,精尽人亡都没这么酸快吧!”陶乐乐也不遗余力地生动形象地描绘自己这浑身的酸爽。
    两个ABB抖动着双腿,互相搀扶着充当彼此的拐杖蹒跚前行,对前头毫无异色,姿态轻松的尤然发出共同的灵魂质问“尤然你暑假是不是偷偷跑去健身了?叛徒!”
    尤然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非常想假装不认识这俩当众开黄腔的货。
    “我也很痛啊,只不过没你们那么夸张。话说你们怎么就怀疑我,不问云舒啊?”
    “呵呵。”杨蓬蓬已经露出一张死面了,“像小舒儿那种随随便便能把脚举过头顶的神仙还问什么,她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
    “我现在只想高歌一曲《我们不一样》。你们学跳舞的都这么可怕的吗?骨头用海绵做的吧!”
    突然被cue到的云舒回过头,给了一个迷茫的表情。
    陶乐乐和杨蓬蓬同时吸了一口气,随后捂上了眼睛,同步率百分百。
    “太耀眼了!”
    站在被林荫打地细碎的阳光下的女孩,身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美目盼兮,明眸善睐,那氤含着盈盈秋水的桃花眼只看上一眼,就仿佛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杨蓬蓬仰天大叹。
    “wuli小舒儿这颜值真的太能打了!”陶乐乐感慨。
    俩ABB觉得自己大学四年面对如此美色就算不弯怕是也要直不到哪里去了。
    云舒瞧着她俩这颤巍巍的模样,微微露出点笑容,安慰道“多练练就好了,瑜伽刚开始都会有点痛的。”
    “艹!老子的24K钛合金狗眼!”
    “瞎了瞎了!圣光闪耀!”
    云舒:……
    好吧,对于自己这两个戏精室友云舒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
    寝室四人慢慢朝宿舍走去,路过公告栏的时候习惯性地瞄了眼,这一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又要管道维修??!苍天啊,你杀了我吧,这个天气停水停电让我们怎么活哟!”杨蓬蓬虚弱地靠在陶乐乐身上,本就被瑜伽老师折磨的几乎散架的她瞥见公告栏上的公告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过去了。
    “就差500块钱为什么南北区差距就这么大!我愿意加500元住新校舍啊!”陶乐乐与杨蓬蓬相互依靠,共同发出抗议的声音。
    “没办法,谁让我们手气不好呢。”尤然无奈地耸了耸肩。
    近年来学习艺术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多,更多的高校开放了艺术专业,为了保障教学质量,吸引生源,不少原来非艺术院校都开始高价从那些艺术学院挖角师资力量,这对许多老牌的艺术学院都造成了不少冲击。
    为了增强老牌艺院的竞争力,最后几个艺院决定合并实现资源共享,帝都艺术大学由此诞生。
    帝艺分为南北校区,因学校合并时间并不算长,所以南北校区半新半旧。
    北区大半是原来留下的旧建筑,而南区是则是新开发的校区,建筑物大多数都是才建成没多久的,而南北区学生宿舍楼也是新旧对比明显。
    为了体现帝艺对所有艺术学科和学生一视同仁,帝艺没有采用按地域或按专业划分学生宿舍的方式,而是采用了一种非常具有帝都特色的方法——摇号。
    没错,帝艺的宿舍分配都是学生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的一周内,根据学生手册的指导,让学生登录后勤系统,不分专业和地域,各凭运气摇号,摇中哪个寝室就是哪个。
    像云舒她们的宿舍就属于手气不佳,都摇中了北区。不过好在寝室四人都不是那种奇葩室友,虽然各自的专业都不相同的,课程也不完全重合,但2年多相处下来,四人简直成了“连体婴儿”,可谓形影不离。这样和谐的宿舍关系,现在也是不多见了。
    当然,对于北区旧校舍的同学,学校还是会体谅点,每人每年的住宿费会比南区便宜500元。
    但是对于旧校舍最近老化明显,需要频繁修理的现状,北区的同学们表示,他们宁可补差价啊!
