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犹豫再叁,还是决定拒绝。
    考虑到郁明淮拍摄途中不一定方便接听电话,云舒在微信上认真编辑了很久,郑重拒绝了这桩邀请。
    郁明淮果然也没有回复。
    云舒摸不准对方是没有看到还是生气了。
    郁明淮的回复一直到云舒临睡前才姗姗来迟,只不过他也没有明确地说好或者不好,而是问了句“方便接电话吗?”
    云舒给了肯定的答案后,郁明淮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云小姐。”
    郁明淮一开口就透着一股浓重的疲惫。
    事实上,郁明淮就是很疲惫。
    拍摄的过程并不顺利。本来郁明淮就不是很满意投资方硬塞进来的这位流量小花,偏偏这位也是个心里没谱的主,四处轧戏不说,连最基本的职业态度都没有。台词记不住,表情又僵硬,脾气还特大,稍微多说两句就开始落眼泪罢工,搅得整个剧组进展缓慢。刚刚的第十次NG气地郁明淮直接暂停拍摄,跑到片场外抽烟冷静,也是到这时候他才看到云舒的信息,却更让郁明淮头疼。
    这一天就没一个好消息!
    “郁导。”
    “云小姐,我能问下你拒绝的理由吗?”郁明淮拖着身心疲惫,强耐着性子追问云舒拒绝的理由。
    其实云舒在先前的微信里已经说明了理由,这会儿郁明淮再问,云舒也没觉得不耐烦,又重新解释了一遍。理由还是那个理由,她并不想往影视圈发展。
    郁明淮并非没瞧见云舒的解释,他只是无法接受。听到云舒的阐明,他终究是按捺不住,语气轻讽道“云小姐是从不接商演吗?”
    云舒一愣,没想到郁明淮会提这个。
    答案当然不是。
    云舒虽然淡泊却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对商业演出没有什么看不起的心理,更何况她也有过依靠商演度过难关的时候,所以对商演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态度。
    听完云舒的回答,郁明淮火气更浓了些。“既然如此,云小姐为什么偏偏就拒绝我呢?看来只能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郁明淮阴阳怪气,只差把“你看不起我”这几个字贴在云舒脑门上了。
    云舒连忙否认,却再次被郁明淮截断了话语。
    “云小姐,我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但我也明确说一句,我郁明淮虽然不算什么人物,却也是有底线和尊严的。我邀请你做我电影的舞替无非就是一锤子买卖,我出钱,你替身,同商演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至于别的什么……”郁明淮语气越发讥讽,“说句不好听的话,云小姐似乎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的角色也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演的起的。当初我看中云小姐,也是出于容澈和黎岚的推荐,在云小姐犹豫的这两天里,他们俩也没少到我这来说你的好话,如果他们知道云小姐为了这种无法成立的理由而如此轻易拒绝了别人给予的机会,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云舒在电话那头一时语塞。
    既然云舒已经拒绝,郁明淮也不多做纠缠,“既然云小姐已经决定,那就祝云小姐前程似锦。”说完便挂断电话,徒留云舒在床边发愣。
    郁明淮的话像是戳破了她眼前的迷障,让她醍醐灌顶,却也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云舒发现她陷在“只要接受与影视相关的工作就是进军影视圈”的荒诞逻辑中“鬼打墙”。
    从一开始,郁明淮就没有任何明示或者暗示会让云舒她出道的信息,而她自己更不会主动选择这一条路,一切都是她下意识排斥娱乐圈的结果。
    云舒扪心自问,如果没有发生岳川的那件事,自己是否会接下这份工作?
