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虎张着嘴,如同饮酒一般,一边“咕咚咕咚”地往下吞,一边张嘴接尿,玲兰人生第一次享受人肉便器,觉得舒畅极了,直到一滴都尿不出来了才作罢。对方不仅把她的尿喝了下去,还用舌头帮她舔干净,男人温热的舌头一下下舔扫着她的小逼,舔得她舒服极了。
    如果说最开始这几个人闯进来她是惊慌的,那么此刻她完全是享受的,爽得魂儿都快要飞上天了。
    无拘无束,当个淫妇的感觉太好了。难怪奴儿那丫头喜欢跟男人鬼混,最近叁爷回来了,府里的人都安分了很多,没人来肏她的骚屄,那丫头便来弄她,两个人天天晚上磨逼,越磨越痒,越磨越空虚难耐。
    哪及得上男人的鸡巴真刀实枪地肏来得快活,直接把她送上了极乐的巅峰……
    沉宁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玲兰整个人抖得如同狂风暴雨中的落叶一般,她连连尖叫着,小腹突然过电般地一阵痉挛,有什么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沉宁紧紧地抵在她的体内深处,龟头猛地暴涨,精关打开,浓精一股一股地射出来。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她,从她里面退了出来。
    玲兰两条腿肚子直打晃,一失去支撑,整个人直往地上栽去……
    秦虎伸手,拦腰一把将人抱住,他一个大男人,轻松地将小姑娘抱起来,放到床上。
    玲兰像个被玩坏的破布麻袋一样,被放下来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躺着一动不动,只有身子还在反射性地不停抽搐,昭示着她还有活气儿。
    闫青在她身后躺下来,轻轻拍抚她的背,等她稍微缓过来之后,将她拥进怀里,大手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奶子,一边摸,一边将灼热的硬物抵在她的小穴口,顶了进去。
    “啊……”玲兰刚刚才高潮过的身子,大肉棒一插进来,通道如同触了电般地一阵酥麻,整个小腹都抽搐了一下。
    她抓着床单徒劳地想远离身后的男人,却被男人紧紧地箍在怀里,大肉棒在她的通道里一记记贯穿。
    整个通道如同触了电般地一阵阵酥麻。
    “啊……啊……啊……”
    快感到了极致,就不仅仅是享受,一面被撞得连灵魂仿佛都要脱离肉体的束缚飘上天去,一面难受得仿佛下一瞬就要死亡……
    欲仙欲死,不外如是。
    闫青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小姑娘的大奶子,一边狂捣她的花径,将人捣得浪叫连连。
    “啊啊啊啊……”
    连插了数百下,闫青抱着她跪坐起来,从后面抽插,小姑娘的屁股又大又白,嫩生生的,股间插着他粗硬的大鸡巴,被顶得不停地往前倾。
    两个男人看得看得又硬了,将鸡巴送到她的嘴边,玲兰一只手握住一根,一边被插得浪叫连连,一边用舌头舔弄男人的鸡巴,舔一会儿歇一下,然后含入口中吞吐,一边吞吐,一边用手握住剩下的部分撸。
    小姑娘比窑姐儿还会伺候,含着他的鸡巴又吸又舔,秦虎被伺候得舒服极了。
    沉宁的鸡巴被她握住手里撸,撸了一会儿,将两根鸡巴同时送到嘴边,用舌头不停地舔扫着龟头表面。
    这个放荡的小淫妇,这么喜欢吃男人的鸡巴,“两根大鸡巴够你吃吗?”秦虎问她。
    玲兰没理他,将沉宁的鸡巴送入口中,沉宁的鸡巴粗,龟头大,刚刚插得她舒服极了,玲兰张口包住硕大的龟头,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舔,将她从叶紫那学到的技巧全部用上了,卖力地伺候它。
    当然,她也不好明着厚此薄彼,伺弄它一会儿,歇一下,换另一个。
    这边四个人战得正酣,那边主院已经偃旗息鼓了。
    叶紫慵懒地窝在男人的怀里,对方俊美得宛如神袛,光是看着,就心甚悦之。
    男人凤眼微垂,看着少女亮晶晶的映满他倒影的水润双眸,心情明显愉悦了几分。
    “叁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叶紫贴着对方微凉如玉的肌肤,手指缱绻地穿过他丝缎般的发,男人长发原来也如此美,美得像神。
    她轻轻把玩着他的发梢,目光舔抵着他诱人的胸膛,却不敢摸,一会儿把人火撩起来了,还得她自己灭火。
    她轻轻握住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
    这双手,她可以玩一百年。
    “怎么?舍不得走?”男人俊脸凑近,笑容勾引,“那要不你留下来,日日与我厮守?”
