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带到了床上。
    她微微睁眼看着与自己零距离相贴的叁哥,思维有些停滞。
    事情是怎么到这一步的呢?
    云舒回想,但大脑实在懒怠,又或许是过于匪夷所思,云舒最终也没得出答案。
    也许她现在只是在做梦?
    云舒混沌。
    她的走神过于明显,热衷于和小姑娘接吻的容弋着重吸了一口云舒的舌头,酸麻地感觉把云舒拉回现实。
    好吧,容弋的这点小“惩罚”让她认清现实。
    她现在就躺在叁哥的床上,在和叁哥接吻。
    云舒内心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偏偏浑身懒洋洋的,并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味,每当她开始反悔,就会有一个声音跑出来不断在她耳边萦绕,告诉她“没关系的,不会有人责怪你的,这就是你想要的。”
    好奇怪啊。
    云舒想。
    这世上哪有兄妹会接吻做爱的?但是为什么她会觉得没关系呢?
    容弋在沉溺接吻的同时也在继续观察,他看出云舒的挣扎。
    这是当然的,现实又不是电影,催眠术这种技术也不过是给人下一个暗示,本质上是无法改变人的认识的,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身心上给她加固这个“暗示”。
    容弋伸手覆盖住云舒的眼。
    黑暗的突然降临干净利落地斩断云舒纷杂的思绪,让她的注意力重新回归到容弋身上。
    容弋清冷,吻却缠绵。
    他就像是个耐心的教学者,领着云舒学会享受亲吻。唇舌该如何交缠,又该何时分离,每一处的细致他都带着她领会到。容弋的舌尖挑起云舒的舌头,勾引她与自己共同起舞。
    云舒着实是个好学生。容弋的意图直接明确,她清晰无误地接收后开始试探性地学着他的模样,舌尖含羞带怯地“舔”了一下,瞬即被容弋捉住,灵活地缠住,勾着吸含。
    因为有了回应,容弋也更加热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鼓励他的女孩更加大胆一些。他托着云舒的后脑,更深一步地吻住,蒙住云舒双眼的手也悄悄下撤,滑进云舒的毛衣下。
    容弋的手才伸进去就被小姑娘紧张地按住。
    即使有着叁哥下的暗示,可面对男人直白的“进攻”信息,女性天然的反应让她条件反射地按住叁哥作祟的手。
    容弋也不急,将手从云舒的衣服里撤出,握着她的手安抚。待云舒缓了缓后,他拉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家居服中,让她先行触碰自己的身体。
    叁哥的身体是温热的,可赤裸的肌肤依然燎地云舒指尖缩回。
    容弋撑开她的手指,帮着她完全贴上自己的皮肤,缓慢地游走起来。少女柔软的掌心在身体主人的带领下了解他的每一寸。
    紧实的腹部,结实的前胸,云舒无需用眼睛证实也实打实地知道了叁哥身材不错。
    一颗柔韧的圆粒物擦过她的掌心,换得叁哥陡然加重的呼吸。
    那是叁哥的乳头。
    云舒像是被烫到般想要收回手,却被容弋略带强硬地按实了。
    乖女孩掌心发烫,脸上发热,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羞涩,紧张,兴奋,好奇。各种复杂心情地驱动下,云舒半推半就地抚慰起容弋来。听着容弋逐渐粗重的呼吸和口水吞咽的响动,云舒的心底产生一种奇异的酥麻痒意。
    渐渐地,无需容弋的“教导”,云舒对如何让叁哥发出那种令人心痒的喘息声有了自己的心得。除了青涩的抚摸,偶尔还会调皮地用指尖轻扣一下叁哥的奶尖,这种奇袭会让容弋浑身一抖,效果奇佳。
    容弋把自己的身体当做大型的“玩具”亲手送到女孩的手下玩弄,在云舒沉迷此道的时候,他刚刚中途停止的动作又续了回去。他快速地伸进云舒的毛衣,手指敏捷地解着里头一层的衬衫扣,很快,衬衫一松,微微朝两边敞开。容弋进一步的探入,寻着小姑娘背后的搭扣,灵活地松开。
    容弋的手翘起文胸的边缘,如灵蛇般游了进去。
    叁哥的手并不凉,却依旧激地云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容弋的掌轻握住女孩的绵乳,握在手中缓慢地揉动着,酥痒的电流蜇地云舒贝齿轻叼下唇,脚趾微蜷。
    粉嫩的蓓蕾于容弋手中慢慢地挺立、绽放,云舒刚刚的顽皮此刻尽数被容弋报复回来。男人的手指如抚弦拨弄娇嫩的乳珠,让少女发出如泣的低吟。