    答案是会。
    郁明淮说的没错,如果没有她自己的先入为主,这份工作与其他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同,不管是给谁替身也好,在谁的作品里替身也好,那也仅仅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云舒掩面无声哀嚎。
    如果不是郁明淮的直言,她可能还在“鬼打墙”,同时心中愧疚更胜。因为她的一时糊涂,浪费了系主任和五哥的好意,这样云舒更是过意不去。
    云舒这头辗转难眠,狠怼了一通的郁明淮也好不到哪里去。
    搞砸了啊。
    郁明淮掐了把疼痛的太阳穴。
    他打这通电话的本意是想试图再挽留一下云舒的,毕竟他当初拍板邀请云舒来做舞替的时候也是真的满意她的。只是拍摄进展的几乎停滞本就让他烦躁不已,在安排替身这件小事又再遭挫折,郁明淮一时情绪不平,话赶话说到这份上,导致事情发展朝着他所希望的反方向一路狂奔,拉都拉不回来,简直就是南辕北辙的典型范例。
    郁明淮无力地深叹一口气,苦笑出声。
    他这就是迁怒啊。
    其实他又有什么脸去指责云舒。
    过去他也曾锐气难挡,可面对市场的否定和年复一年的质疑,他身上的锐气也被一点一点磨灭。他的剧组里放进了那样一个既无能力又不敬业的女人,不就是他的妥协吗?他挤兑云舒的那番话等冷醒时再回想,简直就是自扇的大耳刮。
    郁明淮痛苦地搓了把自己的脸。
    不满意的人拒绝不掉,满意的人却偏偏拒绝了他。
    后路被自己斩断,电影却还得继续往下拍,事到如今,看来也只能准备重新找人了。
    郁明淮掐灭了烟,转身回片场继续死磕。
    次日早晨。
    “四哥对不起。”云舒看着四哥鞋子上那淡淡的印子,为自己的出神愧疚的低下了头,颇为无力地道歉。这已经她第二次踩到容远的脚了。
    “这有什么。”容远揉了揉小姑娘低垂的毛茸茸的脑袋,“正好我也累了,坐着休息会吧。”容四自然不会去计较这点不痛不痒的事。只是他比较意外,小丫头居然也会有跳舞出神的时候。
    云舒一晚上没睡,虽不至于萎靡不振,却也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容远给她倒了杯温水,盯着她眼下的乌青,问道“昨晚上没睡好吗?”
    云舒摸了摸自己的脸。早上照镜子的时候,黑眼圈确实有些明显,无法否认自己的失眠。
    “发生了什么事吗?”
    面对四哥的关心,云舒反而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岳川的事情四哥并不知情,这事既然已经翻篇,云舒也不想容四再为她担心。她沉吟了会,将魏倩做的事略过,简单交代了下郁明淮关于舞替的邀请,系主任和五哥中间出的力,以及自己轻易的拒绝,最后气馁地说道“四哥,我觉得我错了。”
    容四听完,敏锐地察觉到两点。
    一是老五果然也开始动作了,这件事他们兄弟几个都不知情,老五的推荐绝不是小姑娘想的那么单纯;二则是云舒那对娱乐圈强烈抵触的心态实在过于反常,一定还发生过什么事导致了云舒的心态变化。容远略眯了眯眼,直觉觉得这事可能和老二有关。不过这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云舒明显不想说,容远也不会硬要追问到底,既然有了端倪,查清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容远安慰低落的小姑娘,“别害怕,他们不会生你的气的。”
    容澈自不必说,云舒的性子摆在这,一般很少有长辈会不喜欢她,就算云舒拒绝了郁明淮,作为云舒敬重的师者也不太可能会因此而生她的气。
    如果五哥和系主任真的因此而责怪她云舒心里或许会好受些。五哥和系主任都对她很好,正因为如此,云舒才对自己挥霍他人好意的行为耿耿于怀。而且,更让云舒气馁的是她发现自己是如此怯懦。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竟然已经害怕到对娱乐圈任何事物都避之不及的地步了吗?
    容远见云舒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安慰而有所好转,索性问她“那你想怎么做呢?”
    云舒茫然地看向容远。
    容远继续道“犯错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重点在于你如何对待‘错误’。倘若事情还有补救的机会那就尽力去挽救,倘若事情真的无可弥补那也只能避免重蹈覆辙。”
    “所以你想怎么做呢?”
    云舒听了容四的话,迷茫的桃花眼慢慢睁大。
    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
    只是不知道郁导还愿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容四看出她的迟疑,又推了她一把道“如果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错误’就永远只能是‘错误’了。”
    云舒抓起手机,立刻起身,急冲冲地跑到安静的小阳台上。
    “四哥,一会我们再继续。”
    她要给郁导打电话!
    云舒的时机也凑得好,因为那位“小公主”又闹脾气,郁明淮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工,正好接到了她的电话。
    郁明淮看着手机屏上的来电显示,可没期待有什么好消息。昨晚他说的那么绝,怎么想都不觉得是小姑娘回心转意了,也不知道云舒打他电话还有什么事。难不成是气不过打电话准备骂回来吗?