    “怎么办?虽然现在9月了,但是这么热,没有水电真的不好受。”尤然已经开始冷静地分析今晚的住宿问题了。
    “要不……去开房?”云舒想了想,提议道。
    杨蓬蓬眼睛一亮,随即赞成“好好好,开房开房!嘿嘿嘿,小舒儿说开房真是刺激,但是!我喜欢~”
    “天蓬同学,为什么anything从你的嘴里讲出来都这么猥琐呢?”陶乐乐很是嫌弃地瞅了蓬蓬一眼。
    “公然在寝室放AV的人没资格说我。”杨蓬蓬立刻进行了回击。
    既然决定要出去住,那就事不宜迟。明天是周末,附近的酒店可不是那么好定的。
    杨蓬蓬打开app查了下附近的酒店,她突然惊叫了一声,语气惊喜地提议道“学校西门那边新开了一家电竞主题的酒店,明天周六,我们今晚住那怎么样?”
    “走走走走走!”陶乐乐一连说了五个走来表达自己的支持,“就这家了,晚上开黑走起!”
    她扭头一转,捏起云舒的下巴,无比霸总地说道“宝贝,今晚不会让你睡哟~”
    “某人居然还好意思说我猥琐哦。?”杨蓬蓬表示鄙视。
    “你想啥呢,我说是今晚要通宵打游戏,谁都别想跑!”
    “嗯……”云舒默然,“如果你不怕掉段的话……”
    尤然陶乐乐杨蓬蓬:……
    过于激动的室友几人险些忘了这茬。
    论聪明才智,云舒那是数一数二的。
    这女人除了过硬的专业能力碾压同级外,文化课也是让一众艺术生目瞪狗呆,简直不知道她那小脑袋瓜是怎么长的。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哦!
    然而,直到云舒接触游戏那天开始,陶乐乐相信了,老天还是公平的!
    她就没见过有人打游戏能菜到这种地步的!
    刚开始的她们还是太过天真,想着手把手教,再水的菜逼都会有质的飞跃的。然而无论是RTS(即时战略游戏),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还是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云舒始终没有摆脱过开局10分钟内必然阵亡的局面,那灰色的屏幕透着一股凄凉。
    “亲爱的。”陶乐乐抓住云舒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答应我,如果以后有人因为你的美色邀请你一起组队打游戏,你一定要严词拒绝!我怕我来不及给你收尸啊!”
    电子竞技的冷血残酷那是美貌也挽救不了的。
    云舒:……我这么菜真是抱歉啊。
    虽然云舒依然菜的一批,但是陶乐乐她们还是乐意带着云舒一起。
    云舒这个人非常有做世外高人的潜质。
    大学生活将近3年,她们就没见过云舒生气,说话总是温声细语的,倒不如说她本身就是个话不多的人,面对万事都带着一股子超脱淡然。
    连尤然这样性格冷淡的人都偶有抱怨发泄的时候,云舒却从未有过,再焦躁郁闷的事于她而言仿佛都只不过是一缕青烟,清风拂过便都散了。
    但云舒也从来不会给人疏离冷漠之感。
    她虽然话少,但在和她交谈时,你永远都能在她那双清澈的桃花眼里看见自己的身影;她虽然恬静,但在和她交往时,你永远都能体会到作为朋友的真诚和直率。
    尤然曾经用这样的一句话来评价过云舒:“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在云舒的眼里似乎另有一方世界,众生万物在她的面前都是平等的。她的思维并不受制于俗世的枷锁,万丈红尘无法侵扰到她,所以她的目光总是如此清澈。
    但若要说真有什么东西能撩拨云舒心湖的,那便是舞蹈吧。
    用俩ABB的话来说那就是:云舒在跳舞时会发光。
    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光芒,是舞者发自灵魂的热爱。
    “一次两次就算了,可最近维修的次数也太频繁了吧,咱总不能每次都出去住酒店吧?”麻利定好房的杨蓬蓬最后忍不住吐槽。“别说现在夏天的尾巴还没过,秋天还有秋老虎,三天两头的断水断电也是够够的了。按照这个情况,我觉得冬天的暖气咱也别指望了。”
    陶乐乐点头赞同,“说真的,真要是这样,咱还不如一起在外头租房呢……”
    学艺术的人不少家境不错,实在不行,她们这种艺术生赚钱的渠道也比普通学生要来的多一些,像陶乐乐就是个小有名气的画手太太,如果她们四个人一起平摊房租的话……
    这个提议虽然是陶乐乐脑子一热的想法,但现在越想越觉得,还是有一定的操作性的嘛。
    虽然杨蓬蓬也有些心动,但租房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其实只要住的远一点,四个人要承担的费用也还过得去,但如果考虑到以后工作方便,果然还是近一些、交通便利的更好啊。但这样一来,房租立马就升了上去。
    说到底,这可是帝都啊!