    嘴上的亲吻,手上的抚摸,让云舒彻底酒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容弋每个步骤的都做的有条不紊。
    他再次悄悄解开了云舒腰上的纽扣,瞅准时机将云舒用力托起,轻而易举地脱去她的衣物,也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云舒双手环抱企图挡住自己赤裸的春光,满面粉霞。
    容弋拨开她的手,潮湿的亲啄让云舒酥胸不由自主拱起,将粉晕的乳尖顺利地送进叁哥的口中。
    “呜!”舌头的撩拨搅乱云舒的心湖,嘴中的呻吟变成难耐的呜咽,在容弋的手指触碰到腿根的阴蒂时,变化为小小的尖叫。
    云舒一直手掐着容弋的手臂,一只手握着叁哥在她腿间动作的手腕。“叁哥,不要……”阴蒂上强烈的刺激让她的声音都抖地变形。
    “乖,不怕,哥哥先让你湿起来。”容弋上床后吐出第一句话,他安抚地吻了吻她,拇指继续刺激凸起的肉豆,另分出两指划开紧实的贝肉,一路伸进小洞先行探索起来。云舒敏感度不错,先前的爱抚已经让她的花穴里涌出了甜丝丝的蜜液,可这还不够。容弋的手指一寸寸地前进,他似有意在寻找什么,缓慢的抽动旋转着手指,摩挲着云舒的肉壁。
    云舒快要被他的这种“探索”折磨死了。她一时掐着容弋,一时又揪住身下深色的床单,容弋的床逐渐变得凌乱。
    但是容弋的探索是有成果的。
    他寻着一块不太一样的软肉,指尖试探地戳了戳,云舒立刻躬身高叫,屁股起落,花径猛烈的收绞,将他的手指紧夹其中,大股的花汁顺着阴道夹裹手指的缝隙流出穴位,湿润了容弋的手腕,将云舒屁股下的床单洇没一片。
    容弋想,他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他对着那块不同的软肉持续地挑逗着,仅仅是手指就叫云舒欲生欲死,阴道不知是想吐还是想含,对着叁哥的手指松紧交替地吸吮,肉穴湿润的一塌糊涂。
    云舒从来不知道她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她羞耻,懊恼,却依然控制不住身体贪恋,想要吃进更多的东西。云舒对这种失控感到害怕,她泛着刺激的泪水,哀求道“叁哥,停下,那里……好酸。”
    容弋却没有停止。
    他再次封住云舒的嘴,唇舌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插在云舒体内的手指也开始攀升节奏,磨着那块软肉加速抽插起来。
    云舒被插地想跑,却被容弋完全控在床上,只能任由自己被叁哥插到小腹抽搐,阴道痉挛,哆哆嗦嗦地喷出第一股花潮。云舒抖着身体,紧绷着腿高潮了小半刻,身体才彻底软下来,瘫进床里。
    容弋甚至都还没实际地进入她。
    他的手指还没有从云舒的阴道里拿出来,他转了转手指,感受了下扩充的程度,判断云舒容纳他的可能。她有多紧致,容弋在夜晚的游戏里就已经提前感受到了,他不想在进入的时候伤到她。他要给她一场完美的性爱,不允许有任何细节破坏。
    高潮后的少女阴道依旧紧窄的不像话,容弋决定换个方式让她更舒服一些。他从云舒的身体滑了下去,清隽的脸埋进女孩微敞的双腿间,对着那湿润的花瓣吻了上去。
    云舒惊地双眸大睁,绷紧腹部就床上挺起来,双手插进容弋茂盛的头发里。
    “叁哥不要,那里,好脏。”
    容弋并不觉得脏,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
    他的舌头已经舔了进去。
    更加酸胀的感觉在小腹聚积,云舒对这种强烈的快感束手无策,她所有的性经验只有和容欢的那么两次,应对情欲她的措施实在是少的可怜。
    容弋的舌尖触上云舒的肉芽,云舒为快感冲击地尖叫着甩头,长发在空中甩出墨色的弧线。小腹的酸快感让她有些撑不住地往后倒,最后用手肘半撑着身体仰躺在床上。
    容弋将云舒的长腿翻起翘在他的肩上,双掌捏着她的臀肉,将自己的舌头刺进她肉洞的更深处扫荡。
    云舒实在受不了容弋这种“欺负”,她的上半身彻底软倒,螓首甩出波浪。
    容弋大口地喝着云舒的蜜水,她的每一处反应都符合他的心意。
    云舒第一次被男人口交,零经验的她被轻松地再次送上高峰。接连两回高潮让她已经开始疲惫,而容弋却才刚刚开始。
    他趁着云舒高潮失神的当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抽出一个避孕套。
    他已经硬了很久了。
    是时候吃肉了。
    他拆开套子单手套手,扶着肿胀的肉棒顶着云舒吐着露水的洞口,轻压屁股,慢慢地插了进去。
    首-发:rourouwu.in (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