    郁明淮有些迟疑,却还是接通了电话。
    等待接通的过程云舒心中很是忐忑。本来她应该事先在微信上和郁导沟通一下,但是又觉得还是直接打电话比较郑重。不知道郁导会不会接她的电话?也有可能他为此生了气根本不想接她的电话。
    云舒这头担心着,电话突然通了。
    “郁导。”云舒抢在郁明淮生气前道歉“对不起,之前是我的态度不够端正,我给您道歉。”道歉完后,云舒咬了咬唇,斟酌着开口“我知道这样说或许会让您觉得我厚颜无耻,但是关于舞替的事,我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是参与剧组的选拔也可以。”说着这话的同时,云舒恭敬地鞠了一躬,尽管郁明淮并看不到。
    云舒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然后静静地等着郁明淮的“宣判”。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长的云舒的心愈发的下沉。
    果然没机会了吗?
    被惊喜砸中的郁明淮持续宕机中。
    他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峰回路转的。
    他先前大脑闪过无数种猜测,却偏偏不敢想这种,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这种“交流方式”了吗?郁明淮迷惑。不过既然人已经送上门来了,郁明淮当然不会再傻到拒绝,当即和云舒敲定进组的时间,最近阴云密布的心总算明媚了一点。
    解决了这个错误的云舒心底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转念间,她突然想到,她还有一个“错误”需要纠正。
    晚间,云舒主动敲响了容欢的房门。
    容欢对她主动的感到惊喜。即使小姑娘装的很好,但容欢还是察觉到了她隐晦的回避。只是看见云舒正经到有些严肃的神色,容欢心里的那点惊喜慢慢淡去。
    “二哥,我有话想和你说。”云舒抿了抿嘴。其实她早就应该明确地和二哥说清楚的,但因为她的胆小和那一点点的“贪心”,才导致现在尴尬的局面。容欢很好,但她却始终不敢有除了亲情外的第二种感情,这样不清不楚地拖着只会让二哥误会,还是应该当断即断。
    容欢其实已经大概猜到小姑娘想说什么了,他根本就不想听。
    “二哥,我……”
    电话声恰逢其时的响起,打断了云舒的开口。
    “抱歉,宁宁,我先接个电话。”容欢趁机逃避他即将被拒绝的局面。
    云舒当然不会耽误容欢的正事,  不过这通电话似乎没有那么快就结束。
    容欢用英语快速地和对方沟通着。
    托亲爹长年漂泊海外的福,云舒的英语还算不错,虽然容欢口中有一些专业词汇她听不懂,但是几个关键字眼让她大概了解了是容欢工作室的订单似乎出了一点岔子。
    见云舒还在等待,容欢用手轻轻捂住手机,抱歉地对云舒道“对不起宁宁,我们可能要改天再谈了。”
    “没关系,正事要紧。”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
    目送云舒离开后,容欢和那头又简单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无力地坐在床边,双手交握抵着低垂的头。
    啊,头痛。
    刚才他是故意延长对话的,为的就是先把这事岔过去。容欢万万没想到云舒是如此油盐不进,简直就是他情史上的“滑铁卢”。
    “笃笃笃。”容欢的房门再次被叩响。
    容欢抬头看见半倚在门口的容弋。
    明明容弋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是容欢还是看出了他的幸灾乐祸。
    “你来干嘛。”容欢没好气地说。
    容弋淡淡地勾了勾嘴角,容欢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他就是来看他的笑话的,他刚刚肯定都听见了!
    兄弟们几个都不傻,容欢已经抢先一步的事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抢先一步不代表就是最后的赢家。小姑娘越是难攻略就越是激发大家的挑战欲,各自都不甘落后。
    老叁来找他的目的容欢也不是猜不到,虽然容欢心里很不甘心,但是这事交给老叁或许才是真的“对症下药”。独享是不可能独享了,不可能放弃吃肉的容欢当然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选项。他走到书桌边从抽屉里抽出今天刚收到的牛皮纸袋,甩进容弋的怀里。
    “便宜你了。”
    容弋打开纸袋,看了眼里头装的东西,嘴角的笑意更浓。
    “谢了。”容弋拿着纸袋挥了挥手,准备走人。
    同盟就此达成。
    “接下来就看你了。”容欢无奈却又指望地说道。

章节目录

半甜欲水(兄妹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名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江离并收藏半甜欲水(兄妹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