    “对了。”杨蓬蓬还想起一件事,“如果真的要租房的话,小舒儿和然然应该不和我们一起住吧,小舒儿自己家就在帝都,至于然然,秦瀚那不是有套房。”
    尤然的男朋友秦瀚是帝都人,据说家里条件非常不错,秦瀚刚上大学家里人就在三环给他买了房,尤然完全可以和男朋友去住,而云舒自己就是帝都户口,对于她们俩而言,实际上是没有租房的必要的。
    “哦,你说秦瀚啊,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尤然淡淡地开口。
    “啊??!!”俩ABB和云舒都震惊了。
    “为啥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没什么,一个月前的事了,他劈腿了表演系的学妹被我捉个正着,就分了。”尤然平淡的叙述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陶乐乐顿时一口气没提上来,憋得胸痛,缓过气来后瞬间破口大骂;“艹!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亏我还夸过秦瀚靠谱,没想到也是个有花花肠子的!”她又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下尤然,“还有你个瓜娃子,这种事都不说,还拿不拿我们当朋友了!说!表演的哪个小婊砸,老子要把那对狗男女挂到校网上去!”
    别看陶乐乐身材娇小,模样清秀,很有一股娇弱小白莲的味道,但是这全TM是假象。
    陶乐乐真要是朵花那也是朵食人花。
    一口流利的川骂至今未逢对手,而据她本人称,她因为长得太好看,小时候差点被人绑架,从那以后,她爹就送她去学了散打。
    “像秦瀚这种龟儿子,老子一个人能打十个!”
    “日哦!上个星期老子遇见秦瀚还冲他笑呢。秦瀚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像你这样的高岭之花好不容易采到了居然还劈腿?这要是说出去,你们音乐学院的男生们怕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了。”杨蓬蓬对秦瀚劈腿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要说她们寝室最自豪的就是包揽了两大学院的院花。除了云舒这个大宝贝外,尤然这种冷艳美人可是刚入学就立刻刷新了音院的“美人榜”。不少男人对尤然身上那清冷的气质激发了征服欲,想要折一折这高岭之花,追求者是前赴后继。
    但尤大美人在高中时就已经名花有主了,本想出国的秦瀚为了尤然也毅然决然报考了帝艺。
    然而就是这样的秦瀚却劈腿了。
    “或许是他觉得我‘技不如人’吧。”尤然无所谓的耸耸肩,“再说了这种恶心事说给你们听干嘛,平白污染你们的耳朵。”
    云舒拍了拍尤然的肩膀,无言地安慰她。她知道尤然虽然现在这看似云淡风轻,满不在乎,但这不代表她先前没有难过。
    如果尤然真的一点都不喜欢秦瀚,当初就不会同意秦瀚的追求,更不会一谈就这么多年。
    不过尤然是个惯会自我消化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一个月了都没提这事。
    “下次见到那王八蛋,我一定要把他套麻袋揍一顿。”陶乐乐握拳。
    “我给你望风。”杨蓬蓬瞬间做了帮凶。
    云舒挠了挠脑袋。角色分工很合理,但好像没有她可做的事了啊。
    “那我只能……”她努力地想了想,最后在她们的寝室群里发了个表情说明她能做的事:
    (   *?ω?)?╰ひ╯
    “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小舒儿你是什么绝世大可爱!”
