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莞轻挑起眉,似乎从云白羞耻又躲闪的眼神中瞧出了什么,但他没有开口询问,而是微微皱起眉间,压下心中那股从今早开始就在胸膛肆意游走的奇妙滋味,几秒以后,又恢复成了轻佻的模样。
    走近几步半蹲下身,他盯住少女因紧张而缓缓翕动的小穴,伸出手轻轻摩挲了几下微微露出个头的阴蒂,看到穴口突然缩紧,甚至快速收缩了起来,嘴角忍不住弯起调侃的弧度:
    “把小穴扒开…让哥哥看看里面的颜色。”
    “……”
    即便江云白已经预料到他会要求自己做些什么,但当真的听见这句话时,不可抑制的耻感又再度遍布全身。
    她来回看了看周围,确保店内除了他们两位顾客之外再无其他人以后,便咬住下唇伸出手慢慢将两瓣花唇分开,已然硬挺的粉嫩阴蒂与微张的穴口因此完全暴露在邬莞眼前。
    穴口有点湿润,似乎是刚才揉了半天奶子的功劳,沾在颤颤巍巍不断蠕动的穴肉上,显得小穴晶莹剔透、可口至极。
    于是男人又凑近几分,少女甚至能感觉到私处正被他温热的鼻息缓缓拍打着,而身后又是墙壁,连退后几步的余地也早已消失,只能将唇瓣咬得更紧,阻拦自己想将他用力推开的念头。
    “嗯——”
    短促的呻吟声打破了角落里的静默,所幸云白很快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让坐在前台玩手机的收银员听到这奇怪的动静。
    而让她突然叫出声的始作俑者,自然是正蹲在她身前钻裙底的邬莞。
    他只不过观察了云白稚嫩的小穴叁四秒,接着就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阴蒂,听见女孩的呻吟以后,更是肆无忌惮地含舔住了整个穴口。
    “…唔……嗯…唔……”
    湿热的舌头先是摩擦几下最为敏感的阴蒂头,而后便裹住穴口,一边舔一边试着将其中的蜜汁吸进嘴里,如果两人附近有其他人,一定能听见滋滋啧啧的吸水声。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舔吸小穴,但陌生又公开的场景却令江云白的敏感程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她不得不用一只手紧紧捂住红唇,牙齿也用力咬紧下唇,生怕被距离两人不过几层货架的收银员听到令她羞耻至极的声音,而另一只手仍在提着卫衣裙摆,唯一的不同便是攥住布料的柔荑捏得比刚才还紧。
    “哈…唔……轻点…唔嗯……”
    邬莞的舔弄毫无章法,似乎只是在单纯汲取穴里的蜜汁,但却像被丢进沙漠里渴了好几天似的,吸吮的力道不断加重,喉结也不停上下滚动,吞咽从穴里流出来的爱液。
    几十秒后,似乎觉得并不满足,他将少女的两条大腿捧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肩上,手掌捏住滑嫩的大腿内侧,把她舔得忍不住夹紧双腿,又被手掌摁往两边,大张着腿心任他品尝私处,双腿发软之余,只能红着脸蛋用一只手扶住身旁的冰柜边缘,用背部紧贴住墙来平衡娇躯。
    不过还好,这般激烈的舔舐只持续了一两分钟而已,感知到穴口处的吸力缓了下来,云白刚想放下小手喘一喘气,可男人的舌头却在下一秒转移到了差点令她尖叫出声的地方。
    他很懂女人的身体,除了知道比起吸舔小穴口、舔舐阴蒂才更能让她们快乐以外,还相当清楚如果将阴蒂包皮剥开的话,玩弄阴蒂给女人带来的快感甚至有可能加倍。
    但这却让本就敏感的云白遭了难,只不过针对穴口的一两分钟用力吸舔就差点弄得她高潮,更别说他又突然开始舔舐起了阴蒂,还是被藏在阴蒂包皮里最最敏感的部位。
    “嗯唔…哥……嗯啊…哈……”
    柔荑没办法再阻拦红唇里的娇喘,只能开始推搡起邬莞剥开阴蒂包皮的手掌、亦或是他贴近小腹的额头,试着在娇躯难耐的挣扎中努力从源头解决问题。
    可男人却仿佛粘在了云白身上一样,无论她怎么推搡都没办法让他的唇舌离开小穴,舌头裹住阴蒂来回舔弄,偶尔重重吸吮一下,还会将穴口往下滴落的爱液卷进口中。
    娇躯因快感迅速涌进大脑而时不时重重颤栗一下,云白抵住额头的小手越来越软,红润的脸蛋上滴落一两串汗液,私处的蜜汁也越流越多……
    “丁铃——”
    “哼嗯——”
    店里突然传来进门的声响,不仅惊吓到了一直提心吊胆的少女,令她第一次在公共场所被舔到了潮喷,还吸引了一直戴着耳机玩手机的店员。
    而即便试图压住声音,云白舒服的娇喘依旧热烈绵延。

章节目录

特殊桌游(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皙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皙亚并收藏特殊桌游(NPH)最新章节