    这个提议太诱人,日日厮守啊……叶紫逡巡着男人俊美的脸,勾人心魂的风眼,十分心动。
    “好”字到了嘴边,几欲倾吐,却最终被理智压了下去。
    做不到的事情她不随便承诺。
    轻轻将脸贴近男人的脖颈,叶紫攀着他的肩膀,有的时候,她真的只想要他们中的一个呢,一个人就足以将她的心占得满满的了。
    以下是繁体版:
    秦虎张着嘴,如同饮酒一般,一边“咕咚咕咚”地往下吞,一边张嘴接尿,玲兰人生第一次享受人肉便器,觉得舒畅极了,直到一滴都尿不出来了才作罢。对方不仅把她的尿喝了下去,还用舌头帮她舔干净,男人温热的舌头一下下舔扫着她的小逼,舔得她舒服极了。
    如果说最开始这几个人闯进来她是惊慌的,那么此刻她完全是享受的,爽得魂儿都快要飞上天了。
    无拘无束,当个淫妇的感觉太好了。难怪奴儿那丫头喜欢跟男人鬼混,最近叁爷回来了,府里的人都安分了很多,没人来肏她的骚屄,那丫头便来弄她,两个人天天晚上磨逼,越磨越痒,越磨越空虚难耐。
    哪及得上男人的鸡巴真刀实枪地肏来得快活,直接把她送上了极乐的巔峰……
    沉寧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玲兰整个人抖得如同狂风暴雨中的落叶一般,她连连尖叫着,小腹突然过电般地一阵痉挛,有什么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沉寧紧紧地抵在她的体内深处,龟头猛地暴涨,精关打开,浓精一股一股地射出来。
    许久之后,他才松开她,从她里面退了出来。
    玲兰两条腿肚子直打晃,一失去支撑,整个人直往地上栽去……
    秦虎伸手,拦腰一把将人抱住,他一个大男人,轻松地将小姑娘抱起来,放到床上。
    玲兰像个被玩坏的破布麻袋一样,被放下来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躺着一动不动,只有身子还在反射性地不停抽搐,昭示着她还有活气儿。
    閆青在她身后躺下来,轻轻拍抚她的背,等她稍微缓过来之后,将她拥进怀里,大手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奶子,一边摸,一边将灼热的硬物抵在她的小穴口,顶了进去。
    “啊……”玲兰刚刚才高潮过的身子,大肉棒一插进来,通道如同触了电般地一阵酥麻,整个小腹都抽搐了一下。
    她抓着床单徒劳地想远离身后的男人,却被男人紧紧地箍在怀里,大肉棒在她的通道里一记记贯穿。
    整个通道如同触了电般地一阵阵酥麻。
    “啊……啊……啊……”
    快感到了极致,就不仅仅是享受,一面被撞得连灵魂仿佛都要脱离肉体的束缚飘上天去,一面难受得仿佛下一瞬就要死亡……
    欲仙欲死,不外如是。
    閆青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小姑娘的大奶子,一边狂捣她的花径,将人捣得浪叫连连。
    “啊啊啊啊……”
    连插了数百下,閆青抱着她跪坐起来,从后面抽插,小姑娘的屁股又大又白,嫩生生的,股间插着他粗硬的大鸡巴,被顶得不停地往前倾。
    两个男人看得看得又硬了,将鸡巴送到她的嘴边,玲兰一只手握住一根,一边被插得浪叫连连,一边用舌头舔弄男人的鸡巴,舔一会儿歇一下,然后含入口中吞吐,一边吞吐,一边用手握住剩下的部分擼。
    小姑娘比窑姐儿还会伺候,含着他的鸡巴又吸又舔,秦虎被伺候得舒服极了。
    沉寧的鸡巴被她握住手里擼,擼了一会儿,将两根鸡巴同时送到嘴边,用舌头不停地舔扫着龟头表面。
    这个放荡的小淫妇,这么喜欢吃男人的鸡巴,“两根大鸡巴够你吃吗?”秦虎问她。
    玲兰没理他,将沉寧的鸡巴送入口中,沉寧的鸡巴粗,龟头大,刚刚插得她舒服极了,玲兰张口包住硕大的龟头,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舔,将她从叶紫那学到的技巧全部用上了,卖力地伺候它。
    当然,她也不好明着厚此薄彼,伺弄它一会儿,歇一下,换另一个。
    这边四个人战得正酣,那边主院已经偃旗息鼓了。
    叶紫慵懒地窝在男人的怀里,对方俊美得宛如神袛,光是看着,就心甚悦之。
    男人凤眼微垂,看着少女亮晶晶的映满他倒影的水润双眸,心情明显愉悦了几分。
    “叁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叶紫贴着对方微凉如玉的肌肤,手指繾綣地穿过他丝缎般的发,男人长发原来也如此美,美得像神。
    她轻轻把玩着他的发梢,目光舔抵着他诱人的胸膛,却不敢摸,一会儿把人火撩起来了,还得她自己灭火。
    她轻轻握住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
    这双手,她可以玩一百年。
    “怎么?舍不得走?”男人俊脸凑近,笑容勾引,“那要不你留下来,日日与我廝守?”
    这个提议太诱人,日日廝守啊……叶紫逡巡着男人俊美的脸,勾人心魂的风眼,十分心动。
    “好”字到了嘴边,几欲倾吐,却最终被理智压了下去。
    做不到的事情她不随便承诺。
    轻轻将脸贴近男人的脖颈,叶紫攀着他的肩膀,有的时候,她真的只想要他们中的一个呢,一个人就足以将她的心占得满满的了。

章节目录

兄弟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枫叶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叶红并收藏兄弟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