    本来一件挺愤怒难过的事顿时变得可乐了起来,就连当事人尤然都忍不住搂着云舒笑出了眼泪。
    “不行,这个队形我得跟!”杨蓬蓬和陶乐乐在云舒的下面齐刷刷地复制了剪鸡鸡的表情,那场面真是滑稽中又带了点痛快。
    云舒见尤然笑了,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正嘻嘻哈哈笑着,杨蓬蓬突然大叫了一声,吓得另外三人抖了一下。
    “你鬼叫什么!”陶乐乐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
    “我忘了今天下午有容老师的课!!”杨蓬蓬捂脸做名画《呐喊》状。
    “啊!!!”陶乐乐也跟着叫了起来,“完蛋了,这个时间点肯定已经抢不到位置了。”
    “这个学期你们不是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有课吗?”云舒不解地问。没听说她们周五还有课啊。
    “她们说的是容欢老师的课吧。”尤然瞬间就了然了。
    俩ABB一个学的是动画艺术设计,一个学的是视觉传达设计,而周五那是服装设计的课,除了容欢,尤然不做他想。
    “容欢老师?名字好耳熟。”云舒茫然。
    “小舒儿,不是吧你?”ABB们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云舒,尤然也有点惊讶。
    居然会有人在见过容欢那张妖孽的脸后忘得一干二净,这简直难以置信。
    “上次不是带你见过的吗,你居然不记得了?”
    “!!!”这回轮到云舒震惊了。
    寝室三人同时叹了一口气,ABB们更是给了云舒一个“孩子,你可长点心吧”的眼神。
    “你上次还说他很适合跳拉丁呢。”尤然好心提醒道。
    这么一说,云舒顿时想起容欢是谁了,“哦~你说那个浪浪老师啊。”
    其他三人一听,顿时捂住了脸。
    这孩子真是……
    上个学期,陶乐乐和杨蓬蓬难得运气爆表了一次抢到了四个位置,硬拖着云舒和尤然一起来瞻仰欣赏美院这位美人特教。在一片夸赞美貌和吸溜口水的声音中,只有云舒这个傻孩子发出了最实诚的心声,缓缓吐出几个字“这老师好骚啊……”
    吓得俩ABB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恐慌地前后张望有没有被人听到。
    当时她们真怕云舒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教室。
    在确保四周没人听到这老实孩子的心里话后,杨蓬蓬和陶乐乐才松了口气,松开了云舒。云舒默默补充上了后半句“……一看就适合跳拉丁。”
    陶乐乐和杨蓬蓬捂住自己不太好的心脏。
    孩子,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啊!
    云舒细细打量着容欢。
    这宽肩窄腰大长腿,再配上那骚浪的气质,不去跳拉丁真是太可惜了。
    云舒在心里默默遗憾,同时也为这位适合跳拉丁的老师取了个昵称叫“浪浪老师”。
    毕竟拉丁只有浪的人跳的才好看。
    尽管在云舒心里这算得上是一个美称,但在大多数人耳朵里这不是什么好话。
    “你可千万别在其他人面前这么说啊。”尤然摸了摸云舒的脑袋提醒道。虽然她们知道云舒没有恶意,但其他未必这么想。
    云舒乖乖点头。
    就当大家把这事准备翻过去的时候,杨蓬蓬突然脸色发白指着云舒的身后。
    “小舒儿,你身后……”
    ——————————————————————————————————————————
    嘿嘿嘿,身后是什么呢?
    还是忍不住开了这个坑,云舒这个角色我想写好久了。但是写剧情果然比写肉更费神啊,一想到还有六个哥哥要出场,我就想死。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